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詞

專門研究廣東歌詞之地。佳美和醉人的詞,如美酒一般輕易到手,奈何孤芳問賞,卻乏人問津。而酒詞會成為一道證明香港詞壇不死的橋。酒詞中人會搜羅各類寫得妙、寫得絕的廣東歌,再研究,再跟一眾過橋人分享和討論。一首好的歌,需要更多知音。有酒,有詞,才完整。酒詞非肉林,有酒有詞簡直是天堂。

自從上大學以後,我便開始沒有什麼朋友,其實我懷疑我本來就是這樣的人。我意思是我本來就是一個不太需要朋友的人,奈何年少時總是怕,總愛泡在人群中取些暖。

 

大學那三年,我常常困自己在圖書館,看一些令我愛不釋手,好舊好殘缺的書;看一些很節奏很慢很慢很慢的電影。每晚十二點便一個走回宿舍,秋冬時候仰頭就滿天星,每感寒意便揉揉手。那三年是我最孤獨,但卻是過得最踏實、最懂自己、最自在的三年。

 

只是現在出來工作之後,也還是無法調整過去。因為已經無懼孤獨,所以變得很少理會別人,面對不喜歡的人的時候,更加是直行直過。其實大概他們都沒有做錯,我只是不喜歡那些不斷output些廢話,不願踏實Input的人。

 

我總覺得我之所以可以這樣無視別人,是因為我看見他們的膚淺,害怕孤獨,不從一而終,沒有恆心,不會堅持。漸漸,我寧願自己吃飯也不想聽廢話,更會為那些皮笑肉不笑的笑聲而想嘔。如果我像其他人一樣,會害怕自己一個,那我相信我便能合群。

 

還是林夕最懂我,也許是他懂得所有人,包括那些只有自己的人。《與我常在》就是用「你」和「我」 的轉換而寫成的,到最後,無非是知道,跟自己在一起的,只能是自己。

 

在一起看每齣戲 在一起嘆每口氣 

再細嘗 同偕到老的況味

每分鐘也抱緊你 沒有一秒共你別離 

還攜手看著生與死

 

最初聽這首歌,會以為是寫情侶之間那些纏綿,7-11形式的相處。如果你第一次聽,你會覺得這裡的「你」是寫自己的另一半,看似很甜蜜,看似合拍得可以「一起嘆每口氣」,愛得火熱到「沒有一秒共你別離」。只聽這一段,以為是情歌吧?

 

坐著臥著都分享 日日夜夜也為彼此設想

站著望著都分享 就在夢內發掘這真相

 

然後到了這一段,你還會覺得是寫情人的歌。不過你會開始懷疑,如果這是寫情侶間的關係,那會否有點恐怖?「沒有一秒共你別離」,熱戀中的都如是,但去到「坐著臥著都分享」,「站著望著都分享」,大概開始感到親密得太緊要,太約束。

 

在這裡要留一句「就在夢內發掘這真相」。 這句其實寫得好好,開始告訴你,這不是寫情人的歌。對於這一句,我之後再說。

 

除非你是我 才可與我常在 

一個人 從鏡內發展恩愛

除非你是我 才可晝夜同在 

戀不來 從厭倦裡面偷取恨愛

 

由這一段可見,這首歌不是寫情侶的,而是寫給自己的。「除非你是我,才可與我常在」,想將這一句贈給所有怕孤獨、寂寞的人。小時候,總是不明白,為何女生總要一起去洗手間,到底有沒有一種關係是沒有距離?到底有沒有人可以完完全全明白對方?

 

其實不可以的。孤獨是人的本質,我今早在想,沒有一個人可以完完全全明白一個人。因為我們之間始終存在距離,即使是最親密,情人之間做愛,但那也只是接近沒有距離的距離。對方依然無法站在我站的地方,看我看到的東西,如果我佔了這一個空間的這一小格,那這一個空間這一小格就是我的了,你無法跟我同一時間在同一空間看同一樣的事物。

 

我們每個人的成長,最多最多就是平排,最多最多就是擦肩,而無法完全明白,而無法在一起。而真正最懂得自己的,跟自己在一起,跟自己站在同一個小格的,只有自己。

 

所以有了「除非你是我,才可與我常在」這一句。回看我的手機,我跟大部份人的關係都一般。就算有人關心我,我要不就不回覆,要不就冷淡回應。也被人問過我,為何只是想跟你玩也這麼困難。我不是故意要令人難受,只是我已經是自己最好的朋友,我也自私,只想把所有時間做我自己的事,聽我愛聽的故事。

 

「除非你是我,才可與我常在」。既是寫給我自己的,也是寫給別人的。寫給自己,是因為我知道,只有自己才可以跟自己同在,陪伴這回事本來就不需要外求。寫給別人,是因為我真的想別人也明白,除非你是我,才可與我常在。

 

「一個人,從鏡內發展恩愛」這麼的意象好美。維繫著整首歌的,是這一句。整首歌的「你」、「我」可以是另一個人(你),也可以是在鏡中看到的自己,像自己跟自己對話,看著鏡中的你(其實是我),我(其實是鏡中的你),幾個身份角色重疊。

 

但這一句,「一個人,從鏡內發展恩愛」一定是寫自己。也表明整首歌,不是什麼情侶愛恨,而是說自己跟自己相處,跟自己交流,了解自己,跟自己磨合的一個過程。

 

在這裡要回到之前的一句「就在夢內發掘這真相」,這一句有佛洛伊德的故事在內。佛洛伊德對於夢好有研究,最著名的就是他認為人的精神分為三部份:本我,超我,自我。

 

本我是最Original的,包括了各種動物性在內。超我是由後的道德教化,社會法規等現實條件的制約而成。而自我就是一種意識,在環境中進行調節,往往是用來調節本我和超我之間的差距。

 

而在夢中,潛意識中,佛洛伊德認為你藉此滿足本我的慾望,藉著夢去調節各部份的衝突。所以有了這一句「就在夢內發掘這真相」,皆因你在平時不會知道,也難以感受到強烈的本我,除了在夢中,在夢中你便可以發掘這真相,明白自己更多。

 

在一起 會有多美

在一起 也會不美

一個人 同偕到老不靠運氣

 

這陣子我發現這裡的人都是各種奇奇怪怪的人,物以類聚是真的。其實這些奇奇怪怪的人,大概最能明白,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感,無法明白彼此的感覺。

 

但其實不要緊的,但其實真相真的是你無法是我,我無法是你,我們真的無法完全明白,體會對方。正正因為如此,既然最懂自己的人就是自己,那一個人,同偕到老,不必靠運氣,不必等緣份。

 

好好自愛,好好了解自己,好好跟自己相處就已經很美。

 

(我始終喜歡這個version多一點,看得出他好感動)

 

酒詞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hklyrics

Share On
Dislike
0
酒詞     陳奕迅     與我常在     歌詞賞析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