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協議對於日本,韓國或其他國家來説只是一個作出讓步的策略,但以中國的標準來看,此必然是一個喪權辱國的協議。中國一向高舉民族主義的旗幟去治國,曾作出「大打大贏,中打中贏,小打小贏」言論的陳平代表性並不大。而過去兩年,《環球時報》,《人民日報》或外交部聲稱,「貿易戰是美國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中國或成最大贏家」。若從美國媒體角度看,由於美國對本土期望較高,加上特朗普政敵較多,民主黨未必接受。相反,若民主黨作出簽署,共和黨或親共和黨媒體又未必接受,因此有聲音估計美國必輸。當然,美國是一個多元自由社會,本土的意見不同是正常現象。因此,我曾猜測中國必定處於下風,美國必定大勝。今天,我則要修正此說法。我認爲這將是難以完全具體執行的協議,若以足球比賽比較,昨天賽果是4比1,而細讀文本後則是9比1。在農業產品大買後,美國的大豆期貨同時下跌,加上這兩天的股市回軟,令不少人期望協議在簽署後將成為不重要的歷史文件。由此證明,市場並不看好貿易協議能真正落實。至於說到談判破滅的時間,便能從協議中反應一些端倪,我將從以下十點分析:

 

第一,文本1.13關於「打擊網路侵權」的内容提及,中國需要將所有侵權的東西,包括軟件、盜版商品及商標等迅速下架,這能否做到呢?淘寶或其他網路上侵權的商品能否迅速下架呢?若能做到,淘寶和京東在新年後還有貨可賣嗎?因此,短期而言對中國來說是難以實現的,長期而言,對導正其知識產權將有很大幫助。

 

第二,文本1.21提及「於中國邊境實施執法合作」。這不就是新《南京條約》的「治外法權」?雙方合作執法本應在其他國是問題不大,但中國過去幾十年高舉的是民族主義,因此在共產黨的論述中,他們認為此協議是喪權辱國的。若現時雙方海關共同執法,進行一地兩檢,又能否真正落實呢?

 

第三,協議第1.23條中提及「所有政府擁有的實體都要使用正版軟件」,包括政府機關、大學、國有企業等。鑑於本人曾在北京理工大學或深圳大學的教學經驗,校内提供的軟件,例如Windows和Offices均是盜版的。因此,中國是否能徹底改用正版的Microsoft offices及Windows呢?這是令人懷疑的。

 

第四,文本1.24提及到「打擊惡意商標註冊」。惡意註冊指搶先注冊他人的設計,商標或商品。 例如喬丹、Jordan、New Balance、金莎巧克力、雙飛人及現代教育等都在內地被惡意註冊了商標。因此,總部位於日本的無印良品應搬去美國,這便能令美國透過實施協議,打擊屬於惡意註冊商標的北京無印良品。

 

第五,根據文本第1.26條,若美方對中方的侵權行為有「合理懷疑」,中方必須作出刑事執法。簡單而言,中國公安部門應聽從美國指揮。當美國懷疑中國有機構抄襲他們的東西,便會上報到仲裁機構,並要求中國公安對其執法。

 

第六,文本3.1的附件2提及,「美國的乳製品和奶粉能無條件進入中國市場」。過往中國製造的奶粉出現不少品質問題,例如含三聚氰胺的奶粉,對孩子成長有很大影響。相信此協議會減少內地人到香港買奶粉的數量,而內地人亦可直接購買具安全保證的美國奶粉。因此,這對香港人和內地人而言皆屬好事。

第七,根據文本4.4提及到「美國的電子支付產品能無條件進入中國市場,申請必須在5天內予以受理」。簡單而言,常見的支付工具可進入中國市場與銀聯競爭,包括AE、Visa、Mastercard、Apple Pay、Google Pay及PayPal等。若在協議生效後立即申請,理論上中國在2月底便可以實行PayPal、Apple play及Google play。理論雖如此,但能否真正落實呢?

 

第八,可從文本的第4.6條看到中美若翻臉的端倪。在4月1日前,所有美國的金融證券公司和保險公司都可以獨資進入。有很多中外合資的公司可以購買他們的股份,或直接成立新公司。因此,在4月1日前後便會知曉中美會否翻臉。

 

第九,文本第4.7條提及「美國的證券、基金及期貨公司都可以獨資進入」。這對中國的券商是十分嚴重的事情, 我想人們讀了文本之後,券商股就會有沽壓,而中國的券商怎麼能夠跟美國的競爭?他們產品的多樣化及可信性,加上機構的歷史,能否完全足夠壓倒中國的券商、基金及期貨公司呢?而且,若在美國的公司購買,市民可隨時購買美股。無論比較美股和大陸股,或港股和上海股,美股和港股是都是首選。

