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文昌

專業投資者、節目主持、行業發言人、作家,為《港股通鑑:50精選股與組合》策劃和作者。

香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上月出席倫敦活動遭遇示威跌倒,本月三日才在社會關注行蹤之下,從北京結束「養病」返港,旋即其夫潘樂陶出任主席的安樂工程(1977),卻在5日停牌公告,稱被競爭事務委員會於鄭返港後翌日,涉違反競爭條例的第一行為守則帶同搜查令到附屬安樂機電設備調查,這對夫婦可謂禍不單行。

 

被指是香港逃犯條例風波元凶之一,民望也長期在一眾官員中墊底的鄭若驊,11月14日出席特許仲裁學會所舉辦的講座時被示威者包圍時跌倒,她聲稱已向英國警方報案,卻同時不當地要求前英國駐港使館員工、聲稱被中國虐待的鄭文杰也向中方報案,即使當地警方稱鄭傷勢不嚴重,但鄭若驊仍在11月下旬開始完全淡出公眾視野,律師司變相「失蹤」令各界揣測,一度甚至被風傳已回港養病,可能引發進一步危機之下,最終她被逼回港銷假,首先感謝中央政府及領導的關心和支持之餘,澄清跌倒後在英國完成手術,即被中國駐英大使館安排回京養病,作為特區重要官員,鄭在跌倒風波後的「神隱」處理並不尋常。

 

不過作為其夫,也是掛牌不足半年的上市公司安樂工程創辦人的潘樂陶,在被調查方面交代卻比其妻為佳,安樂工程在12月5日開市前突然宣布停牌,晚上潘樂陶即以主席名義發出公告披露,競爭事務委員會人員4日帶同兩份搜查令,到旗下安樂機電設備的辦公室調查,原因是競委會有合理理由懷疑安樂機電設備,與其他公司在一項風冷式製冷機替換項目的設計及建造合同招標,以及自2015年11月起在香港簽訂的合同,觸犯《競爭條例》第6(1)條下的第一行為守則。

 

事緣安樂機電設備在去年8月,獲邀就建造合同向在港從事商業、住宅、工業、零售及酒店發展項目的物業發展商招標人提交標書,9月就總額約1319.6萬港元的合同交予這個獨立的第三方發展商,其後獲告知其招標未能成功。

 

港交所通告表示,安樂機電設備正尋求法律意見,並將配合競委員會的任何查詢,又稱已制定員工遵守法律及投標程序的內部指引,絕不容忍或包庇任何違法或非法行為。由於調查仍在進行,安樂工程董事會未有足夠資料評估調查對集團的營運及財務狀況的潛在影響。競委會回覆傳媒查詢時也證實,就一宗調查個案展開了多項搜查行動。受調查消息負面影響,安樂工程在6日港股開市前競價時段仍急跌逾8%,報0.95元,不過市值仍逾13億元。

 

不過據《明報》,《競爭條例》下的第一行為守則禁止各行各業,訂立或執行目的或效果損害競爭的協議,或從事具有相同目的或效果的經協調做法,包括合謀定價、瓜分市場、圍標及限制產量等。如有企業違例,競爭事務審裁處可判罰款及向董事發出取消資格令等,罰款最高可達違例期間每年營業額的10% , 最多計算3年;取消董事資格令最長可達5年。

 

即意味著,最嚴重的罰則是影響有關全資附屬安樂機電設備乃至母企安樂工程2018年營業額的10%,而通告中僅披露安樂工程2018年12月底止財政年度的綜合收益為59.7億元,主席潘樂陶作為律師司鄭若驊的配偶,加上鄭被視為以信託共同持有63.48%或8.8865億股安樂工程持股,這部份潛在影響的披露是應該加強的。

 

競委會的調查與鄭若驊返港時間接近,應只是巧合,競委會是因應香港法例619章《競爭條例》於2015年正式生效而成立的獨立法定團體,除了提高公眾認識條例和進行研究之外,也會調查可能違反競爭守則的行為,及強制執行條文。由政治立場較為開明、對逃犯條例有所保留的前行政會議成員胡紅玉一直出任主席。

 

據報競委會成立以來轄下事務審裁處僅在今年5月首度裁決兩宗案件,分別涉10間裝修公司在安達邨瓜分市場及合謀定價,以及4間資訊科技公司競投女青年會合約時圍標,施加罰款及其他命令仍待進一步判決。當然安樂工程調查仍處初步,即使涉嫌圍標或合謀定價屬實,由於並未中標,裁決也可能不會觸發最高罰則。

 

安樂工程上市前派發逾12.3億元,集資4.2億,目前處淨現金狀態,6月底現金和銀行結餘達4.8億元,中期也派發每股3.85仙中期息,派息比率五成,息率或高達7.7厘,被中國通海證券指具防守性。今次競委會的調查短期難免影響股價,即使最終未必造成鉅大影響,不過另一個涉及鄭若驊的風險或被忽視,下次再談。

 

* 作者為Godahsing股東倡議活動發起人。部份內容節錄自「文昌政經頻道」。

Share On
Dislike
0
鄭若驊     潘樂陶     安樂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