昌昌

楊繼昌,《蕭遙遊》主持之一,前香港民進黨主席。

秋意來了又回,2018年10月第三個星期天的晚上,天色澄明卻乾燥得溫熱,在有點反常的天氣下,十多年來我首次安坐電視前,等待收看《獅子山下2018》。此舉大部份的情感,出於易水岸邊送別壯士的感受,彷彿看得見背後的製作人員拼了命才將這一集訴說銅鑼灣書店店長林榮基的故事送到螢幕前播放,劇集的編劇兼導演和神情與林先生似足九成的雄仔叔叔,未來的遭遇恐怕有如李安的《色戒》中湯唯和王力宏等一班同學最後的結果。可是編導在訪問中卻表示驚奇於我們對他這種「壯士一去不復返」的反應,這可能是香港電台內部有人仗義頂住長官意志默默守護著創作自由,也可能是我們這一班寒蟬不經不覺自我設限畫地為牢。

 

然而一開場就呈現林榮基矇眼被國安部門帶著前行的一幕,如此毫無修飾的直線抽擊還是教人震撼,尤其當你知道那一幕背後緊隨林榮基是八個月的幽禁,不其然將自身代入其中,那揪心之痛不下於看《逆權大狀》少年被韓警施以水刑一幕。投入主角內心的掙扎,所有熟悉的街境頓變成壓於胸口的張力,唯一瑕疵兩位飾演廟街企街的女演員質素太高,過於超現實。戲中滿街警察,卻無一能保護林榮基與銅鑼灣書店眾人的安全,練跑的年輕人在警察面前為停泊的車輛入錶,除了是教曉林鄭八達通的另一種用途,也是警民關係最深刻的反映。而最攞命的是每每看到雄仔叔叔/林榮基電話響起,要按照電話中普通話傳來的指示去辦,我不其然想像到香港茫茫人海中,此時此刻由港鐵車廂到商場或街上,幾多默默無聞的人為了自保,更多精英權貴為了自利,同樣要隨時拿起電話,接受普通話的命令。

 

林榮基揭露銅鑼灣書店事件始末,至今已經超過兩年,但事件遠遠未算告一段落,今日的李波仍然不敢張聲,桂民海依舊音訊杳然。可能我們要習慣在極權下平靜地生活,一如《定風波》劇中營造的氣氛,整個城市無風無雨,卻又不見天日。我們為了在風暴過後或港鐵故障覓路返工,關心林榮基或外國記者會馬凱不會超過一天半日,現在鮮有人憶起9年前《國殤之柱》的創作者丹麥雕塑家高志活被拒入境的憤怒,或君子雜誌臨時抽起六四專題用郭富城筋肉照填塞版面再解僱有關記者的荒誕。不過劇中最後一個場景,就是重塑林榮基在九龍塘站外那改變抉擇的三支煙,背景正是獅子山下。獅子山下2018的精神,不再是什麼胼手胝足邁向小康歡笑多於唏噓,而是忽然面臨極權巨壓於身時,在一念間選擇入閘穿過獅子山背後一路向北,還是留在獅子山下為持守香港人的核心價值哪怕歷劫。這樣的抉擇不獨考驗兩年前的林榮基,也是在考驗今日訪京的傳媒高層,為大嶼填海計劃表態的學者,響應何君堯投票的執業律師,還有馮檢基。是否回頭過來,終會記錄在獅子山下。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