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國平

美國維珍尼亞理工大學經濟系副教授。

新一年預算案,想不到甚麼新觀點,只想提出以下問題。

我很好奇,上次政府搞了場大龍鳳要幫的N無人士,估計有280萬,佔了香港三分一人口,到底這班市民有甚麼特徵?

既沒有資格申請政府福利,又沒有條件退稅退差餉(至多退少少),生活捉襟見肘,未夠窮但肯定不算富裕。好奇,是因為多年來財政預算案一直當這一班人透明,福利有得加,退稅退差餉更是指定動作,這一班N無人士就如沉默的少數,展現出香港人的恆久忍耐,乖乖接受現實。


去年政府終於對這班N無人士有點表示,只可惜派4,000元派得狼狽,今年預算案不是想辦法派得更有效率,而是索性不派,而輿論竟沒有甚麼反彈。


財爺對未來悲觀,於是中高產和貧窮市民沒有過去疏爽,對N無人士就更極端由4,000元減到零,背後又是甚麼一套特別的「公共理財哲學」?


這一班市民為甚麼如此溫馴?


同樣令人疑惑的,是為何這班N無人士政治能量如此之低。受惠於福利政策的貧窮市民,有草根政黨和大量民間組織代表發聲,退稅退差餉金額十足的中高產,又有形象尊貴的專業人士為其請命。


我想到的一個解釋,是前者在福利制度下易於統籌,公屋住戶同樣受同一套政策影響,綜援受助者面對的又是同一套遊戲規則,團結起來較為有效率,社福組織從制度中得到的利益更不在話下了。至於中高產的市民,大多對民主有葉公好龍的追求,講幾句口號可以,搞得太激就可免則免,去去集會捐捐錢買個心安理得,政黨當然樂於籠絡這類選民,為他們爭取利益。


至於N無人士呢,既難以團結,又沒有餘錢捐款,政治市場均衡下就成了無主孤魂,不會有N無黨出來為民請命,於是從政府得到的著數永遠最少。就如今次派糖429億元,除以香港人口,平均分派本來人人可以分到6,000元,結果是貧窮市民有份,中高產分得更多,這班N無人士再次得個桔,同一個劇本重複又重複。


N無人士你們為甚麼不生氣?我很想知道你們的投票率是否比其他市民低,也想知道你們是否太忙於工作或照顧孩子,對社會政治特別冷感,接受了預算案派糖唔關我事的現實。你們的「無私奉獻」和「安份守己」,實在令我好疑惑。

 

Share On
Dislike
0
曾國平     經濟3.0     財政預算案     N無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