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紓緩交通擠塞,施政報告提出三隧分流方案,卻遭各黨派議員圍攻,程度比反對明日大嶼更甚。公民黨郭家麒不滿方案是西隧與政府的秘密協議,人民力量陳志全質疑將軍澳居民怎用西隧,連民建聯劉國勳亦批評政府只顧西隧利益。議員們不是沒道理,只是世上除了陰謀和魚蛋,還有成本效益。

 

要讚,政府今次提供了三隧分流的成本效益估算:預計晨早繁忙時段紅隧車龍會減少34%,東隧減10%;黃昏繁忙時段,紅隧車龍減42%,東隧少29%。論成本效益,減少塞車的社會效益每年可達8億元,還可減少3,800噸廢氣。經濟學者都認為效益高於成本是所有公共政策的必要條件,但我們又知道成本效益並未觸及政策帶來的財富分配影響。陰謀論,三隧分流最開心的是西隧公司;魚蛋論,哪個最不滿西隧用家可以享受政府補貼呢?陳志全問得好,為紓緩整體交通擠塞問題,便可犧牲將軍澳居民的荷包嗎?

 

女友Babe支持慢必:「何止將軍澳居民,呢個直頭係打壓反建制傳媒。住港島但喺堆填區做嘢嘅人,唔通兜大個圈行西隧返工咩?定分流去已經迫爆嘅地鐵?」我幫理不幫親:「堆填區又唔只得蘋果。」女人比我心水清:「你近排梗係冇睇星島。」我問:「咁TVB呢?」Babe答不上來,我幫她打完場:「大台事事關心,梗支持犧牲小我成全大我。但其實,有人喜歡慳錢等多陣,亦有人寧願俾多十五蚊去換東隧塞少啲。除非世界得返你同我,政策要個個happy真係唔易。」Babe終於深明大義:「咁你剩係車我一個返工,二人世界咪我快樂於是你快樂囉。」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