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山青

劉山青(1953年-),社民連成員,中國民運人士。父親為工人,中學就讀於英皇書院,與梁振英為同學,1976年畢業於香港大學數科,現已退休,以網上寫作為主。從9.26至11.12.2014無間斷地寫了近百篇有關雨傘運動的論政文章。 1975年,在荃灣創辦了新青學社工人夜校。1980年,回國支援民運被捕,控以「反革命罪」,判有期徒刑十年。在2003年71大遊行主催“董建華下台”,隨後組織“民主倒董力量”。

中國的信訪制度是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第四十一條,「公民有向有關國家機關提出申訴、控告或者檢舉的權利。」

 

《中華人民共和國信訪條例》

1996年的《中華人民共和國信訪條例》規定,「任何人不得報復、打擊壓制或逼害信訪人,保留信訪人提出意見的權利。」

 

《信訪條例》

2005年的《信訪條例》將信訪工作會納入公務員體系。

 

《習近平關於全面依法治國論述摘編》

2013年2月23日習近平表示,「決不能讓那种大鬧大解決、小鬧小解決、不鬧不解決現象蔓延開來,否則還有什么法治可言呢?」

 

最高人民檢察院工作報告

2015年3月報告表示:「全年共接收群眾信訪112萬餘件次,同比上升35.3%,其中涉檢信訪1.4萬件次,為10,919名生活確有困難的刑事被害人或其近親屬提供救助。」

 

最高人民法院工作報告

同日的報告表示,「實行預約立案、上門立案、“訴訪分離”,開通全國法院遠端視頻接訪系統,最高人民法院直接接談4548人次,建立網上申訴信訪平臺。」

 

超級低俗屠夫給訪民朋友的一封信

現正被刑事拘留的基層維權人士吳淦曾在2012年5月談論信訪。他表示:「這幾年接觸了許多訪民,也有一些訪民向我求助,由於我一般介入正在發生的案子,還有各種原因,無法一一幫到。看到那麼多人受到司法不公的傷害,在上訪過程中又要再遭受各種傷害,身心,精力,金錢都付出很多,卻無法得到公正解決。有人幾十年輪回在上訪的路上,看到這些,感到很心痛和無奈。」

 

他認為:「上訪在正常國家是不存在的;舊冤未了,新冤又出。每年冤假錯案越來越多,冤死的人大有人在。」

 

他對信訪者的建議是:

一:做為訪民要瞭解以下幾個現實:

  1. 信訪制度是國家用來騙人民和制衡地方政府的一種工具。
  2. 信訪解決冤案的機率非常小,就如兒子犯錯,你找它爸爸爺爺改正,就等於要它們的命。
  3. 你可能被截訪,被關黑監獄,被拘留判刑勞教,被自殺,被強姦,被侮辱,被軟禁等等,可能還會累及家人;上訪是一條不歸路。
  4. 司法不公的根源在於這制度,這種制度不改,法律都是擺設。
  5. 千萬不要相信北京的各種所謂什麼都能搞得定的能人,律師,記者等,騙子最多的在北京。
  6. 用自殺,自焚,下跪,傷害自己方式不會得到同情和解決。

 

二:訪民如何訴求呢?

  1. 切入要點,不要在一些無謂的問題上糾纏。
  2. 司法程式途徑如果走到盡頭走不通的時候,你要面對現實。
  3. 我個人建議採取最原始的方式來訴求,比如,找給你製造冤案的人 ─ 他們去的腐敗風月場所,你也要去看看,你沒事可以天天去領導家,它二奶家,它子女學校和單位逛逛,問候他們,關心他們。
  4. 找大的。領導最怕什麼,它們最怕的是丟官帽。
  5. 微博,推特,G+,facebook,論壇等都要充分利用。
  6. 要懂得用別的案子來揭露它們,不單單停留在自己的訴求。

 

向習近平"拜年"

2015年農曆新年初二,約500名來自各地的信訪者,打出橫額欲前往天安門向領導人拜年,全被羈留或驅趕。這說明,留在北京的信訪者已形成一個龐大的社群。

 

後記

吳淦教導“被侮辱與損害的”融入政治,集腋成裘。他在信末中寫道:「大家要知道大的環境不改變,個人的事情是很難改善的,所以你要融入大的環境訴求與改善當中去,在你還沒有被傷害的時候就要去關注這個社會,去關懷別人,參與各種公共事務,不要等到自己被傷害的時候才醒悟。所以你要經常的去圍觀,線下交流,與各種人群融入,積極參與各種公共事務,努力傳播真相,揭露謊言,拒絕洗腦,不合作,相信不久的未來,經過大家一起努力,公平正義一定會到來的!」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