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EC國際(759)老闆林偉駿先生逝世。我與林偉駿有過一面之緣,亦是面書上的朋友。記得前幾天林先生還給我的專欄文章俾過Like,但正如大部分其他市民一樣,我主要是透過「759阿信屋」的經營,認識林先生。網上世界,有數以千計網民留言悼念,留言分享包括:「林先生淨係將UCC 114,117賣到咁平,簡直顛覆咗全港即溶咖啡零售市場,百佳及價真棧、360°平極都唔夠佢平,只此單一貨品,已見超市食水之深,多謝林先生」、「多謝林生曾經無懼大財團壟斷壓力,帶咗好多平嘢俾香港人,同時帶俾香港新希望,759的營商策略亦都成為好多marketing學生case study的課題,林生即使有繁重工作,亦非常願意同學生見面交流,有話直說,幾年來都多謝你,希望759唔好賣俾壟斷者,繼續支持」等等。

 


三千多個悼念林偉駿的網民留言表示繼續支持阿信屋,CEC國際2017至2018年度業績剛好又蝕了三千多萬元。是的,平極都唔夠佢平;同時,蝕極都唔夠佢蝕得多。三千多萬元,是自2015年至2016年度起計連續三個財年錄得虧損。我當然知道CEC的業務不止有網民口說支持的阿信屋,但轉盈為虧勁蝕千萬偏偏發生在最多網民支持的時候。試想,網民用同一方法去支持甚麼超市霸權,世上還有超市霸權嗎?


網民感謝林偉駿對香港零食界作出巨大貢獻,我卻要感謝他創辦的阿信屋對香港競爭法作出巨大貢獻。阿信屋之前,我們深信超市霸權橫行無忌。阿信屋之後,我們開始知道市場從來是容許競爭的。不要誤會,我並非說連鎖式超市不想橫行無忌,記得7年前友報這樣報道過:「阿信屋去年開張後,以街坊價打響名堂。林偉駿稱,太古上月初指他的店可樂售價太低,要求加價,他初時拒絕,但來貨價大幅提高25%,經一輪拉鋸,只好同意分段加價。原售2.7元的罐裝可樂加價至3.8元,但壓力未減。本月10日,林偉駿決定『壯士斷臂』停賣罐裝可樂,豈料不足一天,對方傳來高層發出的『封殺令』,停止向阿信屋供應所有飲品。」這是有可能觸犯競爭法的「控制轉售價格」(Resale Price Maintenance),這亦是阿信屋讓廣大市民上了一課競爭法的經濟分析。


阿信屋的興衰提醒香港人,即使霸權想盡辦法橫行無忌,省一點口舌之爭,市場競爭從來存在。 

Share On
Dislike
0
徐家健     阿信屋     759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