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山青

劉山青(1953年-),社民連成員,中國民運人士。父親為工人,中學就讀於英皇書院,與梁振英為同學,1976年畢業於香港大學數科,現已退休,以網上寫作為主。從9.26至11.12.2014無間斷地寫了近百篇有關雨傘運動的論政文章。 1975年,在荃灣創辦了新青學社工人夜校。1980年,回國支援民運被捕,控以「反革命罪」,判有期徒刑十年。在2003年71大遊行主催“董建華下台”,隨後組織“民主倒董力量”。

剛剛收到蕭若元先生的關於雨傘運動的宏觀看法的新書《香港大撕裂》。其成書過程有一個小插曲。

 

在過年前,我探望了他。那時,書的大樣基本上已完成,但趕不到年宵前出版。我對蕭生說,至今還沒有人為雨傘運動做一個大事年表,說明「沒有希望」。蕭生邀請我為其作紀要。剛巧在數天前,我在一個討論同一題目的私人聚會裡,何式凝和楊寶熙(76年學聯會長)很誠意地希望我能為運動作紀要,我答應了她們,因此,我也答應了蕭生。

 

讀歷史的朋友會明白,編撰紀要不是簡單地抄一個流水賬。在繁星般的事件中的取捨,反映了編者對整個運動的認知。因此,對我來說,實際上等於作史記。

 

事情確花了我一個星期,我於是放下了所有的網誌寫作,在官方報告、新聞稿和報章報導中找出其脈絡,再收集資料,再修葺枝葉。它實際上是我的政治認知。

 

至於《香港大撕裂》,因未讀畢全書,不便妄下評語。我是不會以此題作書的。因為,觀乎所有社會運動,都會出現所謂的「大撕裂」,目前發生在中東的遠比香港為甚。在邏輯學上,永遠為真值等於沒有意義。

 

但有一點,值得分享。《香港大撕裂》開宗明義寫下:「那時(26/9-28/9)我確實為運動感到無比雀躍。可惜數天之後,興奮之情漸退,隨後更變得非常擔憂。」

 

蕭生的理由是:「堅持要北京接納公民提名及梁振英下台等條件,根本不可能一下子便成功,因為----當下涉及----。」

 

書中論及的歷史的教訓是:社會運動是一個很具體和有一定生命力,因而有生命期的事件。以一個不切實際的要求作為一場重大運動的主要目標,其結果有目共睹。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