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家健

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科技大學經濟系客座副教授。

抽水,據說有黃金24小時。等足超過24日,這篇文章不是為抽水而寫的。

評論過馮睎乾的《斬老公的好處》,但至今我還不明白新移民小三斬老公後為甚麼可優先上樓:「斬不死老公,也不能一起住了。因為出了事故,小三很快獲派公屋。正如之前搶港女老公,她搶港人公屋,一樣毫無難度。」不明白有三點:其一,在法治社會,斬老公為甚麼不是上差館上法庭,上梁山我尚可理解,但上公屋?其二,未住滿7年的新移民,連輪候公屋的資格也沒有,還說優先上樓?其三,斬不死老公的前移民,沒理由可參與「天倫樂優先配屋計劃」,很快獲派公屋究竟憑甚麼?煩請馮睎乾盡快公開「搶公屋攻略」詳情,讓港女也可毫無難度優先上樓。

 

繼新移民小三做主角的「搶公屋攻略」,有新移民阿伯負責開場旁白的《呃綜援攻略》:「跟一位70歲朋友吃飯,談及長者綜援。他認識一個64歲新移民阿伯,說他們全家(包括妻子和外母)領綜援,或確切地說,是騙綜援。」然後,馮睎乾筆下策劃騙綜援的原來主要是港婦港婆,還有給他們仙人指路的本地社工,新移民阿伯躺着也中槍。

 

抽水往往扭曲真相,抽稅常常扭曲市場。不要誤會,我並非否定新移民享受福利會攤薄舊移民的利益。福利政策就是財富再分配,政策極其量是零和遊戲。當抽稅扭曲市場,福利政策更是負和遊戲(Negative Sum Game)。關於移民政策,經濟學大師佛利民曾自問自答:「為甚麼來者不拒的自由移民政策在1914年前大受歡迎,今天卻落得被人人喊打?……因為歡迎新移民來努力工作是一回事,容許新移民來享受福利卻是另一回事,這是魚與熊掌的難題。你要福利社會,又要保證每個居民不論工作與否都能享有最低限度的收入水平和生活條件,社會是沒有可能兩者兼得的。」


玩這個負和遊戲,多隻香爐多隻鬼。然而,妖魔化任何一個有資格享受福利的社群,難免武斷。不要告訴我這是甚麼交待人物背景,廢話少說,大話更不應講。新移民搶公屋呃綜援,跟舊移民搶公屋呃綜援有甚麼分別呢?分別是舊移民曾經對社會有貢獻的話,何不索性妖魔化所有對社會貢獻淨值是負數的社群?本土派輿論不滿社會流動性低,低技術低收入家庭長大的年輕人沒有出頭機會。怕攤薄本土利益把低技術低收入的新移民拒諸門外,何不索性妖魔化所有低技術低收入的社群,叫他們早死早着之餘並禁止他們生育?到時香港的文明程度,應該可跟本土派眼中的強國素質接軌了。


作者為香港亞太研究所經濟研究中心成員/美國克林信大學經濟系副教授及資訊經濟計劃附屬學者 

Share On
Dislike
0
經濟3.0     徐家健     抽水     新移民     攻略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