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健明

香港珠海學院商學院高級講師,同時擁有會計師(CPA)及特許財務分析師(CFA)資格。

精選提要
黃健明
香港珠海學院商學院高級講師,同時擁有會計師(CPA)及特許財務分析師(CFA)資格
精選提要
黃健明
香港珠海學院商學院高級講師,同時擁有會計師(CPA)及特許財務分析師(CFA)資格

由政制改革的討論開始,香港各界便對民主政制對經濟表現的影響展開不少討論。雖然現時香港政改的困局與推行民主政制的關係較小、與實施不完全的選擇制度的利弊較大,但了解不同政制對經濟的影響,長遠而言,肯定有益無害。

民主政制無礙發展

關於民主與經濟表現的經濟研究很多,亦多見於不同評論。一方面,我們有哈佛經濟學教授巴羅(Robert Barro)的經典倒U曲線,反映民主與經濟增長並無一面倒的正面關係;另一方面,我們也有炙手可熱的麻省理工經濟學教授艾塞默魯(Daron Acemoglu)與其他學者利用較新的計量方法,開宗明義地指出「民主推動經濟增長」(註1)。

有學者曾經審視近百項關於民主與經濟增長的研究,客觀來說,大部分研究均發現民主政制沒有阻礙發展,但亦難以得出民主推動經濟增長的結論。

經濟增長固然是經濟表現的重要一環,但當大部分的評論把焦點放於這個統計學上的所謂第一積率(first moment)時,卻似乎忽略了第二積率(second moment)所量度的經濟增長波動。

民主政制特別着重制度中各部分的互相制衡,加上選舉制度迫使執政者要平衡各方利益,於是施政時總是諸多掣肘,議而不決,影響施政效率。正因如此,理論上我們從無把握說民主可以提升經濟增長。不過,制度上的制衡與施政上的顧慮,往往有助於避免政策大上大落。因此,雖然民主政制難比聖君的英明果斷,但也可防止重大錯誤政策的出現。

專門研究發展中國家經濟的耶魯大學教授莫巴拉克(Mushfiq Mobarak)也有類似結論。他的研究發現(註2),雖然民主政制對推動經濟增長並無直接幫助,甚至可能帶來直接的負面影響,但民主政制卻顯著減低增長波動,而且透過減低波幅,民主政制亦間接推動了經濟增長。其他關於民主政制與經濟穩定性關係的研究,也多有相同結論。

民主有助經濟穩定

經濟增長的波動,在經濟危機時最為顯著。經濟危機往往急需適時的政策應對,這點似乎對施政效率低下的民主政制尤為不利。阿根廷聯滙之父卡瓦洛(Domingo Cavallo)的兩位公子卻認為應對快速不等於應對得宜,加上危機或許有助削弱為求「尋租」(rent seeking)而阻礙改革的利益團體,因此民主政制應對危機的表現未必較差。實際上,卡瓦洛兄弟的研究發現(註3),諸如美國等民主政制較為全面的國家,經濟增長在大部分危機後都能於中長期接近完全反彈。相反,民主程度較低的國家,經濟卻往往於危機後受到較大的打擊。

從民主政制的各種設置看來,的確很難相信民主政制是為求提升施政效率或是推動增長而推行。相反,民主政制較似是一種保險機制,一方面透過選舉減低社會動盪,另一方面以各種制衡避免政策操之過急,損害經濟穩定。正因如此,評價民主政制的經濟影響,不宜只着眼於經濟增長而忽略經濟穩定。

 

註1:Acemoglu, D., Naidu, S., Restrepo, P., & Robinson, J. A. (2014). Democracy Does Cause Growth (No. w20004). National Bureau of Economic Research.

註2:Mobarak, A. M. (2005). Democracy, Volatility,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Review of Economics and Statistics, 87(2), 348-361.

註3:Cavallo, A. F., & Cavallo, E. A. (2010). Are crises good for long-term growth? The role of political institutions. Journal of Macroeconomics, 32(3), 838-857.

(HKEJ, 26 May 2015)

Share On
Dislike
0
經濟增長     黃健明     民主政制     經濟穩定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