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關係現已形成新冷戰格局,美國眾議院表決通過《2019年台灣友邦國際保護及加強倡議法案》(TAIPEI Act,簡稱《台北法案》)。待美國總統特朗普簽署生效後,將會推上另一新高潮。有評論認為,中美脫鉤可能是難以避免之事,甚至會陷入習近平常說的「修昔底德陷阱」。概念指兩國爭霸,必有一戰。然而,台灣可能成為引爆兩方衝突的「火藥庫」。該法案的提案人是共和黨參議員賈德納(Cory Gardner)。與《香港人權及民主關係法》以民主黨人為首不同,《台北法案》由共和黨提議,並得到民主黨全票和應。可見,保護台灣是美國朝野兩黨的共識。

 

《台北法案》彌補了1979年《台灣關係法》的不足。當年,《台灣關係法》訂明美國與中華民國斷交,並與北京建交。同時指出,雖兩者沒有正式邦交關係,但仍在經濟、政治及軍事上保持合作。即指一旦台灣的經濟或軍事現狀被改變,美軍便有義務與責任保護台灣。可見,《台北法案》在外交方面進一步鞏固台灣的實力,並取得重大突破。

 

在章節a3中,法案形容台灣是自由、民主的國家,是代表2300萬人的Nation。在外交文獻上,Nation等同 Country。在章節2的a5中指出,自蔡英文擔任中華民國總統後,很多邦交國陸續與其斷交。下一點列明台灣現有15個邦交國。可見,法例要鞏固與台灣的經濟關係,及與剩餘外交盟友的關係。此令台灣與美國的關係越趨穩固,但亦挑起中美的核心利益。過去,中國不斷宣傳美國承認「一個中國」的政策。但事實上,美國在文獻採用的 「acknowledge」,只是表示美國「認知」中國人的立場,不代表「承認和接受」。且引述曾任北京的外交顧問的鮑紹霖教授《「台獨」幕後--美國人的倡議與政策》第五章的一段文字。

 

實際上,與中國人所相信迥然各異,1972年2月28日公佈的《上海公報》和1979年1月發表的聯合公報只是,美國「認識到」(acknowledge)中國認為台灣是中國一部分的立場。美國人自己並沒有接受或者承認(recognize)這一主張的合理性或法律效用。且看美國國務院法律顧問戴偉.羅賓遜(David Robinson)在一1982年9月27日如何向參議院司法委員會報告:「(《上海公報》)不是一個國際協議,因此,國際法的觀點看來,它沒有給任何一方加以予任何義務。它在國內法的地位,是總統打算施行的一種政策的聲明。……《台灣關係法案》在國會加以修改之前,將一直是國家的法律。(中美)聯合公報中沒有什麼規定強制總統採取違反『台灣關係法案』的行動,或從另一方面說,使他無法履行他對法案的職責。」

 

至於中華民國是否一個「國家」呢?這涉及法律常識。雖然民進黨主張「台獨」,但蔡英文目前似乎並無此主張。因此,台灣深綠分子對她十分不滿。根據1933年訂立的《蒙特維多國家權利義務公約》中第1及第3條,「國家」定義是,擁有在領土、人民主權、有效管治的政府,以及與他國交往之能力之四項條件。現時,台灣合乎所有條件,只要有國家承認,台灣便合乎此定義。有人認為,中華民國在1971年已被聯合國驅逐。事實上,聯合國大會第2758號決議在1971年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阿爾巴尼亞方案以4票之差驅逐中華民國。但是,在聯合國成員之外,並不等於不是國家。梵蒂岡便是一個公認的國家,但其並不在聯合國成員內。

 

因此,《台北法案》現要鞏固台灣的外交關係,驅使其在法理上成為一個「國家」,便有可能重返聯合國。在此必定要用「重返」,而非「加入」一詞。由於「重返」聯合國只需以簡單多數決議通過,因此,只要有三分二的票支持台北,即可「返聯」。但若要建立新國,則須得到中國等常任理事國的一致同意。北京的「一帶一路」等政策目的在於在爭取國際盟友,的確有他的道理。

 

現時,埃塞俄比亞籍的世界衛生組織(WHO)秘書長譚德塞,被外界視為中國的大外宣。在疫情事件上,世衛譴責他國對中國封關,又呼籲他國應學習中國處理疫情的手法。初期表示此疫情並不重要,現又指責其他國家處理不力。現時,亞非拉兄弟國家有權移民到中國。早前,山東大學的「陪讀令」為亞非拉學生配異性學生伴讀,且是「三陪一」。這都是有助於一帶一路國家未來在國際事務上更「親中」的政策。因此,若有「小粉紅」支持兩岸的統一事業,可介紹女性同學前去「和親」,女粉紅可直接嫁去,老紅粉也可為兒女籌謀,其下一代便有機會成為他們國家政要,此對中國長遠發展有極大幫助。

 

至於在《台北法案》導致中美關係越趨緊張的同時,美國在疫情處理上一塌糊塗。美國人的衛生意識差,沒有戴口罩的習慣,甚至歧視戴口罩的人。一旦美國疫情大爆發,經濟必定受嚴重影響。中國CBA現已停賽,若NBA亦相繼停賽,將損失巨額。美國一旦全面停工、停市或停課,美國人及中國人皆是受害者。由於美國是中國對外貿易第一大夥伴,若美國經濟停滯、減緩或停市,會對中國的需求大減,因而令中國失業率大幅飆升。此乃全球化下造成「一榮俱榮、一辱俱辱」的格局。

 

筆者更不認同特朗普在貿易戰上的策略。在美國與中國進行貿易戰同時,他更與歐洲、印度等各地挑起貿易糾紛,導致全世界盟友難以集中對付要敵。至於他認為公共衛生事件與感冒類似,乃屬「維穩」經濟之說法,更有機會主義之嫌。但是,此公共衛生事件,既是美國的 「黑天鵝」,也是中國的 「黑天鵝」及「灰犀牛」。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