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華棋

在美國某大學修讀完經濟學回港,穿梭於各大時裝雜誌網站擔任編輯。喜歡「老點」人買,亦喜歡寫,最喜歡狗。著作【七宗罪】。

 

一星期後的某個下午,Nancy的 peak season 差不多完結,於是約了她在中環吃午餐。

 

一般來說,auditting(核數)這一行每年也有一個 peak season,大概是一月起到五月初,大家也忙着為客埋數、報稅。然而,每一條team也會因應不同clients的公司地點而分配「出 Job*」,所以即使不是 peak season,Nancy 真真正正在 PWC 中環 office 的時間就只有 idle* 的時間。為了方便自己,我也只會趁她在中環上班時才找她吃午餐。

 

自從離開 PWC 後,約 Nancy 吃午餐是有點麻煩,以前也會一大班同事去明珠、筷子記、永樂園等平價地方,可是當我以一個失業漢的身份回中環找Nancy吃飯時,我也盡量避免見到舊同事。

 

午飯時間只得一小時,須留在中環,可選擇的地方不多。一個月有 $20,000用,以我的消費模式而言不算多,所以也不會挑 Robuchon、Caprice、Amber這些米芝蓮三星地方,反而盡量去會所:上海菜有上海總會、廣東菜有馬車會、西餐有 Hong Kong Club、American Club,這些地方一方面可以簽單入阿爸數,另一方面又不會碰到舊同事,頂多也是碰到 partner級上師。

 

這天挑選的是中國會。中國會比較特別,一般人入會需要 $150,000至$250,000,還有 $1,500月費。但屈指一算,一年只去得數次,做會員的話確實不化算,所以另一方法是透過 American Express 黑卡的 Centurion Service*訂檯。

 

12:05pm,我已坐下來,叫了一壺壽眉、一壺滾水。

 

12:13pm,Nancy 從怡和大廈終於行到來銀行街。

 

Nancy:「好攰呀,又唔嚟接我。」

 

我:「你知我唔想見到佢哋㗎。」

 

Nancy:「我都唔明咁鬼崇做乜,我哋又唔係唔見得光!」

 

我:「唔好嘈啦,叫嘢食啦。」

 

中國會的食物其實不特別好吃,只是晚上來的時候可看拉茶、拉麵表演,那種仿舊式茶居的裝潢近年很多地方也在抄,所以也不是甚麼新鮮事。真正值得吃的是叉燒,由於早幾年西苑的叉燒多得成龍大愛,結果改名為「大哥叉燒」,當時的燒味師傅就是叉燒文,文哥現在就是中國會廚房的主理人,所以這裡的叉燒正正是昔日西苑的味道。

叉燒放上檯後,Nancy 立刻打開她的電話,Instagram了這碟叉燒,然後 caption寫上:「#chinaclub #chasiu #大哥叉燒 #yumz #imissthis」。近幾年很流行將大家每天吃的也放在 Instagram、Facebook、Wechat Moment 上,其實放上去的用意有幾多是為了跟別人分享、有幾多是為自己記錄、又有幾多是為了曬命,大家心裡有數。 你影甚麼就代表你是甚麼人。很簡單,如果你每天都吃白飯的話,你會否post一碗白飯上 Instagram? Nancy 平日自己不會來中國會,所以我也不怪她在我面前影一碟叉燒。

 

我:「你去過西苑未?」

 

Nancy:「同你屋企人去過好幾次啦。」

 

我:「我意思係你未識我之前有冇去過。」

 

Nancy:「好似冇,做乜?」

 

我:「咁你又tag『大哥叉燒』,你識叉燒文咩?」

 

Nancy:「你咁惡做咩嗟,又係你話我知呢度啲叉燒好好食,係西苑之前個廚整,你做乜成日都要針對我?」

 

我:「……我邊有嗟,我問你以前有冇去過西苑咋嘛……」

 

大家默不作聲,各自各玩了電話一會後,我問了她一個問題。

 

我:「我想問呢,如果啦,即係假設,我去7-11做,你會點?」

 

Nancy繼續低頭玩電話。

 

我:「唔好嬲啦,頭先係我唔啱,我語氣重咗啲。」

 

Nancy:「你同我講嘢呀?」

 

我:「我話,如果我去7-11做,你覺得點?」

 

Nancy:「7-11?!做咩?收銀呀?」

 

我:「類似啦。」

 

Nancy:「你一定唔會囉,你有潔癖、又要面、又唔挨得辛苦,唔成立囉呢個假設。」

 

我:「都話『如果』囉,當我真係入咗去做,你會點?」

 

Nancy:「Okay……如果,我會唔明囉,你老豆識咁多人,求其塞你入間公司都得啦。好啦,當你唔想靠佢,你去做保險或者地產經紀,even去I.T做個sales,甚至做個看更都多錢過做7仔,又舒服啲,一個讀完大學嘅人點會去做7仔,你去做都

畀人話你搶咗低下階層啲工啦,你睇之前9A巴士狀元*都畀人鬧。」

 

我:「就當你唔明,如果你男朋友走去做7仔,你會有咩感覺?」

 

Nancy:「我會想知點解囉,就當我唔明,我都會respect佢,我諗佢咁做一定有佢嘅原因嘅,唔好做一世咪得囉。」

 

我:「嗯……」

 

Nancy:「點解咁問,你唔係想同我講你想去做吓嘛?」

 

我:「哦,唔係……係國材啱啱forward咗啲心理測驗畀我咋嘛。」

 

埋單後,我陪Nancy步行回PWC,途中我一句話亦沒說,只想着Nancy所分析的一切,其實要證明自己,也不用去7仔做,再者,證明到我能捱苦又如何,我又不能很驕傲地跟朋友分享我做過這件事。所謂人生,有幾多人花了一生去證明自己,到頭來才發現自己錯過了的是青春?

 

「我送到你呢度啦,我喺度等Raymond。」我輕吻了Nancy後,便在舊文華酒店跟她分道揚鑣。

 

當我等了Raymond 10分鐘後,我決定再打電話給他,此時電話響起,螢幕顯示的電話是31894563,我心想必定是花旗銀行又打來問我是否需要現金周轉。

 

當我按「Answer」後,電話的另一邊傳出一把女聲:「喂,請問你係咪倫志傑先生?」

 

*出Job:當上頭分派指定客戶後,要到該公司辦公室進行實地核數。

*Idle:Job與job之間的空檔時間。

*Centurion Service:美國運通信用卡的最高等級為黑金卡,用戶可選用24小時的私人服務專線,可提供旅遊服務、會所訂座等。

*9A巴士狀元:曾在中學會考考獲9A1B的尖子梁領彥,在母親鼓勵下,不惜放棄會計師樓經理的高薪厚職,毅然轉當巴士司機,一圓兒時的「揸巴士夢」,可惜竟被部份人指責跟低下階層爭工作。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