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有歷史上鬱金香和科網泡沫明顯特徵的比特幣(Bitcoin),果然從今年最高位暴挫,在今年云云下跌的資產中,跌幅最為明顯,自2017年高位暴跌逾八成,由於早前鉅量資金已經入場,大量其他所謂「山寨幣」或替代幣(Altcoins)供應無限,一眾加密幣料將陸續再跌打回原型,並作為泡沫歷史案例供後人研究。

 

今年1月比特幣已見高位,然後持續暴跌,12月8日單日插逾一成,一度跌穿3300美元,比今年高位跌逾67%,彭博引述數據,比特幣較納斯達克指數在2000年科網泡沫後78%跌幅更鉅大,自2017年12月的19511美元的歷史高位跌幅超過83%,為2017年9月以來最低,並較1月份的高位抹掉了近7300億美元市值。

 

筆者1月11日於加密貨幣狂潮高位發表《比特幣狂熱幾近崩盤前夜》,指出:「比特幣和一眾加密貨幣正在經歷人類歷史上鬱金香和科網泡沫的輪迴,價格已是臨近崩盤前夜,大量財富喪失無可避免」﹑「今次狂熱很大可能一如當年荷蘭政府干預刺破比特幣泡沫。時間已在倒數」、「或者,就在後日」等,一語成讖。

 

的而且確,自2009年中本聰正式編製比特幣面世以來,這種虛擬貨幣由本來不值一毛,之後上升數十萬倍,然而本來比特幣存在所謂發行上限2100萬個,卻先後被其分裂出的比特幣現金(Bitcoin Cash),以至本身大量軟硬分叉(fork)、其他替代幣和首次代幣發行(ICOs)變相供應無上限,失去供應有限的賣點。

 

之前全球低息之下資金充裕,在比特幣每四年供應減半,掘礦難度隨時間提高,加上大量新增礦工競爭,其他人不斷賺錢又變為驅動入市的「敘事」(narrative),造成大量新資金湧入,全民參與下價格狂飆,然而供應最終趨轉,不斷下挫的價格亦倒過來令市場對加密貨幣信心受損,賺錢神話破滅令新資金進場大減。

 

而且比特幣本來存在技術限制,其原來區塊鏈(blockchain)的容量不足容納大量交易資料,導致交易延遲,限制其應用和流動性,也備受技術更新的加密貨幣甚至本身的硬分叉(hard fork)威脅,影響其一尊地位,而且全球監管也在加強,乃至國際貨幣基金(IMF)也在呼籲各國研究發行數字貨幣,令加密幣避受壓力。

 

IMF總裁拉加德建議,全球央行應該考慮發行數碼貨幣,以免在欠缺監管下,成為騙徒及洗黑錢者的工具,變相以此取代加密幣。她指,中國、加拿大、瑞典及烏拉圭央行均有考慮向公眾發行數碼貨幣的計劃。若數碼貨幣得到政府的支持,可以國家支持的代幣形式出現,亦可通過直接在中央銀行持有的帳戶進行。

 

比特幣由於其匿名隱密性有助被制裁和資本管制時應用,如北韓被指以比特幣繞過制裁和收取贖金,委內瑞拉和俄羅斯等地用作走資,事實上,經濟已經崩潰的委內瑞拉已率先宣布發行石油幣(Petro),並聲稱2019年起其石油產品將通過有關貨幣發售,試圖繞過國際制裁,但被指只是與石油掛勾的借據且無加密屬性。

 

若委內瑞拉之類的主權數碼貨幣出現,在國家背書之下,難免排擠本來應用有限的其他加密貨幣的生存空間,而且各國傾力監管洗黑錢和資金轉移,也對發行加密幣相關產品阻力極大,比如美國證交會不斷拖延相關交易所買賣基金(ETF)的審批,何況加密貨幣依然存在平台失竊和黑客攻擊的可能,其安全性越遭懷疑。

 

加密貨幣之前儼如美國西部早期龍蛇混雜的狀態,一個法外之地,本來是一小眾程式員無心插柳的遊戲嘗試,最後變成淘金者的賭場,隨著對技術一知半解的普羅大眾發財夢破滅,更多真相揭露——路透社早前報導,不少ICO付錢通過所謂專業平台如ICObench 以至加密幣名人推銷,獲得好評集資,成為監管漏洞。

 

事實勝於雄辯,目前加密幣取代貨幣已無可能,供應無限、安全漏洞和透明度低,也令避險和貯存價值散失,連其匿名性可作跨國洗錢倒過來又成為廣泛應用的限制,也是被政府打壓的死穴,知名企業如Telegram和高盛也分別取消ICO和交易平台的發行,所以充其量加密貨幣未來只能是非主流、小撮人的賭博工具。

 

不過正如科網泡沬爆破,不代表互聯網的技術破產,比特幣伴隨的區塊鏈技術仍然有其應用價值,比如亞馬遜11月宣布,將為其雲服務開發者推出兩項相關服務:包括分散式賬本(ledger)資料庫和管理區塊鏈,容許用家成立區塊鏈網絡自動處理數以百萬計交易的申請,沃爾瑪也要求其蔬菜供應商上載訊息到區境鏈。

 

然而早前比特幣熱證明只是17世紀的鬱金香狂熱——加密貨幣是進口的各式美麗鬱金香,編碼人員是初期控制貨源的賞種花人,投機者湧入最後全民參與掘礦,比特幣和一眾加密貨幣是人類歷史上鬱金香和科網泡沫輪迴,成為經典案例,未來價格將回歸真實,而區塊鏈將一如互聯網最終回歸真實,改進應用於人類生活。

 

*作者為Godahsing股東倡議活動發起人。

Share On
Dislike
0
許文昌     比特幣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