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場本來沒受社會關注的外國記者協會午餐會,在北京政府、建制與特區政府的高度關注下,已經逐步發酵成社會層面的事情,這種對不同意見的打壓,在回歸以來已變成老生常談的事。弔詭的是,這種打壓往往一開始本來就未有進入市民的眼簾底下,轉變在於北京政府、建制與特區政府的大力鞭策,才能整個社會恍然大悟,群起對抗。那麼到底是北京政府、建制與特區政府的打壓不夠精明,還是香港人骨子裡人心未歸?

 

自回歸以來,北京以天朝主義的路線,加上建制與特區政府的配合,訂下越來越多的規範及所謂的「紅線」,目的自然是進一步將「一國兩制」下香港的高度自治回收到北京政府手中,關係到「中港權力關係」這個核心的問題。

 

「中港權力關係」的重要,在於香港人可以有多大程度,不受宗主國控制,自行決定香港內部事務,背後所保障的正是香港現時所信奉的核心價值,心水清的讀者亦會明白,「中港權力關係」簡單一點其實映照出香港的「一國兩制」到底還剩餘多少。

 

不僅是今次外國記者協會邀請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午餐會演講,還是數月前戴耀廷被中聯辦主任王志民批評搞分裂和顛覆國家主權的活動,可以看到北京刻劃的「紅線」越來越多,藉詞將言論自由的範圍越收越窄,言論自由承受極大威脅,目標就是蠶食「一國兩制」下的言論自由,將其扭捏成北京政府心目中的「言論自由」範式。

 

正因「中港權力關係」下,北京強硬對待香港的路線,不斷以國家安全之名打壓,蠶食「一國兩制」下保障的核心價值,若北京不改天朝主義路線,香港的「一國兩制」也是名存實亡。有人會說,北京的強硬態度,源於邀請陳浩天演講有關港獨議題,但讀者須明白香港現存的言論自由沒有禁止「講獨」,北京今日可定一個不能「講獨」的標準,明天就可以定一個不能「講民主」的標準。因為在「中港權力關係」下,弱勢的香港要抵抗北京藉詞訂下越來越的「紅線」絕非易事。

 

因此,整個事件的重點是能否「講獨」而非港獨——牽涉到香港言論自由被收窄的問題,筆者相信即使外國記者協會再舉辦午餐會,讓反港獨人士陳述對港獨的意見及禍害,他們亦不會出席,因為反港獨人士要求的不是一個平等機會,不是 一個在「一國兩制」保障下言論自由互相討論的機會,而是外國記者協會不應該提供「講獨」的平台——這種對異見的打壓,才是對「一國兩制」的最大傷害。

 

《香港革新論》網址: http://www.facebook.com/reformhk

 

▋延伸閱讀

《香港革新論I》綱領:革新保港 民主自治 永續自治

https://goo.gl/aAAKqv

《香港革新論II》導論:從世界思考香港前途

https://goo.gl/TsrHiG

閱讀《香港革新論》

https://goo.gl/t6jDbU

 

本文章原刊於《蘋果日報》評論版,特別鳴謝作者及《蘋果日報》授權轉載。

 

Share On
Dislike
0
港獨     施家潤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