昌昌

楊繼昌,《蕭遙遊》主持之一,前香港民進黨主席。

多得警方和保安局加持,國家領導人梁振英全力抬槓,沉寂多時的港獨思潮忽爾全球關注,陳浩天得以蜚聲國際,歐美傳媒爭相訪問報導這位香港民族黨召集人的一言一行。是日在外國記協的會場,中聯辦動用大媽和維園阿伯到場展示的愛國反獨情操,更會一一攝入外媒的鏡頭內,放大一人民族黨的光環。

 

照理北京應該清楚,無端招呼民族黨,結果是成就陳浩天聲名,但如果有意為之,背後的動機實在難以用常理去推論。現在本土民運缺乏方向,支持民主的市民無力感深重,23條根本可以像一地兩檢法案那樣,在立法會以快刀斬亂麻的形式通過,可不必大費周章製造輿論。就如特區政府濫用《社團條例》這件事情本身,反對派陣營完全不能組織任何反制行動,還加深了泛民之間的裂痕。公民黨黨魁楊岳橋,就被指反對立場不夠堅決,遠訪美國途中也受到港僑備好道具罵他投共。

 

誠如陳浩天所言,無論你有幾多法理依據,司法抗爭也是徒然,針對特區政府將來透過《社團條例》扼殺結社自由,議會內、街頭上也難見出路。但如不想坐以待斃,就要想像一點非正常的手段。試想想,如果陳浩天最終按保安局要求,停止香港民族黨原本已經沒有的運作,另立「香港共產黨」,保安局是禁還是不禁?

 

如果陳浩天再狡詐一點,將中國共產黨的黨章通篇照抄,成為「香港共產黨」的黨章,只是稍稍將之「本土化」,黨綱是在港建立「有香港特色的社會主義制度」,那鐵定是違反基本法「香港特別行政區不實行社會主義制度和政策,保持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的條文了,保安局難道不禁?

 

禁的話,「香港政府禁止共產黨在香港運作」則成為國際大新聞,或許對反對派而言只是精神勝利,但好歹也叫做出一口氣。不禁的話,那操作的空間就更大了,輪到選舉主任要審視「香港共產黨」能否成為兩級議會的候選人。選舉主任如要DQ「香港共產黨」,用什麼理由實在惹人期待。一旦讓「香港共產黨」的參選人入閘,分分鐘可以像「本土派」狙擊泛民一樣,變成「香港共產黨」狙擊建制派,尤其過去幾屆立法會選舉,新興政治勢力都能搶得議席,「香港共產黨」不單可以搶到年輕激進的抗議票,也有機會混水摸魚分到深藍絲的盲毛票,絕對有改寫本土政黨勢力版圖的潛力。

 

如果港獨派有能人志士有此機心的話,特區政府一眾官僚可有排頭痕,雖不能直擊要害,但總好過現在毫無還擊之力。我期待港共一大的勝利召開。可以的話,我也希望有幸成為港共一大的代表。

Share On
Dislike
0
謎米博客     昌昌     香港共產黨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