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近代經濟學上最壁壘分明的兩大家兩大經濟思潮的巨擘,上篇引用《海耶克對戰凱因斯》一書作簡單討論。關於兩大學派的歷史,必須回溯到1929年的經濟大蕭條,一般總結為三個觀點。

 

第一,是產業結構改變。由於戰後重建,1920年代成為歐洲的黃金時代。1914年至1919年間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戰爭為破落不堪的地方帶來巨大生命損失,對歐洲大部分地區造成嚴重破壞。隨後,西班牙流感(Spanish flu)的爆發導致死亡人數超出5000萬。加上死於戰爭的人數,總喪失人數更以億計。因此,歐洲向日本及美國訂購物資進行重建,令美國因而得益。美國工廠訂單需求上升,經濟蓬勃的同時,出現了經濟泡沫。1929年,歐洲工廠恢復生產,對美國的物資需求銳減,但美國市場隨後才發現訂單減少,令股市出現恐慌性拋售。1929年10月25日的「黑色星期五」,華爾街股災導致美國陷入數以年計的經濟大蕭條(The Great Depression)。全球經濟大蕭條的背景下,各國採取關稅壁壘政策及貿易保護政策。加上美國、德國、意大利等失業率提升,令各國之間出現軍備競賽,最後成為第二次世界大戰發生的主因之一。至於現時的公共衛生事件會否令大蕭條出現?在疫情爆發前,似乎全世界的基礎因素皆是向好。雖存在中美貿易戰等國與國的摩擦,但經濟結構遠不及1929年嚴峻。當然,若貿易戰愈趨嚴峻,便會重蹈覆轍。因此,相較1929年,如今中美關係劍拔弩張的狀態乃具可比之處。

 

第二,是貨幣供應問題。1929年華爾街爆破後,美國聯儲局採取收縮貨幣供應、提高利息收緊銀根的方式,避免銀行因借錢給企業,而導致破產的問題。當企業和人民不能借錢,便沒有消費行爲,結果導致嚴重通縮,令經濟長期低迷不振。

 

第三是「金本位」制學說。1929年,已有60個發達國家加入金本位制度。由於黃金不能輕易增加供應,因此,各國的惡性採購令金價上升。當沒有足夠黃金儲備,貨幣的發行量會減少,貨幣流通亦相繼減少,最後經濟萎縮,導致大蕭條出現。而中國因沒有足夠白銀換金,當時無法加入金本位制度,但最後反而得益。

 

在30年代,美國羅斯福總統運用凱因斯學派執政,以政府介入的方式,創造有效性的需求,包括興建公共建設刺激經濟發展。結果,海耶克學派於40年代被壓下,凱因斯學派如日中天。40年代後,全世界見證羅斯福總統的成功,便紛紛拋棄自由放任經濟學說。在40至60年代,凱因斯學派主宰全球經濟,當中包括日本的經濟奇跡,以及台灣的十大基建。無庸置疑,凱因斯政策推動了社會經濟發展。但直到1968年,全世界開始出現滯漲,1970年代的情況尤為嚴重。在大部分發達國家經濟停滯不前的同時,通貨膨脹卻持續。主要原因如下。

 

政府推動介入市場的東西往往是不切實際。關於基建工程必要性的了解,政府往往比市場較差,最後導致產能過剩、庫存過多的問題出現。再者,政府財赤導致國家陷入財政危機。直至1974年,海耶克學派獲諾貝爾經濟學獎,才獲得社會認同。1980年代,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Margaret Thatcher)與隆納·雷根(Ronald Wilson Reagan)皆高舉海耶克主義,他們將一些國家財產、國企私有化,減少政府在市場的干預,令自由市場經濟重新抬頭。雖然隆納·雷根打著海耶克的旗號,但仍具不少保護主義的政策。相反,戴卓爾夫人在1970年代貫徹推行自由經濟。在海耶克主義的思想下,香港遵從的「積極不干預」政策,使得經濟繁榮。1980至2008年,在海耶克主義旗幟下,芝加哥學派及新自由主義的發展,一併推動社會經濟的進步。

 

總結過往100年社會經濟思想史的發展,在30年代前,較主張自由放任的經濟政策。在40至70年代前,則是主張凱因斯主義。但在70年代時,凱因斯主義遇到挫敗,海耶克主義在80年代抬頭。直到2008年的金融海嘯出現後,便發現市場過度自由,市場監管失力,不少人濫用市場機制,自由市場引致的經濟泡沫爆破,導致雷曼兄弟事件出現。2008年後,放任政策徹底破產。同期,時任總理溫家寶推「四萬億」經濟刺激計劃,有關措施包括加快基建工程。因此,具中國特色的凱恩斯主義令經濟再度蓬勃。與此同時,各國亦重投凱恩斯主義的懷抱。直至現今面臨的經濟危機,究竟會否再鞏固凱恩斯主義的力量?

 

至於筆者個人,則主張司馬遷學派。《司馬遷的經濟史與經濟思想》一書乃本人之作,主要分析凱恩斯主義、海耶克主義與中國的經濟思想互相交融結合。兩千多年前,司馬遷已提出比亞當斯密(Adam Smith)更完善的經濟思想。亞當斯密提出「無形之手」理論(Invisible Hand),反對國家干預經濟活動,主張市場自由放任,認爲會爲社會帶來更好的效果。司馬遷認爲最理想的經濟政策是:「善者因之,其次利導之,其次教誨之,其次整齊之,最下者與之爭」。所謂的「因之」,是順應自然規律,讓人民自由發展,事實上則是「無形之手」。其次是因勢利導,此與新經濟制度學派(New Economic Institution School)主張接近,認爲政府要鼓勵招商、保障具法治的營商環境及確保糾紛會獲公平裁決爲前提下,主張市場自由放任。再次是透過國家指導,此項與凱恩斯主義接近。而最差的方法是「最下者與之爭」,指與民爭利,如同國營經濟馬克思主義一般可惡。政府靠國企壟斷市場,令人民無法競爭,官員便有權控制財富,進行權力尋租(Power rent-seeking),利用官位謀取好處,令三代為官之現象慢慢壟斷社會,平民失去社會流動(Social Mobility)的機會。

 

因此,筆者認為每個國家具不同國情,在經濟條件較好,民治較高的國家當然是自由放任。相反,條件較差的國家可進行因勢利導,在經濟危機情況下則可「教誨之」。事實上,社會主義或國家壟斷資本主義,同是死路一條。而該書中是以古代為主,本文所述是透過書中的智慧引申而出。

 

 

Share On
Dislike
0
趙善軒     香港     經濟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