筲箕灣耀東邨耀明樓一名患重度抑鬱八十一歲老翁黃國萬,因擔心自己會先離人世而無人照顧半癱妻林美琴,遂以不求人壓妻頸項致其死亡。原本打算與妻子共赴黃泉的黃伯最後自首,以自身遭遇向社會控訴,揭示政府對長者照顧和支援的不足,表示「多啲路就少好多悲劇!」法官昨(8日)判刑時形容本案為悲劇,深明被告所受的痛苦,決定法外開恩,判以兩年監禁,務求讓已還柙18個月的他在扣減刑期後,短期內便可獲釋。

 

前年6月5日晚,黃伯為妻子煮食,妻子埋怨食而無味,為何仍要吃。翌晨黃伯看見半醒的妻子臉孔朝天,遂以雙手拿着竹枝,壓在妻子頸上,直至30分鐘後他感疲倦,並確認妻子心跳停頓才收手。事後被告報警自首。

 

一向關注安老議題的立法會議員張超雄,在求情信中提到,黃伯年近40歲娶妻,47歲得子,但兒子有長期病患,其後更發現有大腸癌,於24歲自殺身亡。妻子2014年中風後半身不遂,入住附近的私營安老院,但每月住院費和每周兩次做物理治療的車費,無論在身心抑或金錢方面,對黃伯來說都負擔太重。

 

張又在信中提到,政府雖有資助「長者暫託服務」,但以黃伯居住的東區為例,至今只有3至6個位,且一直沒空缺。至於津助或合約院舍的輪候時間最少三年,上年度已有逾6,600名長者等到死也未輪候到宿位。而私營院舍則環境欠佳,更多次發生虐老個案,令不少長者卻步。

 

黃伯老曾表示,打算與妻子共赴黃泉。最終他沒有自殺,只因他想讓公眾知道雙老照顧的困境,「如果我去埋,就冇人知發生咩事」。黃伯指,「好多人都反對起醫院,因為會影響附近樓價。家下好多精神科,你整個精神科醫院,啲人會擔心會唔會斬佢。啲人冇錢就清醒,有錢就唔清醒,個個都只係睇住自己個米缸」,他希望:「要有多啲叻人帶我哋蠢人行。最緊要幫我哋啲蠢窮人,多啲選擇,多啲路就少好多悲劇。」

 

黃伯指願承擔罪責,明白「法官要守住法律,唔係開善堂,我有心理準備。」黃伯對事件只以兩句話作結:「而家係大解脫,天氣再凍都唔關太太事!」話語間透露對妻子的憐愛,揭示此案並非一場冷血的謀殺。

Share On
Dislike
0
殺妻     筲箕灣     長者     誤殺     謀殺     老翁     耀東邨     黃國萬     林美琴     支援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