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文昌:特朗普失眾議院料對外貿易不變

財經評論員兼節目主持

 

美國中期選舉大致塵埃落定,也一如民調預期,共和黨失守眾議院,不過在美國失業率跌至近半個世紀以來低位的情況下,總統特朗普難言大勝,反而在人內將遭制衡,然而在其保守鄉間基本盤守穩之餘,未來須進一步改善美國經濟動力,估計其對外貿易政策大致不變,即威脅談判以外,仍將爭取達成各項貿易協議。

 

由於美國民意兩極對陣,加上特朗普也視之為對其施政兩年的公投,全力催票,結果2018年中期選舉創下近五成的高投票率,雖然仍有地區票數有爭議,但根據民調機構FiveThirtyEight,民主黨今屆可自共和黨手上奪取約莫38席重新成為眾議院多數,符合選舉前較為樂觀的預測,反觀在不利的參議院重選地圖之下,共和黨料反倒進帳兩席,但選前已廣泛預期民主黨奪下參議院機會不足兩成,故也談不上是特朗普自吹自擂的鉅大成功(tremendous success)。

 

畢竟目前美國經濟表現強勁,最新失業率跌至3.7%,是1960年代以來最低位,然而《紐約時報》選後分析,卻有317個地區投票向民主黨左轉,雖然大有約30個地區是真正由於共和黨流失平均21個百分率支持率而易手,但全國平均而言卻有10個百分點選票左轉,包括由共和黨勝出的171個地區,即使今次中期選舉未算得上06年當年規模的藍潮(blue wave),也僅有2010年19個百分點轉向共和黨大潮的一半,但在目前經濟之下,對特朗普而言也是一個警號。

 

事實證明,特朗普貫徹反墮胎、擁槍等保守立場,加上鼓動民眾分裂和強烈反移民,在深紅的中西部鄉間地區得到強烈支持,但近郊(suburb)的白人中產卻在離棄他,特別是受過高等教育的白人女姓選民,也正正因為MeToo等女姓運動反擊,令今屆逾百不同年齡、種族和背景的女姓得以進入議會,美國民眾基於黨性分裂的情況似乎更為嚴重,也反映在國會分治的選舉結果。

 

然而可以預期,由於負責審批稅收和預算的眾議院已被民主黨控制,特朗普選前拋出的大規模中產減稅方案,以致邊境牆等措施基本無法通過,兩黨只在改善美國日久失修的基建開支上有一定共識,但籌資仍有分歧,而降低處方藥費用或合作,但料僅此而已,特朗普再動推動國內法案勢將困難重重,好處是避免美國財政赤字過大、短期經濟過熱的風險,但另一方面看,特朗普內政方面欲爭取擴大基本支持已無板斧。

 

由於反特朗普的聲勢一直高企,對其表現不予認可的比率長期高逾五成,實際支持率僅有四成左右,經濟方面今次中期選舉已見部份收入最低的藍領階層又有重新轉向民主黨之勢,加上特朗普部份核心民粹議題已無法吸引高學歷、中產、年輕人和少數族群,特朗普正欲劍指2020年總統大選,除非其外交政策有所斬獲,或者調整其強勢性格,否則難有突破,但實際執行困難,惟一可控方法依然是兩年內繼續維持經濟和股市強勢,以此作為合法性擴大支持基本盤。

 

內政加速經濟受阻,惟一可行就是特朗普全權控制的外交和貿易事務,由於中國已表明有意讓步跟美國磋商解決貿易問題,故此選舉結束之後特朗普仍然強調將嘗試達成貿易協議,更強調稱中國已放棄「中國2025」,此舉為中方此後封口不提有關計劃留下伏筆,等同當年香港的「八萬五」不提即不存在異曲同工。

 

《華爾街日報》報導,美國財政部長姆努欽11月9日已恢復與中國副總理劉鶴通話,目前美方要求中國在雙方開始貿易協議談判之前拿出具體提議。中國官員則希望首先談判,之後再拿出正式提議。估計中方目標是爭取美國撤銷已有關稅,而未來美方仍將採取關稅以外的制裁和訴訟手段對付中國剽竊知識產權的行為。

 

短期爭取中國的貿易協議料是特朗普首選,因為中方理虧一旦讓步,每年增加美方的能源、製造和農業產品規模可大幅增加逾千億美元,對美國中西部經濟刺激立杆見影,反觀對美國固有盟友的談判難度則大很多,據稱特朗普仍然故我在研究對歐、日、韓的汽車關稅,但達成所謂有利美方的交易將是他不變的作風。

Share On
Dislike
0
特朗普     許文昌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