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山青

劉山青(1953年-),社民連成員,中國民運人士。父親為工人,中學就讀於英皇書院,與梁振英為同學,1976年畢業於香港大學數科,現已退休,以網上寫作為主。從9.26至11.12.2014無間斷地寫了近百篇有關雨傘運動的論政文章。 1975年,在荃灣創辦了新青學社工人夜校。1980年,回國支援民運被捕,控以「反革命罪」,判有期徒刑十年。在2003年71大遊行主催“董建華下台”,隨後組織“民主倒董力量”。

李飛在5月31日在深圳會見香港立法會議員。他的開場白是,「我們所在的機構名稱都冠以『中華人民共和國』」。大概他認為香港的立法會議員和他一樣,都是 「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員工。

 

他解釋了中共權力核心如何理解普選法案的民主、開放、公平、公正和吸納了香港社會各種合理意見,因而值得一看。

 

民主

1. 提名委員涵蓋社會各界的精英,因而是民主;

2. 過半數提名委員會委員支持,符合少數服從多數的民主原則;

3. 提名產生2-3名候選人,保證了選舉的競爭性。

 

開放

1. 任何人都可以向提名委員會委員爭取提名;

2. 聯名推薦的過程是公開;

3. 提供了平臺讓參選人爭取支持。

 

公平

1. 任何人都要以個人身份向提名委員會爭取提名,身份是平等的;

2. 任何參選人的「入閘」條件是平等的;

3. 參選人利用平臺的機會是平等的;

4. 「出閘」的條件是平等的;

5. 沒有政治團體或利益團體可以控制提名委員會。

 

公正

1. 由提名委員會來判斷參選人是愛國愛港,這體現出了一種充分信任,是公正的;

2. 我們從2013年啟動這一輪政改工作以來,就堅持行政長官必須由愛國愛港人士擔任。

 

吸納了香港社會各種合理意見

1. 降低推薦門檻,而且設聯名推薦的上限;

2. 香港社會普遍擔心提名過程受到操控,為此,在提名階段採取無記名投票;

3. 香港社會普遍擔心提名委員會難於提出足夠的候選人,為此,普選法案規定提名委員會委員最少必須投票支持2名參選人;

4. 普選法案公佈後,香港社會始終有超過半數的市民支持,這是普選法案有效回應他們關注的結果。

 

後記

香港人看了李飛的發言稿當然很氣頂。筆者認為,始終應聆聽對方和細讀文件。例如,基本法己附加了第23和24號文件。當中的8.31決定,

一、從2017年開始,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選舉可以實行由普選產生的辦法。

二、提名委員會的人數、構成和委員產生辦法按照第四任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人數、構成和委員產生辦法而規定。

三、每名候選人均須獲得提名委員會全體委員半數以上的支持。

 

筆者並不想參與“袋住先”和“反袋住先”兩個陣營的口舌之爭,因為筆者認為現在已太遲,政改應回天無力。

 

單從文件看,8.31規範會跨越2017。若政改不能通過,港人對8.31的抗爭會簡單順延至十年後,這應該不是筆者這批曾參與高山大會的一輩人的事了。

Share On
Dislike
0
劉山青     政改     李飛     張曉明     王光亞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