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昌

楊繼昌,《蕭遙遊》主持之一,前香港民進黨主席。

2018年8月23日晚上,不知有多少香港人會像我一樣,重開封塵的電視機,轉台到幾乎從沒看過的奇妙電視,為的是要重溫香港泳隊女子4x100混合泳接力項目,四位小姑娘由殿軍變季軍,再從銅變銀的一剎。
 

這一屆雅加達亞運會,本土坊間似乎關注闕如,遑論對香港泳隊創造佳績有所期望。新加坡有閃耀新星史高寧橫空出世,同屬濱海之城,香港泳隊還未有過一位天才健將已破冰轉身揚威世界,也許本土年輕一代已經很少人知道,身兼本地乙組女排班主和球員的鄧麗欣的那位前度,仍是香港數項游泳紀錄的保持者。然後網絡上開始討論香港泳隊,是源於爆出選拔黑幕,時間最快泳手落選,泳總委員之子入圍,延續近年我城一貫賞劣罰優、特權橫行無忌的DQ風氣。
 

這不禁令人懷疑,透過縱容各體育項目的掌權階層昏庸腐化來壓抑香港體育運動發展乃一國國策,除了防範體育佳績助長港人身份認同,亦避免本港建兒有力與國家代表競爭。就以足球為例,2009年港隊東亞運奪標,信誓旦旦什麼鳳凰計劃,9年下來本土聯賽是如何一副樣子,實在不想細表。而當年東亞運決賽曾在大球場面對葉鴻輝的日本球員大迫勇也,在剛過去的世界盃大舞台,則以入球顯出身價。

 

香港運動員就是在如斯制度下,仍然苦練不斷力爭佳績,試問是愛還是責任?可以肯定的是,沒有人因為窮而去當運動員,在香港地當了運動員只會更窮。到能夠拿出成績來,得到一點知名度,去拍廣告竟爾被指是貪錢。就如歐鎧淳身為一再刷新香港紀錄的女泳手,因樣子娟好得以成為廣告主角,卻被「本土派」網媒「拆光環」,指廣告拍攝手法侮辱游泳專業,結果批評者被揭對游泳訓練方法一知半解,但歐鎧淳還得要「感激」網友用運動角度去評價事件。歐鎧淳那一次遭遇,很具「中國屬性」,就是你有成績時不來肯定你為人民爭光,然後一見到有小辮子可抓,就用外行扮專業的態度,站上道德高地做判官,還意圖發動群眾(網民)批鬥。

 

運動競技就是設計成只得一人一隊得到冠軍,失敗佔百份之99的運動員百份之99.9的人生,要練世界前十、亞洲前三,訓練的時間肯定多過網民敲打鍵盤時間的總和。就像今屆亞運的游泳項目,日本為備戰兩年後的東京奧運而精銳盡出,中國亦步亦趨,面對晉楚爭霸,港隊勉強與南韓爭一日長短。結果港隊女將在自由式4x100和200的兩個項目中,果真力壓南韓和異軍突起的新加坡勇奪銅牌。所以到了4x100混合泳接力決賽這一夜,港隊四位女孩兒家奮戰下游得第四,聽到被DQ的竟然是宿敵南韓,如此反敗為勝豈不會激動人心。但到了中國隊的成績也因偷步被取消,這四面銀牌的意義,就不止於創香港泳隊24年來亞運最佳成績,而是象徵著香港的夙願:違規的中國人得到應有的懲處,香港人面對中國人 終於反敗為勝。偷步和違規的人會遭DQ,不說自明的公理原來仍會在地球上由人類執行,這是近幾年來所有正直的香港人心中的幻境。
 

就算不講政治,只談運動,中國的體育國策也只會令世人對中國運動員心存戒備而非尊敬。一時說自己是發展中國家,卻又對國民吹噓是體育強國,回溯歷史,獨裁單一制國家利用體育去證明國民優越性,有希特拉、墨索里尼和蘇聯,現世則由中國保育這傳統。俄羅斯運動員迄今仍處於禁藥風波之中,中俄友好之下,中國運動員也被投以服用禁藥的懷疑眼光,或算是冤枉,但中國要染指所有體育項目的冠軍,其野望彰彰明甚。北京會主辦下屆冬季奧運,近年大舉進軍冰上運動,就連極地國家的冰壺等國技,也像要搶過來由中國代理,這種千秋萬載一統江湖的氣燄,很難不招惹五嶽六派的圍攻。中國運動員不再像上世紀七八十年代那樣,在落後的技術和器材的侷限之下,埋頭苦練衝擊世績而獲得尊敬,且看中國代表在奧運得到銀牌時那世界末日的表情,就能想像他們身處的制度,是如何扭曲體育精神和人性。所以毛澤東也沒有說錯,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恨,十年前北京奧運,香港仍有人站在街邊圍觀士多的電視,看中國女排比賽的直播,那時候根本無法想像,十年後世界女排大獎賽中國女排輸給荷蘭時,會在網上有過千個Like。

 

歐鎧淳和隊友去和獨立主權國家新加坡的隊員擁抱,而不去安慰中國隊同胞,不知何時會因此而「被港獨」,但歐鎧淳其後接受有線電視訪問時說:「我哋計過數預咗輸,縱然我哋未必贏到佢,但係都唔可以畀佢哋咁容易贏到我哋。」這一句,很自然的會成為今後幾年香港本土民權運動的宣言。2015年的世界盃外圍賽,香港隊兩度在中國人面前守住大門,但到了今後這幾年,就算香港人知道大門守不住,預咗輸,都唔可以畀佢哋咁容易贏到我哋。黃子華說香港的黃金時代一去不返,但香港人仍有理由為香港白銀時代而戰鬥。

 

Share On
Dislike
0
謎米博客     昌昌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