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文昌

專業投資者、節目主持、行業發言人、作家,為《港股通鑑:50精選股與組合》策劃和作者。

市況波動持續,6月初我們認為華電福新(816)私有化值得關注電力系統相關的同業的重組機會,除了贊成華電福新私有化之外,亦直接點名大唐新能源(1798)跟隨機會最高,事實上內媒報導早有蛛絲馬跡。當然,新能源電力系統私有化符合其資金和發展需要,故此大勢難逆,而其他國企股也不乏相關機會。 上回提到:「目前而言,作為內地五大發電集團大唐集團旗下的大唐新能源機會似乎最高,其股價近期在華電福新停牌到復牌已急升超過兩成,加上市值小、折讓大且本身有盈利能力,最宜跟隨私有化。」之後大唐新能源股價逞強,並逆市進一步上試0.9元以上水平。

 

根據湯森路透,大唐新能源每股有形賬面值1.62元,如果以過去同業私有化最高即華能新能源約莫1倍市賬率,大唐新能源仍有巨大潛在上升空間,但保守以中國電力清潔能源的0.65倍計,一旦私有化出價,仍可望達1.05元左右,所以其比已經宣布考慮私有化的中廣核新能源(1811)和同業龍源電力(916)更具值搏率。

 

當然,筆者獨主力點名大唐新能源,除了坊間分析員經常將其與華電福新並列之外,事實上內地官媒新華社旗下《上海證券報》在4月上旬已經打「開口牌」,引述消息人士表明:「業內推測,未來華電福新及大唐新能源『排隊』私有化的可能性極大。」而華電福新即在5月份隨即在兩者間率先宣布私有化。 另外值得留意的是,5月份大唐新能源有重要人事變動,寇偉獲任非執行董兼董事長,其之前本為國家電網黨組書記、董事長職務,1月份空降到大唐集團出任董事總經理兼黨組副書記,由前江西省委常委兼副省長毛偉明接任,引發猜測,寇偉由電網公司一把手調任至發電集團二把手,從無先例。到6月12日,金耀華也退任大唐集團副總經理兼黨組成員職務退休。

 

中國南方電網旗下行業刊物《南方能源觀察》3月份也有大唐集團的相關報導,先引述「華能新能源表示,公司私有化的主要原因是,新能源發電業務更好地發展,需要一個更大的資本運作平台,私有化將代表國企改革的一種可借鑒方式……」,然後提及大唐「在『十二五』期間每年的年度工作報告必然提及『加大資本運作手段,努力降低資產負債率』這一話題,但效果不盡人意。……大唐僅用了三年半,就實現了裝機規模比組建時翻一番的『奇跡』,創造了『大唐速度』。但2008年後,集團高峰時期資產負債率接近90%,居當時的五大發電集團之首。在高企的負債率面前,去資本市場爭取資金成為救命稻草。」

 

《南方能源觀察》稱大唐新能源在2010年在港主板掛牌,但未幾即跌穿IPO價,集資額僅為預期目標的一半,「相比於0.6-0.7倍市凈率的華能新能源,大唐新能源的估值更低,多家機構測算結果不足0.4倍。另一方面,大唐提出了資產負債率控制在70%以內的目標,2019年這一數據為72.8%。在相關工作報告中,大唐特別提到要加強與金融機構溝通改善融資環境,創新融資方式,降低資金成本。」

 

顯然在五大電力集團之中,大唐負債似乎相對嚴重,加上執行力不彰,致令早前大唐新能源在同業中估值低迷。更值得留意的是,根據《彭博》報導,中國近期提高2020年的清潔能源目標,可再生能源電力消費佔比按年提高0.3個百分點,至28.2%,中國發改委要求每個省和地區提供單獨的目標,並監測各省是否達標。

 

總結而言,內地依然有大力發展新能源電力項目的需求,而高負債的電力國企苦無機會在港股權融資,難怪《上海證券報》引述分析人士表明:「港股估值太低,清潔能源公司難以擴大融資。而在補貼逐漸退坡的背景下,風電等可再生能源開發資金壓力較大,回到A股不失為一個更好的選擇。」大唐新能源可等多久?


* 作者為Godahsing股東倡議活動發起人,持有大唐新能源、龍源電力和中廣核新能源財務權益。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