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曹

喜歡影相多過打字;喜歡啤酒多過汽水。個人熱愛自由,同時渴望香港有真正民主,經常自問:「我可以為這時代做些甚麼?」

三跑議題近日備受關注,日前特首梁振英主動開腔支持興建三跑,呼籲社會大眾先決定後討論,更以青年人就業問題作為施壓重點,張炳良局長更否認「空牆」講法。不過,有民航機師今在報章撰文,逐一反駁機管局多年的估算錯誤,親證「空牆」存在,民航機師譚文豪認為,不解決多年來飛機不能轉北飛往大陸,再興建三跑於事無補,真正的問題不是跑道不足,而是空域問題限制香港飛機飛行路線。

 

民航機師譚文豪在《蘋果日報》撰文,指近日討論三跑集中於環保議題,空域問題未有深化,他稱由1998年赤鱲角機場使用以來,機管局就雙跑道的班次估計作多次修正,由原先每小時86架次,改為76架次,到目前只有68架次。航班架次減少的真正原因有兩個,一是飛機所產生的機尾亂流,二是大陸「空牆」令赤鱲角機場雙跑道只能一升一降,而且起飛的飛機不能即時向東或向西只能南飛爬升至15,700呎再轉彎,這種限制令混合模式運作不能實行,譚文豪坦言:「這就是不能完全釋放(現有)跑道潛力的原因。」

 

「空牆」問題如要解決,機師認為要觸足《基本法》及解放軍空管等難題。他指大陸限制空域並非毫無原因,因為深圳機場與香港機場極為接近,如容許香港飛機起飛後隨即在低空向北飛的話,將會嚴重影響深圳機場運作。所以起飛後須先向南 飛行,繞道爬升至15,700呎(4,800米)才進入大陸空域,這就是所謂的「空牆」。要解決這個問題,其中一個方法就是將兩個地區的飛行情報區整合或 重新劃分,令單一空中管理中心同時控制兩區的飛機。但這會觸兩個重大爭議──《基本法》與解放軍「共管」。

 

民航機師預計,「空牆」與「空管」問題若解決不到,興建三跑只會重蹈90年代赤鱲角機場設計報告估算錯誤的覆轍,不可能像機管局聲稱將班次提到每小時102架次。現時政府言之鑿鑿稱08年已跟大陸達成協議,被質問為何仍未實行時,就表示問題十分複雜不是一時三刻可以解決;被要求公開上述90頁空域協議內容時,張炳良局長又以涉及商業及戰略資料為由拒絕。譚文豪反問:「香港人應該要相信哪句?」

 

由1998年以來,空域問題無甚寸進,17年來不必要的繞路不單浪費時間及燃油,更製造了不必要的噪音與空氣污染。若第三條跑道真令升降量由68架次提升至102架次,這額外34架次起降就需要用1,415億元公帑換取。譚文豪認為大前提是,香港市民是否充份掌握準確資訊,去決定應否用1,415億元公帑興建第三條跑道。

Share On
Dislike
0
三跑     解放軍     行政會議     特首     梁振英     機管局     第三條跑道     空管     赤鱲角機場     民航機師     譚文豪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