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廣明

一名退休的懲教主任,參與網台節目作為客串嘉賓主持,得來藝名Eddy Sir。為保持中立,在退休後才積極參加民主和普選議題的遊行及活動,更在2012年參加人民力量新東義工。曾是懲教主任,退休才繫顏色絲帶。

相信有留意我之前寫有關於香港房屋問題時,都看過我提及過,一些軍方的用地,是可以在協議的情況下改變用途,而條件包括換地或者長期租用等,而更加可以從軍事用地,改為住宅地。

 

而這個觀念是從港英政府管治時出來的政策。曾經改變用地,包括有九龍塘的新德蘭空軍宿舍,現變成一個低密度住宅,好像也叫做新德蘭園,而當年在伊利沙伯醫院附近的陸軍醫院,也改為住宅。而根據資料,就有更多這樣的改變。因為政府經常都談到沒有地可建房屋,而我經常開車經過的九龍塘,近浸會附近的軍營和宿舍空置超過二十年,而再到大帽山腳的石崗宿舍,整個山頭都是,所以,我才有這樣的想法。這個若果是英國政府的話,就沒有問題。

 

經過這次上大陸和一位退休軍官的親友傾計之後,再到他家看看,我就明白到,原來,中國軍事用地的定義和殖民地時期的不同,概念完全是有很大的落差。他告訴我有兩個層次,一就是真正的軍事用地,例如駐軍,有武器和隨時作戰的用地,也有軍事後勤用地,例如,醫院,軍人家屬宿舍等。

 

首先談到的是第一類,這種用地不會有太大改變,更加不能對外有任何開放,較為機密,都列為禁區,任何人進入,都要經過解放軍總部的批准,所以這位親友也告訴我,他們從來都不會帶人進入軍營。因為手續非常麻煩,而他們的軍營附近亦設有會客用的招待所,如非必要都不會進行探訪。這種地的用途完全不會有太大的改變。

 

而這次我住的酒店,門前顯示了一個「軍事用地」的告示牌,原來我是住在解放軍屬下醫院招待所改成的酒店,酒店的樓頂還有一粒寫著「八一」的紅星。而我這位親友就住在我酒店的附近,一後勤基地,改為住宅的小區,這個小區寫明是解放軍那個部隊的「軍事用地」,卻有對外發售,而退休軍人就有優惠。若果屬於該部隊的優惠更多,其實從外表,你是看不出這是軍方的用地。

 

原來,在大陸,軍方權力是很大,差不多和國家最高層的地位相連。所以,很多時都不會受到地方政府的干預,只要在他們的軍事用地範圍內做事,地方政府也沒有權力去干預。以前,經常都會出現地方人員和軍人發生磨擦,打鬥也常有發生。但由於軍方很多設備都民事化,例如一些解放軍醫院就會和醫療部門合作,變成一間民間醫院。當然,解放軍是優先。

 

而軍方也懂得在軍事用地上建住宅推出市場,據朋友所講,價格和市場區別不大,而他們是退休軍人,會得到特別優惠和優先。而更加在一些軍事用地上改建為星級酒店,我也住過好幾間,並和民間合作。因此,在這種情況下,軍事用地也是屬於解放軍的,民間是沒有權力要求交出。

 

從以上的情況,香港也是一樣。當然,英殖民地政府認為軍事用地是駐軍之用,地是屬於香港政府,只要不妨礙設備和駐軍,就沒問題,而一些軍營,宿舍也是和一般民居沒有太大分別。所以,在很多年前,我們都看到很多軍營都改變用途,所以,小弟才有這個想法。

 

到今天,原來我們也忘記了,我們是中國的一個城市,而軍方地位是高於地方政府,也是說明,香港特區政府是不能取回「軍事用地」,而等解放軍可以在香港加入民間,到那個時候,他們會找人來合作建房子,建酒店,建醫院,也不會受到香港政府的規劃影響。

 

這一次是我較為深入了解的香港「軍事用地」的問題。其實還有一些和香港有關的軍事機密,不能公開的,我就不公開了。聽了之後,我完全明白到香港政府的難處,作為香港人也感到有點悲傷。

Share On
Dislike
1
吳廣明     大陸     香港     軍事用地     軍營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