 

第十,文本第6.2指出,在2017年的基數上,再額外增加不少於2000億美元商品、農產品及服務。今年起要增加購入392億,明年則要增加購入448億,合共800億。在2019年,中國全年對外的貿易順差只有1300億,在加上此數目後,中國的貿易順差大概會減少一大半。最大的難題是,在增加更多商品輸入的同時,亦要支付很多關稅。美國政府首先賺取他們的商品賣入中國,然後再賺取在2000億裡面平均百分之十幾的關稅。因此,美國政府可説是大賺特賺。計算後美國能賺取的300多億關稅,這難道不嚴重嗎?這對中國的外匯產生很大壓力,然而中國又是否能消化如此多的美國農產品呢?

 

美國也并非寸步不讓,他們讓中國加了「根據市場的情況」這句之前堅決拒絕加入的文本內容。此外, 美國將原為單邊制裁的仲裁機制,改為雙邊的合作,其雙邊辦公室由副總理劉鶴領導。但無論如何,若美方提出合理懷疑,中方就要對相關的機構採取刑事措施。因此,雖然名義上是雙邊,實際上仍屬單邊。

 

以中美三個聯合公報為例,中方常在翻譯中賣弄魔鬼細節。因此,美方在附件中列明所有文本皆以英文為準,經翻譯後,需要由美方決定中文文本是否擁有相等地位。關於「一個中國政策」的時候,曾擔任國務院外交顧問的鮑紹霖指出,當年美國用了acknowledge(認知)去說「兩岸同屬一個中國」。他意思是美方 acknowledge(認知)到兩岸的人民都有「兩岸都是屬於一個中國」這種說法,而中方則說美國承認「一個中國政策」。用外交的慣語,其應使用 recognize,並非 acknowledge。雖然具有「承認」的翻譯意味,但是在外交上的法律解釋則是「認知」。他只是明白有這種說法,並沒有承認過有此政策,可是中國將其翻譯扭曲了超過四十年。因此,美方對中國的文本是產生懷疑的。

 

我細讀中英文本後發現,此並不是一個平等的協議。雖協議内容在每個條款下加入「美方會以同等的方法准許市場進入」,但當中95%的內容都是針對中國的。事實上,除了華為HUAWEI在貿易戰展開始後受到嚴厲對待外,其他大部分中國的企業、醫藥及產品都可自由進出美國。因此,這次完全是美國單方面要求中國進行市場改革,當中也包含新的市場改革意味。

 

特朗普要成爲什麼呢?是中國的「新鄧小平」。 鄧小平曾說「誰不改革誰就下台」,但由習近平就位以來,中國一直走向回頭路。江澤民和朱鎔基曾說「中國不走回頭路」,現在卻國進民退。現時中國將黨委派置企業,若你是中國的民企,你會選擇將白手興家所創立的企業交由黨去領導?還是跟美國人競爭呢?若選擇與美國人競爭,可能隨時被收購合併。若你是民企,例如阿里巴巴、順豐、百度和京東的話又會如何抉擇呢?會賣給Amazon,或收歸國有,還是交給黨委去領導呢?

 

即使第二階段協議未落實,這也是一個在我們意料之外及極具意義的市場改革。我們意料之中的結構性改革,將會留在 phase two(第二階段)。但現在看來,若中國如果真正落實, 將會有翻天覆地的變化。中國人可以真正富起來,不需要害怕大頭奶粉和國企的壟斷。因此,我為中國人感到前途的美滿。

 

可是,自WTO以來,大家對中國政府的名聲及落實協約的誠意都有目共睹。因此,我既有興奮之處,亦有悲觀之處。此悲觀看法不獨我有,市場也有所反應。今天恆指一開,都是下跌趨勢。如果其他電子支付進入,騰訊的微信支付及阿里巴巴的支付寶均會受到挑戰。 如美資進入,中國將會失去現在壟斷及兩強獨大的地位。此外,若以上措施能真正實現,由於美方的企業大舉進駐中國,會使中美關係更加難以脫勾。而中國的市場化道路將會走上一發不可收拾的路徑依賴。這令習近平在 phase two(第二階段)也難以阻擋。由於會有新興的既得利益者取代現有的既得利益者,這不但會對北京黨中央造成壓力,更對習近平造成無比的挑戰。至於習近平能否永續帝位呢?也是未可知也。

 

全文詳見:https://www.youtube.com/watch?v=cehwMrxztnQ

Share On
Dislike
0
中國     美國     中美貿易戰     貿易戰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