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r Ray

公院醫生,熱愛以寫作筆錄身邊與社會的一切,為未來留下回憶。著作包括:《Dr. Ray On Call 中--急症室迎送生涯》。

當門診完畢後,我肚子餓了,但醫院飯堂過了午市便休息一小時,我不知應該到哪裡去找食的地方。在醫院長長的走廊裡,我是唯一一個外國人,到處都是聽不明白的語言,每個經過的病人和家屬,都對我投以好奇的目光。

別看我胖胖的,以為我有許多儲備;其實我是不能夠捱餓的。老人家說「日本仔打到來第一個就餓死」那些人一定有我份兒。找不到食的,那就在走廊找張長椅坐下休息,等到下午茶時間再算。

獨在異鄉為異客,小弟餓著肚子,開始掛念香港的奶茶、西多士、火腿奄列和牛肉公仔麵了。

之前一整個星期,眼見醫生們每天都是吃咖哩、咖哩、還是咖哩,我曾經禁不住問:「你們每天都是吃咖哩,不悶的嗎?」
他將一把咖哩塞進口裡,一邊嘴嚼一邊說:「不啊,我們有咖哩菜、咖哩魚、咖哩羊和,喔,咖哩雞呢!」(笑甚麼?笑點在哪?)
「但都是咖哩啊!全部的食物都是咖哩啊!」
他停下了嘴嚼,含著那口咖哩飯說:「沒法子啦,人總要吃才能夠生存啊。」

為免水土不服和思鄉,小弟帶了幾包出前一丁公仔麵到印度去。各位朋友都知道,出前一丁最簡單的煮法,就是煲滾水放湯煮個三分鐘,然後灑上香噴噴的麻油,加減午餐肉火腿煎蛋。

有一次,我們這些香港仔(當時我自稱Chinese Boy,現在會自稱HongKonger)把一包出前一丁交給民宿的厨子Vinod,教他試一下放湯弄,他似懂非懂的點頭,然後跑進厨房。十分鐘後,登登登凳!是印度椰油炒公仔麵!

我們問:「不是教你放湯的嗎?」Vinod答:「有呀!你說放三分鐘嘛!我放了三分鐘湯,然後撈起來下鑊炒!嘗嘗吧!」
Vinod 以前是酒店厨子,所以水準一定不錯,但顯然他誤會了公仔麵的港式「頹麵」煮法。

於是,我們親自下厨,煮了一碗放湯的出前一丁麻油麵給他品嘗。他看著那碗熱騰騰的麵,一臉疑惑的說:「那些湯不用倒掉嗎?」
「為什麼要倒掉?這才是精髓啊!」
他再說:「那些湯這麼燙,要怎樣吃啊?」
「用筷……喔!對了!」

差點忘了——印度人是用右手的嘛!

Share On
Dislike
1
Dr Ray     印度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