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nry

謎米經濟金融專頁責任編輯

當上個月仲見倒有傳媒呼籲英國群眾繼續向工黨施壓,逼使其順應民意而作為推動第二次脫歐公投的龍頭,結果今天工黨黨魁柯賓發表演說,指出脫歐將會為英國帶來各種「機會」,而且也不要再依賴「外國的廉價勞工」了云云──換言之就是擺明著支持脫歐,與保守黨的所謂矛盾也只在脫歐條款上面,想我作為反脫歐的總旗手?沒戲!

 

結果目前英國政壇就出現了一個很吊詭的情況:雖然目前不同民調的結果仍有差異,但部份結果的確指出,只要一旦再發動第二次英國脫歐公投,留歐派是有相當勝算:只因現在脫歐限期迫在眉睫,談判的保守黨卻弄得一片混亂之餘,國內連一個統一的脫歐立場也沒有,如此下去出現災難性脫歐的機會極高,所以在硬脫歐與軟脫歐甚至無協議脫歐之間,留歐可能是更佳選擇。

 

但諷刺的是,雖然民意有如此傾向,但英國執政黨和最大在野黨,竟然都被脫歐派主導著,所以就算接連有十萬計市民遊行要求重新進行公投,他們也找不到民意代表申張正義──為何一個擁有如此悠久民主議政歷史的國家,竟會出現這種「民意失效」的尷尬時刻?我們大致可以歸納為幾個說法:

 

首先是「路徑依賴論」,意即雖然脫歐談判過程崎嶇,但好歹也進入了最後階段,幾個結局大致都能預測,現在再推動第二次公投,反而可能出現無法收拾的局面。第二是「政黨制衡論」,就是正如上面所說的情況,朝野兩黨的留歐派各自被脫歐派制衡著,令選民無法以選票懲罰漠視他們民意的政黨;第三是「接受現實論」,意即政客們似乎也認為,反對脫歐的選民當面對真正脫歐時並不會如他們口頭般一樣激烈反抗,同時亦有信心爭取到一個足以安撫他們的脫歐條款,所以也就毋須太著緊於他們目前的不滿。

 

不過最盛行政黨無視脫歐的說法,卻還是「傳統包袱論」:不少英國的政論分析員甚或政客本身都認為,竟然公投有了脫歐這個結果,英國政府就應切實貫徹執行作為回應,即使那個結果是出於粗疏、未經深思熟慮、甚至反而對國家有害──因為在他們眼中,因眼前利益而「反口」推翻公投結果,等若毀掉英國人長久以來對自身民主制度的驕傲,沒有任何比這種破壞更加嚴重。結果這個制度的光榮歷史反成包袱,實在有點諷刺。

 

延伸閱讀:高登仔有關脫歐的高質討論(https://goo.gl/5hS9DN

Share On
Dislike
0
高登仔     脫歐     公投     英國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