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廣明

一名退休的懲教主任,參與網台節目作為客串嘉賓主持,得來藝名Eddy Sir。為保持中立,在退休後才積極參加民主和普選議題的遊行及活動,更在2012年參加人民力量新東義工。曾是懲教主任,退休才繫顏色絲帶。

從今年特首的施政報告的版面上,也看到一些有關青年人的篇幅,但不是什麼青年人的計劃,只是一些舊調。當然,最突出就是那位被指「港獨」的大學生,今天不談這個,我想回應一些社會人士的看法。

 

對於社會人士對現今的一些年輕人作出批評,小弟不能同意太多,政府不是宗教,政府只是代表市民,替整個社會去出謀獻策;政府不是一間私營公司,處處計算利益,計算效益。政策政策傾斜,因為一些利民的政策都要避開利益團體和組織的需求。

 

若果大家還記得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那些富人的態度和現今富二代的態度的分別,大家就明白。那些年的富人不會賺到盡,對社會有回饋,有貢獻。知道政府困難,幫助政府搞教育,醫療,房屋等。我們這群人就是當年其中的受益人,包括陳茂波,梁振英也是,但他們可能忘記了。因為輔助他們的也是當時的富人,差不多大部份的助學金都是由多位富人捐助,再交到一些志願組織來分配,警察教育基金,也是如此運作。

 

小弟是一個退休的人,個人認為退休就是退休,不應還在一些公職或者職位上,將年輕人向上流的機會卡住,也不應該再由一些所謂富二代來把持。我和家人都不是現今所謂「要生要死」的一群。只是看到現今形勢,政府的政策傾斜,又或者稱得上「墮落」。不是真正的面對社會問題,再加上一些賺到盡的商人,「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這些富人再聯同政府,再加上一些為錢而發聲的所謂學者,用歪理來為政府和商人來護航。

 

一些對青年人的政策很奇怪,一邊就呼籲青年人向外發展,尤其是上大陸發展,另一邊廂又要輸入所謂「人才」,為什麼不進行培訓「人才」?難道大陸的教育真的超越了香港,香港沒有條件去培訓「人才」嗎?

 

很多時,很多人會將所謂「仇富」和「仇商」的罪名,加於普羅市民身上,若果政府的福利政策,教育政策和退休政策是合乎常理的話,你請我也不會對政府講多句不是。用槍指我也不會上街抗爭。更加不會理會那些飲一枝紅酒都過十萬八萬的富人和富二代。真的不希望一些普羅市民也會學人家批評,他們不是沒資格批評,只是用一種自私的心去批評一些反對政府的人,很多人也會學人批評其他國家,例如星加坡,台灣,泰國等。我真的希望這些人多些拿起「特區護照」,到這些國家看一看,看看他們的生活方式,為什麼沒有那麼多的反對聲音,不是他們用「惡警」來打和欺負的結果,是這些政府真的知道人民的想法,找一些良好的政策來改善。當然,很多時都不能盡人意。但也能解決很多難題。

 

我們香港特區政府就用「委過於人,無濟於事」的態度來處理問題,和市民背道而馳,你不聽話,我就「拘捕」你,控告你,再找一些人來和你對抗,看來像是你錯。真心一句,香港人不是要豐衣足食,相信可以安居樂業就滿足。

 

若果大家認為,現時香港已經很好,政府做得不錯。真的無話可說,又或者小弟真的錯判形勢。

Share On
Dislike
0
吳廣明     梁振英     陳茂波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