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路字典

寫一個字,講一些故事。做了母親,才知如今香港細路識字慘過返工,只有無盡背默,沒有半點幽默。於是的起心肝重拾筆墨,與孩子一邉寫字,一邊發掘每個字背後的典故和傳奇,在文字的幽林曲徑上探險。

丸丸:

 

據說近日我城的教育官員,因為頻頻語出驚人,連帶他們的母親也獲公眾齊聲問候,幾句說話就收到許多網上意見領袖艱苦經營也求不得的成就,真箇是光耀門第,丕振家聲,可喜可賀。教局諸君「勝利完成」中央授予的神聖任務,兼得萬民衷心祝賀,當日他們的母親大人含辛茹苦養育他們成才,如今應該老懷安慰吧。說起為母之艱辛,媽媽也只是初嘗滋味,有時雖也忍不住呻一句「事非經過不知難」,但深知未來許多年還有更多驚喜尚未揭曉,現在可能只是小菜一碟,還是只得祈求好運吧 (苦笑)。

 

古今中外均愛歌頌母親,除了要給廣大尚且有排捱的老母一點精神動力,還有些科學根據。說到「世上只有媽媽好」是有點誇張肉麻,但至少有兩件來自母親的寶物,對小朋友的成長益處多多,應該是毋庸置疑的。一件當然是母乳,現在世衛和香港衛生署都是全力推動,不但指出母乳對寶寶的日後的智力情商體格免疫能力預防敏感均有無可取代的裨益,更反覆強調「有餵無類」,沒有媽媽是餵不到母乳的。累得你媽媽這經常奶水不足的「窮媽媽」也得終日擠呀擠,擠奶擠到自己都快變人乾了,為的就是「給下一代最好的」。但的而且確,母乳中許多與生俱來的天然成份, 抗體、活細胞、酵素等,都是配方奶粉廠商不論如何努力仍然模擬不來的。所以無論媽媽怎樣辛苦,還是要盡力做乳牛做到奶水耗盡的一天啊。

 

另一件寶物就是母語。華盛頓大學的研究就發現,小寶寶在媽媽懷孕十週開始,其實已經悄悄在媽媽的肚子裏開始聆聽媽媽講的語言,並且能分辨他們聽到的是母語還是外語。那也就是說,其實你們這些小寶寶學習母語的起跑線遠比媽媽想像的要前,媽媽講的語言早就在肚子裏乾坤大挪移到你自己身上,成為屬於你自己的語言了。跟母乳一樣,母語因為得自娘胎,所以也最「親和人體」。將來你吸收知識、分析問題、表達意見、探索世界和深刻思考,最順手拈來、揮灑自如的工具,也一定是你的母語。當然媽媽絕對鼓勵你將來學好一兩門你有興趣的外語,但事有步驟先後,母語既是學習語言的基礎,也是我們身份認同的立足點,放棄了母語這與生俱來的寶物,日後的外語學習都是空談。就如初生寶寶無論如何也是先吃六個月的母乳,才有足夠的營養,使他們在日後能長出一副健康的牙齒,有能力嘗到天下其他美食。

 

我們再看看這「語」字。一邊是「言」,一邊是「吾」,不就是「屬於自己的語言」的意思嗎? 雖然《說文解字》指「言」是形符而「吾」是聲符 (「从言吾聲」),但這個語字在日常用字中何其重要,有這個音義俱備的結構,也不能不說是個奇妙的巧合。我們從字形可以得到的一點啟發就是:語言就是要從吾心而發,我口講我心,才能發揮最大的力量。語字中這個「我」一旦被後天刻意取代、改變、扭曲,語言也就變成整蠱作怪、捩橫折曲,非但無文采可言,簡直就是變成了污染環境的噪音了。若語字的「言」字旁的「吾」變質了(「化」),就成了「訛」。無錯,是以訛傳訛的訛,也有 「欺騙、恐嚇」之義的訛──喔,近日政府諸君談論母語的言論,不就是這種嗎?

 

翻查資料,「語」字尚有一古代較通用的寫法「敔」,右邊的「攵」又通「攴」, 象徵人手持棍棒的形象,原意表示手執武器捍衛自己,後來與表示說話、言論的「語」字作同音假借,同一系列的通假字還有「吾」和「禦」。當然你也可以說這是巧合,但放諸今日的語境之中,不像一則古人留給我們的神諭嗎?自己的語言,就是要大家站起來去捍衛的。連自己的語言也捍衛不了,也就捍衛不了自己,更遑論做個能挺直腰板、健康的人。所以很多歷史研究也得出過這樣的結論:殖民者在攻城掠地之後的首要工作,就是要當地人放棄自己的母語,改而學習他們的語言;到得當地人連自己的母語也忘記,也就再沒有自我意識和抗爭意志。 連老母都無埋,要他們認賊作父也就容易得多了── 就像在《Avengers》的故事中,Thanos要收復 Gamora她乖乖做自己的養女,不也是先除掉她的母親和種族清洗他的族人麼?

 

媽媽記得中學時代,正是1997年前後,香港主權移交之時,官方稱之為「回歸」,當時官方其中一個主要說法,就是「香港人終於可以當家作主」。話明當家作主,當然是要講自己的語言,於是教局大力推動母語教學。而當時政府宣傳片中的母語,是粵語無誤 (傳送門);而有學者查到官方早前的統計數字,證實香港人的母語就是廣州話 (傳送門)。然而今天我們自己的政府,非但沒有站在最前線捍衛我們的語言,而是反過來引用一個從沒研究過粵語,也沒有博士銜的「學者」,說我們一直搞錯了自己的母語。──就像一個人忽然走到你跟前告訴你,這些年來你一直認錯老母;而昨天他才跟你和你媽媽一起吃飯,彼此還言談甚歡!到底是我們香港人集體認知錯亂,還是各位官大人精神分裂?不過,當媽媽在電視新聞見到我城首長被問及她自己的母語是什麼時,居然用粵語回應「我唔答啲咁無聊嘅問題」,媽媽大概可以確認,應該不是我們神智不清到幾十年來一直認錯老母,而是有人已經認了Thanos做老竇。不過他們卻沒有Gamora的抵抗意志,只能隨乾爹的主旋律起舞,講些我們聽不明白的譫言而已。人既成了行屍走肉,死淨把口,膽沒有了血肉(「月」),換作了空話(「言」),變成語無倫次的譫了。

 

不過話說回來,《西遊記》中有所謂「禽有禽言,獸有獸語」,世上萬物自有其獨特的溝通方式,即使是妖精也有它們的魔音,外人原本無從置噱。雖則我們講開人話,聽到教局高官只會狗噏,是會覺得刺耳,不過那那是他們這個物種獨有的溝通方式,我們聽不懂他們的語言很正常。但上天有好生之德,我們聽不明白是一件事,對之也不一定下下要殺無赦咁惡死的。只是媽媽有時喜歡多管閒事,看到政府袞袞諸公在鏡頭前總是開口夾着脷的可憐相,偶爾還是想好心提醒他們,古有「禍起飛語」之說,拿沒有根據的事出來亂噏廿四,是會招來禍患的喲。口業也是業,出得來行,都係要還的啊,阿彌陀佛。

 

媽媽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