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29日,貴州貴陽基督教家庭教會長老仰華牧師、公民羅世鴻、貴陽恆權律師事務所律師李貴生、 宇泰律師事務所律師蕭雲陽一行前往貴州省黔西縣,試圖會見因在家禮拜被拘留的黔西縣基督教家庭教會成員12人,被國保辦拒絕會見。更不堪的是,在他們往返國保協商過程中遭到黑社會的跟蹤,並拿出一米長砍刀威脅,報警後警方刻意包庇。

以下是《維權網》就是次事件背景的報導︰


    貴州省黔西縣大關鎮家庭教會有13年的歷史,現有300多弟兄姊妹,每星期天主日參加聚會的人有80多人,基督徒的聚會點選在康舉家二樓,每到星期天舉行宗教敬拜活動,這是一個典型的家庭教會。
    
    2015年5月24日,黔西縣公安局國寶大隊、宗教局、防暴隊等50多人全副武裝衝進該教會,跟來的警犬也如臨大敵,隨後宣布基督徒們非法聚會,除70歲以上老人全數押走,最後將12人拘押於黔西縣拘留所。 這十二人分別是:唐成舉,徐園清,周訓敏(女),洪華新,徐國英(女),唐洪貴,徐國琴(女),王陽貴,康成寧,魏清,付漢國,還有一位姓司的兄弟,他們均被行政拘留10天。
    
     據宇泰律師事務所律師蕭雲陽介紹: 2015年5月29日,仰華牧師、羅世鴻、恆權律師李貴生以及我一行驅車前往黔西縣,中午12點左右,我們抵達黔西縣城,接受委托後,我們決定先到拘留所會見當事人了解案情,拘留所的警察查驗了我們的證件,認為符合會見的規定,准備安排我們會見,吩咐我們將手機留在保管箱裡。正當我們准備會見時,來了位姓秦的所長,聲稱讓我們休息一下,馬上安排會見,過一會兒,工作人員告知我們,由於本案特殊國寶大隊特別交代,凡是律師會見必須先到國寶大隊獲得同意。
    
    幾經交涉,工作人員告知我們,我們要見的人確實關押於此,因違反《治安處罰法》第二十七條被處罰十天,該工作人員還念出了處罰的條文內容。我們知道,公安機關以邪教之名對他們施以處罰。
    
    出了拘留所我們趕往黔西縣公安局,此時我們發現有一輛白色的大眾轎車一直跟蹤我們,到了黔西縣公安局,一問國寶大隊在老公安局辦公,商議之後決定兵分兩路,李貴生律師到法制科交涉,我在前往國寶大隊辦理會見手續,我前往國寶大隊的途中,那輛白色大眾車始終跟著我們。
    
    到了國寶大隊,見到了國寶大隊唐大隊長,我們說明來意,唐大隊長表示,他平生第一次聽說,拘留會見需要他們同意,並說治安處罰律師會見沒有法律依據,但也沒有律師不能會見的依據。我表示,刑事拘押律師可以會見,治安處罰行為社會危害較刑事犯罪小,根據有利於被處罰人的原則,當然可以會見,法律規定其被拘押的階段是可以委托律師維護其權利並可以提起行政訴訟,律師起訴需要與其交流意見,了解案情,當然可以會見。
    
    交涉之後,唐大隊長表示今天不能安排會見,會盡快安排我會見。
    
    此時李貴生律師與法制科交涉無果,也來到國寶大隊。李貴生律師表示,因國寶大隊交代了拘留所,拘留所拒絕我們會見,要求唐隊長安排,唐隊長說他們沒有在拘留所做過不許律師會見的交代,
    
    李貴生律師表示:“如唐大隊長所言,是拘留所的秦所長說假話了?還是你說了假話?”對此問題唐大隊長而不答。我們提出需要復印對我們當事人的處罰決定書,唐隊長則認為,卷宗保管人到貴陽出差,不能同意我們的要求。我們提出當事人親屬沒有收到拘押通知書,公安國寶未依照法律規定送達法律文書。唐隊長則說,該送達的法律文書他們已經依法送達了,李貴生律師則希望出示已經送達的依據。此時,唐大隊長說到局裡開會,他會向局領導反映我們的要求。
    
    我們驅車離開國寶大隊,得以窺見跟蹤我們之人面容,幾個孔武有力的年輕人,其中一人面容燒黑,留有胡須,羅世鴻對他們說:“我們要去預留所,你們是否跟著去?”那些人當即大罵,繼續開車跟蹤我們,一會兒仰華牧師(坐在另一輛車尾隨我們)打電話給我說,跟蹤我們的人是黑社會,從車裡拿出一米長的刀對仰華牧師說:“老子要砍死你們!”。
    
    我們在縣城大道上轉了幾圈,那輛大眾車始終緊追不舍。我先打電話給唐大隊長,告知我們被黑社會之人跟蹤,唐大隊長很淡定的告訴我打110求救。我們無法擺脫跟蹤,為以防意外,我們打110求救,110回答馬上安排警察出警與我們匯合,我們決定開車到公安局躲避,跟蹤我們的車也守候在公安局大門前。
    
    報警40分鐘後(報警時間5:15分,警察出警時間5:50分)轄區民警趕到,110指揮中心告訴我們,跟蹤我們之人已經被警察帶走,轄區警察要求我們到派出所做調查,調查完畢,我們要求告知跟蹤我們之人的信息,了解跟蹤原由,民警告知我們,由於未搜到道具,已經將跟蹤我們之人放了,我們要求了解是哪一個部門辦理辦理跟蹤我們之人的案件。轄區警察告訴我們是不是他們所辦,是指揮中心安排其他部門辦案。我們向指揮中心查詢,根據屬地管轄原則,跟蹤我們之人均由同一派出所負責。
    
    對於我們提出查看公安局大門口的錄像的要求,工作人員表示向領導請示,讓我們等候通知。
    
    2015年5月29日23點,我們回到貴陽,一路上,仰華牧師對跟蹤我們之人向其揮刀威脅的行為依然心有余悸。這一天真是驚心動魄,但我們無所畏懼,維權不會因威脅停止。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