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希林(Ashley Ip)

有些人覺得我是S Ho(Super Ho - 很好),亦有人認為我是Asshole。但我還是逃過一劫,至少我爸爸不是姓何,否則一輩子被人叫Ash Ho,應該不好受吧!我有點瘋、有點喪、有點Mean;可以很「港女」,也可以很「狗公」;可以跟直人玩,亦會跟HeHe和SheShe混在一起。我的世界是個龐大遊樂場,我喜歡玩好玩的、看好看的、吃好吃的。

- 叱咤裡的容祖兒只是跟何韻詩對著幹

當中學生時的我,會寧願不外出也要留在家捱夜看盡所有樂壇頒獎禮。然而,當人大了,你的生活就不再只為自己一個人負責,我會因為不想上班「釣魚做嘢跌Watt」而放棄捱夜,所以今年元旦夜,我老早就睡著了,沒有看《叱咤》。但那天不看,不代表之後都不看。

星期六,Sam與他的中學同學在家開派對,也邀請我前去。我至愛Home Party,雖然不是自己的家,但我也會當作在自己的家,懶洋洋地攤在別人的梳化上食薯片看電視。有人打麻雀、有人打機、有人鋤Dee,在Open kitchen正在忙倒汽水卻把我趕出廚房的Sam叫出來:「葉希林,你悶唔悶呀?」
「有電視睇我點會悶?喂,你專心倒可樂,瀉喇!」我又叫回去。

雖然我喜歡看電視,但星期六的無線確實沒有什麼值得觀賞的節目,於是開《叱咤》來看。一直相安無事,打牌的人繼續打牌、打機的人繼續打機,直至,《撐起雨傘》成為本年度叱吒樂壇我最喜愛的歌曲大獎。

全城熱話,就是當何韻詩與黃耀明等人在台上熱血地唱《撐起雨傘》,台下不少觀眾撐起黃傘以表支持,台下部分歌手亦拍手打拍子,但容祖兒卻撓手木無表情。因此,容祖兒現時遭受不少黃絲的嚴重評擊,包括Sam的中同。

「容祖兒呢啲正_ _嚟,仲支持佢嘅人,就等如係藍絲囉!」他的中同A爆粗,我見Sam睨了這個中同一眼,應該不為政治立場,而是為他在我面前講髒話。
「我真係覺得佢好唔尊重個場合囉!」中同B附和說。
我在旁默不作聲,皺了一皺眉頭。雖然,學聯常委梁麗幗曾經在臉書Like & Share過我的文章(連結),但對於雨傘運動,我的立場仍然是動搖不定,如同我對Sam一樣。

不過,我想,其實容祖兒並沒有如此政治敏感,撐傘與否,她沒有外界揣測那樣關心。然而,為何她要撓手木面?因為台上有何韻詩。眾所周知,何韻詩原本不是撐傘的,而是「撐着宇宙來維護」(延伸聆聽:《紅屋頂》)。然而,所有甜蜜關係都會變酸,甚至變苦,終有一天,那道黃色大門(延伸聆聽:《黃色大門》)已被緊閉。小道消息說,容祖兒是被分手的一個,她與何韻詩的第三者為鄧九云。一段埋尾埋得不太漂亮的關係,自然會影響二人分手後的友誼。無論她與那個思覺失調的師兄再甜蜜,仍會恨死何韻詩。試想像,當你迫於無奈見證一個你交惡的前度上台領邵逸夫獎,你就不難明白為何叱咤中的容祖兒會有這樣的反應。她結婚給你派帖,你可以選擇連禮都不送再缺席婚禮,但這次容祖兒避無可避,她在鏡頭下咳,只是「冇嘢搵嘢嚟做」,因為我也經常扮咳來打破尷尬氣氛。

聽完《撐起雨傘》,嚐了半杯香檳的躺在梳化睡著了,睡夢中感覺到Sam為我蓋了被。我竟然夢見自己得了什麼文學獎,台下有Lincoln、Timothy、Tomi和Sam,可幸的是只有Timothy的笑容有點勉強,但至少沒有撓手把我視若無睹。我睡醒的時候,已是Sam的中同熱熱鬧鬧離去之時,幸好還來得及跟他們告別,否則太過沒禮貌。

「Sorry,我瞓著咗,冇陪大家一齊玩。」我跟Sam說。
「傻瓜,我驚我哋悶親你,玩得太嘈,嘈親你瞓覺咋。」
「係你張梳化太好瞓。」
「開車送你返去?」
「不如我哋去食甜品囉!」睡了一整夜的我好精神。

一上車,Sam就問:「大作家葉希林,想去邊度食飯後甜品?」
「I'm just 希林,想食雪糕車嘅雪糕。」可恨的是我沒有齊昕在食軟雪糕的照片中的那件大褸,我喜歡它。Sam聽到我的提議,不斷在大笑。
「你覺得容祖兒點?」他問。他必定是察覺到我剛才的表情有點怪異。我將我的手機連接到他車子的音響系統,播了《黃色大門》及《紅屋頂》,再說:「就係咁,唔關黃色雨傘事,關黃色大門事。」
他聽罷一頭霧水,我不怪他,因為直男永遠無法明白HeHe & SheShe是什麼的一回事,例如直男會接受不到肛交,亦無法理解沒有抽插與射精的性行為,雙方如何得到興奮。

終於,我們在尖沙咀找到雪糕車。為了答謝我身旁這位司機,我決定請食雪糕。
「我好Cheap,唔請Haagen Dazs,只係請富豪。」我自嘲說。
「你唔Cheap,你睇689,自己有雪糕,都要望住齊昕個杯。」Sam指著梁振英與齊昕的食雪糕合照說。然後我看著他像個小孩快快樂樂吃著我給他買的甜筒。喜歡你的人,你請他食一粒糖,他也會雀雀躍;不喜歡你的人,你送他再名貴的東西,他只會覺得應份。

「若你不辭而別 留低這一個我
 求你記住甜筒都跟我共吃一個」- 容祖兒《舊日回憶的山丘》

吃完雪糕後,我播了這首歌。假若有天,他不再留在我身旁,不在我身邊食甜筒,但願他仍願意記起這快樂的一幕。

我從來不怪梁振英對於雨傘運動的冷漠,因為我跟他都一樣,我們明知局勢如何,他愛我、你們不愛梁振英,只是不願意承認,也無能力作出承諾。在無法處理的情況下,惟有將事情一拖再拖、充耳不聞,繼續風花雪月,直至我們都被離棄。

葉希林

連結:《我和香港繼續前景未明》- https://www.facebook.com/photo.php?fbid=296083037262151&l=e6c742acf8
延伸聆聽:《黃色大門 x 紅屋頂》-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RiZACqOdlE

Share On
Dislike
1
容祖兒     葉希林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