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國平

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對工廈餐廳,我又愛又恨。愛,是極具文青風格的裝修,從店員到顧客都比較文藝,讓我有衝動將一本不雅的村上春樹放在桌上,然後叫杯咖啡打個卡。恨,是雖然餐廳愛用一排排的葡萄酒樽作佈置,餐廳是無酒牌不准供應酒精的(有些可以自攜酒水,但未必有合適酒杯),一邊吃牛扒只有一邊喝果汁。

 

人所共知,工廈餐廳是土地問題的產物:自從香港工業式微,工廈紛紛轉作商業用途,根據法例「工廈食堂」只能招待工廈員工不得對外宣傳,但實情是大堆街客在幫襯。有些餐廳更只是「食物製造廠」,不能設坐位只能做外賣,不少因迷你倉大火後政府積極巡查而結業。

 

上星期去一間工廈餐廳食晚飯,跟過去的經驗一樣,也是文青擺設黑白色調,也是製作簡單的西餐。為什麼工廈餐廳多是如此風格?

 

由於處於法律灰色地帶,餐廳不會作太多裝修設備投資,用簡約風文青佈置,開張營業和走佬搬遷的成本都較低。至於食物本身,除了西餐上碟容易上得靚方便文青打卡,西餐也不像中餐過程繁複人多勢眾,一兩個人就可以做出一些基本東西。再者,設備和通風的限制下,也難做出烽煙四起的菜色,所以就拌沙律、炒意粉、煎扒、沖咖啡了。

 

曾國平
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Share On
Dislike
0
曾國平     工廈     文青     餐廳     cafe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