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文昌

專業投資者、節目主持、行業發言人、作家,為《港股通鑑:50精選股與組合》策劃和作者。

精選提要
許文昌: 專業投資者、節目主持、行業發言人、作家,為《港股通鑑:50精選股與組合》策劃和作者。
精選提要
許文昌: 專業投資者、節目主持、行業發言人、作家,為《港股通鑑:50精選股與組合》策劃和作者。

香港股市進入大時代之後,香港政制改革的討論也正式進入公眾視野,香港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在4月下旬向立法會報告2017年特首普選方案,港府「民意戰」打響,坊間不少知名人士更將政改的通過與股市走向掛鉤,不過這種政治化的說法其實理據充其量只對市場產生短期心理影響,影響走向之說似乎被誇大。

現時香港政制改革最主要的討論為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的產生辦法。香港特區政府於2005年提出2007年行政長官及2008年立法會產生辦法之改革建議,但政改方案在立法會最終無法獲得足夠的支持而通過,結果選舉安排沿用上一屆的方式。

而特區政府於2010年提出2012年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產生辦法之改革建議,當中不少地方均參照2005年被否決的方案,在表決前幾天,北京政府接受民主黨提出的公民一人兩票方案,最後,2012年的選舉方案在當年全部通過,建制派及民主黨投下贊成票。

今次4月22日,林鄭月娥於公佈具體政改方案之後,政府即展開密集宣傳攻勢,以「一定要得」為口號推銷政改。而泛民主派則以「反對袋住先」行動對抗。而立法會將於6月17日表決政改方案,預計要討論17至18小時。

根據5月下旬香港有線電視進行的最新政改民調顯示,支持「袋住先」的民意佔43.5%,認為要否決的佔40.5% ,是民調以來首次反對率升至四成以上,計及誤差,正反分高下,只有16%未決定或無意見。而表示反對的人之中,就明顯是學歷較高及較年輕。

鑑於民意較為分歧,政府各要員甚至親自參與團體的簽名活動宣傳政改,部份富商紛紛開腔表態支持。恒基地產(0012)主席李兆基最早主動表示,若政改獲得通過,意味香港政局穩定,更揚言香港將會有「好世界」,預期恒指將會急速升上29000點至30000點水平。相反,若政改未能通過,大市將於現水平徘徊,呈牛皮格局。

全國政協委員、香港資源(2882)主席黃英豪也曾表示,政改方案遭否決,股市會大跌。甚至連一度以署理行政長官身份出席行政會議的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被問到政改方案一旦不獲通過,會否令股市下挫時,就以經濟跟政治關係密不可分來解釋,稱不能排除股市下挫的可能性。

當然連繫政改和港股的最有力論者,當數《信報》創辦人林行止,他在專欄猜測:「內地有關當局放寬內資投港政策,表面理由當然是來港『追落後』……惟視操控股市為一種『維穩』工具的北京政府,會否在錢多得不得了的情況下,通過港府無法確認或確認後基於敏感性而不能公開的渠道,調動一點資金『買起』港股?」

他認為「炒起」港股,在北京的盤算中,牛市肯定「可以振奮這個市儈城市的民心…… 如果稍後立法會通過政改方案,志不在牟利的政治資金可以不回吐,以免破壞政治形勢大好的氣氛;如果方案遭立法會否決…… 政治資金則可獲利,拋跌股市,令民心沮喪,一股怨氣怒氣很大可能便會傾注到『真民主人士』身上…… 這種氣氛不利他們在下一輪選戰的賽績……」云云。

客觀而言,政治事件影響股市的可能性的確存在,近者有如英國親商的保守黨在最新大選之中超出預期大勝,英國政局掃除出現懸峙國會的可能性,政策的延續性得以確認,故此英國股市和英磅在大選之後顯著上揚。香港於14年9月底佔領中環意外地提早並成功開展,也一度令港股翌日跌近2%,之後疲弱的市況延續多日。

然而這種政治事件影響相當短暫,比如佔中事件發生大約一個月之後恒指已升越23678點水平,至於遠溯中外關注的八九民運被鎮壓成「六四事件」。事發翌日,恒指收市跌幅近22%,不過截至該年年底港股也錄得約6%的回報,1990年7月23日,港股已見3559的新高點。

政改方面,影響可能更是微乎其微,《852郵報》翻查資料,2005年12月21日,立法會否決第一次政改之後,恒指之後的五個交易日,錄得四升一跌,波幅由下跌101點至上升24.6點,恆指五天累計共跌253.6點。及至2010年中,立法會成功通過政改之後五個交易日,恆指其間就錄得三升兩跌的成績,結果恆指五天累計共跌近400點,似乎過去政改無論通過與否,港股都見短線跌幅。

但最重要是,近期沒有顯示北京政府企圖將政治事件和人民幣國際化進程掛鉤的意圖,明顯例子就是去年開通的滬港通,回溯至2014年9月底都未有細節公布,10月上旬與中央財金部委關係密切的金融管理局前總裁任志剛聲稱不排除其他政府部門會從政治角度出發,而前任財政司司長梁錦松之後開腔指,在目前政治氣氛下,北京暫停啟動滬港通有不同想法。

其實官方早前表明滬港通需時半年準備,實情是,滬港通相關硬件技術監管細節即所謂軟件問題到10月都尚未定案,部份政治人物借口香港佔中問題延遲似乎可以一石二鳥,但之後11月10日當日宣布一周之後正式啟動滬港通,在佔中運動未解決的當時,足見之前聲稱持續的佔中令滬港通延後之說不攻自破。

滬港通等原意是中國可透過香港逐步對外開放內地資本賬,足見港股對中國資本市場的重要性,其政策寧願在解決技術問題後匆匆上馬,再選擇之後逐步調適,所以藉口政改影響港股的說法,似乎無視當局逐步開放人民幣資本賬的大藍圖,何況近期港股正在調整,是否令之前認為政治資金充斥香港的說法自相矛盾?

股市走向最終也是由經濟和企業盈利所主導,當然有論者如前《信報》總編輯陳景祥認為政改通過反而會導致小撮反對派走上街頭,更令政局不穩,然而不通過又可能如不少親建制論者所言,等同激怒中央導致撤資。回歸基本,今次政改通過不通過不會改變政治大現實的情況之下,似乎其實際影響已被人為誇大。

 

作者為資深財經評論員兼節目主持,並策劃暢銷書《港股通鑑:50精選股與組合》。

本文改寫自《亞洲財經》6月號「港股走向當真會受政改主導?」

Share On
Dislike
0
許文昌     政改     股市     滬港通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