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香文(Mandy Tam)

專業會計師,前綫秘書長,黃大仙區民選區議員,曾任立法會議員(會計界)代表,在2005年政改一役,投下關鍵一票否決政改,被譽為民主女神,結果被建制「圍插」,特區政府打壓,2008年慘變成雙失議員,落架後風格不改,對民主政治堅持更甚,詞鋒銳利,言論更一針見血!

精選提要
譚香文,註冊會計師、英國皇家稅務學會成員,人力執委,前綫秘書長,民選區議員,曾任立法會議員(會計界),在2005年政改投下關鍵一票否決政改,被譽民主女神,結果被建制「圍插」政府打壓,2008年成雙失議員,落架後風格不改,詞鋒更銳利,言論一針見血!
精選提要
譚香文,註冊會計師、英國皇家稅務學會成員,人力執委,前綫秘書長,民選區議員,曾任立法會議員(會計界),在2005年政改投下關鍵一票否決政改,被譽民主女神,結果被建制「圍插」政府打壓,2008年成雙失議員,落架後風格不改,詞鋒更銳利,言論一針見血!

新加坡開國總理李光耀去世終年91歲,一個彈丸小國(只有約香港面積一半)能在國際舞台擁有一定影響力,李光耀功不可沒,新加坡的家長式仁慈管治模式,更是前特首董建華的學習對象,實際上兩者一直被比較,許多人更視作學習對象,可是香港永遠做不了新加坡,建國之功加上領導國家踏入發展國家之林,令李光耀可「食老本」到離世,這政治能耐沒有任何特首可獲得,香港人的頭頂還有一個北京,加上一批與北京關係密切的豪門巨賈,但新加坡人只有一個新加坡。

 

廉潔的操守,成功的管治足以令新加坡執政黨有自信心面對選民,但特區則步向禮崩樂壞,原有制度不斷被曲解、破壞;新加坡以超越自身力量姿態遊走國際上,而特區則不斷放棄一國兩制下應許的國際性,與內地省市交往中更自我「矮化」。

 

香港學新加坡只會學會專制,但沒有廉潔與效率,北京「欽點」的特首只會加快專制形成,學習新加坡只是一個假象,要把港人引導向一個幻象,實際上若中國的政治環境變革,香港學習哪裡都沒有用,李光耀說過:如香港的獨特制度能長期成功,那不是挑戰中國認為正確的制度嗎?香港要做什麼?可以做什麼?最後還是看北京?

Share On
Dislike
0
譚香文     香港     中國     新加坡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