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曉蕾

記者,獨立採訪,報導定期於報章雜誌及電子媒體發表,著作包括〈死在香港〉系列報導、〈剩食〉等。


趙式芝和同性伴侶楊如芯宣布婚訊,父親趙世曾公然反對,揚言以五億為女兒徵婚,連海外傳媒也爭相報導。趙式芝回應BBC,落落大方,不委曲自己和伴侶,亦不損父親體面:「我們原以為是開玩笑,我也沒有生氣,但過了一陣子爸爸仍然繼續,強調徵婚是認真的,很快我便明白這是他表達父愛的方法。」

應對得體,多得那近十年的公關工作,也因為自小,便得應付非一般的家庭。

趙式芝身世,星光閃爍:爺爺是船王趙從衍、父親趙世曾是香港有名的花花公子、母親姚媁演活風情萬種的「金大班」,還有契媽龔如心、契爺劉鑾雄,然而每一顆星,距離彷彿都如光年。

「到底是誰帶大你的?」這一問,她馬上大笑:「神囉。」後來才收起笑容:「我從來都沒試過和任何人,有時間去相處。」

趙式芝在一九七九年出生,差一歲便是現在的年青「八十後」,然而她整個童年,都像處於粵語片年代。媽媽姚媁在歌廳邂逅趙世曾,很快在一起,也很快分開。姚媁賭氣地抱著還是嬰孩的式芝搬去父親的公屋,未經又跟當時任職賭場的余祝強結婚,為了帶六歲的式芝去美國,還跟趙世曾打官司,在美國生了一個兒子,不足三年又離婚。

式芝十三歲便獨自在英國留學,十六歲考入大學建築系,早上派報紙、中午在教會餐廳洗碗、晚上去酒吧抬啤酒、周未還去老人院做清潔。家裡沒有給學費?她搖搖頭:「是我不想拿家人的錢。」

一個人,在異地,突然收到姨姨中風的消息。

「那個姨姨是唯一比較親近的,過年過節會去她屯門的家,會關心我在美國有否被人欺負,她才四十出頭便中風,進了公立醫院很快離開。我還記得那天在電話亭打電話:『媽咪,阿姨點呀?』『阿姨她……死了!』媽媽大哭,我也大哭。」剛好那陣子,宿舍又被爆竊,式芝心情跌入谷底,患上抑鬱症。
姚媁對女兒小時很兇,回家看見女兒看電視,打!女兒見到外人不招呼,打!大人說話女兒插嘴,打!可是女兒病了,完全沒辦法:「你再不說為什麼哭,我就撼頭埋牆!」

式芝還記得那一幕:她在沙發後面哭,媽媽大嚷:「講不講?講不講?」頭就猛地撞向沙發椅背。

「阿媽是上海婆,好惡,但同時又好戲劇化,簡直是粵語殘片乘一百倍,耳邊好像會響起粵語片的淒涼音樂。」式芝笑著說。

趙式芝後來看醫生治好抑鬱症,本想留在英國生活,千禧年卻因為想陪媽媽,回來香港,還把兼職賺到的十萬港元,送給媽媽。姚媁當時做傳銷生意,不善經營,式芝唯有入行幫忙善後,開始當公關。

那不是她喜歡的工作。

硬撐多年,並且發展了手袋代理生意,二零一一年卻又加入爸爸的建築公司。

那也不是她喜歡的工作。

「喜歡與不喜歡,在我的生命,是不重要的。」式芝坦言。幫媽媽時,她打扮得花姿招展,幫爸爸時,卻要不斷和地盤人員開會,十隻指甲都剪得短短的。她說最初早上上班幾乎是哭著進電梯,但爸爸很有說服力:「這也是我愛爸爸的方法吧。」

工作可以聽話,但感情寸步不讓,和同性伴侶相戀七年,縱使父母都不接受:「他們還會有少少幻想,以為我可以嫁給摩洛哥王子!」

楊如芯的吸引之一,是楊家有愛。「原來一個家庭可以這樣關愛對方、互相照顧、在乎彼此,那份愛,無需要問、無需要懷疑。不像我家,從小到大,都要想很多方法去證明父母是愛我的。」式芝後來對傳媒解釋,能夠成為楊家一份子,很榮幸。

婚訊公開,姚媁一直迴避傳媒。

姚媁近年成為非常虔誠的基督徒,不斷傳福音。式芝在英國受浸加入教會,但有同志教友決志相守,教會都會祝福,她的婚禮,也是在法國教堂舉行,沒想到香港教會這樣歧視同性戀。姚媁一時對記者說女兒有罪,一時拒絕回應,批評傳媒斷章取義,影響母女闗係。

資深娛樂記者汪曼玲在專欄裡,替姚煒解釋:同性相愛就可以,沒必要公開兩人結婚,以免對年輕的一代有不良的影響。

汪曼玲寫姚煒:「當兩人告訴她結婚時,她真的很難接受,曾經撼頭埋牆。」

Share On
Dislike
0
陳曉蕾     趙式芝     姚瑋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