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美尤 (Kameyou)

這花名自從科大的BBS起一直使用至今。先後落戶 HKIBBS、HKDay BBS、uwants,輾轉飄流落戶香港人網與謎網,喜愛打字寫文,自詡鍵盤戰士,尤喜歷史、政治文章。

提要:當日美軍將塔利班政權逐出阿富汗首都喀布爾,但始終未有攻入南部普什圖區。而有相當多數量的普什圖人居住在巴基斯坦,就不斷被塔里班滲透、紥根。巴基斯坦政府亦一樣無法有效統治邊區的普什圖人。這種伊斯蘭極端主義在貧窮與落後之中不斷滋長壯大,有如80年前共產主義癌細胞在中國滋長一樣。恐怕伊斯蘭世界永無安寧之日。

 

伊斯蘭極端主義,就是毛共式癌細胞

 

意外找回十數年前的剪報,正是2001年911恐襲發生後,美國決心推翻阿富汗塔利班政權之時。這幅阿富汗種族分佈圖到了十年後也能解釋今日阿富汗與巴基斯坦的縻爛之局。

 

當日阿富汗的最大民族普什圖族 (40%) 成為塔利班信徒,得拉登之助,壓逼北方以塔吉克族 (27%) 為首的其他各民族。塔利班是伊斯蘭學生兵,以清廉、宗教與政治理想是從,跟各路軍閥的貪污腐敗大為不同,因此當日獲得老百姓愛戴,這是革命精神取勝。政治現實自然是拉登的財源與軍火支援。還有一個鮮有提及的主因,是塔利班高舉了普什圖民族主義。即使塔利班是伊斯蘭原教旨,推崇最極致的宗教成為唯一的生活準則,但他們很聰明地融合了普什圖人古老的部族不成文習慣法,剷除了普什圖族舊部落猶長勢力,卻願意遷就這習慣法,使他們更容易在普什圖人社會生根,贏得阿富汗最大民族支持,更易控制整個阿富汗。塔利班政權以普什圖民族主義統治整個阿富汗,強逼全國不同民族必須跟從原教旨與普什圖習慣法生活,反抗者遭受司法、宗教與暴力打壓。911之後,北方各民族在美國支持下打敗拉登與塔利班,將他們逐出首都喀布爾,奪回政權。但始終未有攻入南部的普什圖人主要居住區。新政權也找來普什圖人的政治世家後人卡伊札伊出任總統,緩和普什圖人的反抗情緒。此後美國全力追輯拉登,追擊阿爾蓋達「基地」組織,不再理會塔利班。

 

阿富汗的大環境是經濟太差。農業仍然是國家最大經濟支柱,氣候乾旱,因此貧窮農民只好種植罌粟、靠販賣鴉片為生。戰亂不斷,軍閥割據,財源必須養活大量軍人。官僚貪污,民生困苦,國家找不到出路。這十多年的阿富汗民選政權同樣無法解決。這種亂世正是各種極端思維滋長的土壤。塔利班支持者從來不承認自己失敗,認定當日是美軍「外國勢力」干涉才推翻塔利班政權,他們深信伊斯蘭原教旨夢想樂土必定可以實踐,深信原教旨是可以解決貧富懸殊,可以終結戰亂,是現實世界的第三條出路,是比民主自由更優勝。這十多年來歐美傳媒宣傳塔利班治下男女不平等,社會極端封閉等等,根本十分離地。一般中國人尚且認定吃飽飯就是人權,民主自由不切實際。這就如民眾不滿意國民黨蔣介石的開放統治,寧願擁抱毛澤東的共產黨極端統治。何況阿富汗人數十年來都在死亡邊緣掙扎?中共治下經歷了毛澤東的三十年災劫,餓死鬥死無數的人,才終於自動放棄共產經濟。但是,塔利班政權不是自我試驗失敗,而是「被北方外族與美帝國主義侵略推翻」。塔利班借民族主義更加牢固了支持。

 

結果,今天塔利班在阿富汗南部恢復元氣,實力強大,更滲透到了巴基斯坦境內的普什圖人社區。普什圖人在阿富汗境內有一千二百萬人,在巴基斯坦可是有三千萬人!拉登死前匿藏於巴基斯坦的神秘別墅,就是一對巴斯基坦普什圖族兄弟的物業。塔利班、阿爾蓋達等極端思想與恐怖主義除之不盡,更蔓延開去,正是巴基斯坦也在重複政治經濟的失敗局面,塔利班就日漸在巴基斯坦擴展勢力。2007年巴基斯坦前總理貝娜齊爾在大選期間被暗殺,正是阿爾蓋達與及巴基斯坦的塔利班組織策劃執行,高呼「消滅了美國在巴基斯坦的最大資產!」2014年6月8日深夜,塔利班恐怖份子襲擊了巴基斯坦最大的機場—卡拉奇的真納國際機場,造成至少28人死亡,24人受傷。

 

以民族主義為號召,以反美國為圖騰,推行伊斯蘭原教旨「真理道路」之論述,包容暗殺、恐怖襲擊、殺害無辜等血腥手段,就如癌細胞一般將在伊斯蘭世界的貧窮國度不斷蔓延,無法根治。當巴勒斯坦的哈瑪斯組織都參與巴黎的和平反血腥示威,我實在看不到為何還要「包容」恐怖主義。右膠說「是美帝國主義之禍」,但恐怕即使美國下狠心逼以色列讓巴勒斯坦獨立,也不可能讓這班恐怖主義者收手,因為他們目標不是反美,而是不切實際的神權幻想。左膠說「是經濟侵略、貧富懸殊、國際資源分享不公之禍」,但政治不穩的落後國家要用經濟手段解決經濟困難,又談何容易?遠水能救近火?面對兩種癌症,當今醫學與政治經濟學仍然是束手無策。

Share On
Dislike
0
塔利班     伊拉克     巴基斯坦     kameyou     Kameyou     阿爾蓋達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