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廣明

一名退休的懲教主任,參與網台節目作為客串嘉賓主持,得來藝名Eddy Sir。為保持中立,在退休後才積極參加民主和普選議題的遊行及活動,更在2012年參加人民力量新東義工。曾是懲教主任,退休才繫顏色絲帶。

6月18日政改被否決的那一天,我沒有停下來,到處和戰友傾計,差不多很多地方都有到過,但是,並未有走進敵陣看看。我只在立會對出空地走走。突然,看到敵方一名很面善的人,他向我招手,然後,用手指指電話,再看清楚原來是一位舊同事,和他差不多時間退休。退休時,也是同一個機構工作,因此,他有我的電話。當投票之後,政改也被否決,我正在品嘗黃伯給我的啤酒,這位朋友致電我,大家說了幾句,因為太嘈,我們便相約到以前常去的長沙灣一間餐廳慢慢聊。

 

大約三點半,大家就開始談天。原來,他知道我是民主派那一邊的思想。當然,無見幾年,很開心可以再見,但在這個場合見到,又似乎有點尷尬和奇怪,我也很識趣地不提及他在敵方出現一事。

 

原來這位舊同事是福建人,三年前退休就由同鄉介紹下,幫一位來往福建和香港的老闆駕車。他的老闆在香港福建幫其中一個同鄉會的領導級人士,而這位舊同事亦是同鄉會的成員。所以,很多次的集會他亦在場,例如去年的817遊行等,主要是他的老闆是這方面的積極份子。據他表示,除了參加由老闆舉辦的集會外,他就回復司機身份,較多時間在深圳和福建兩地。

 

因為大家曾經是師兄弟,我算是他的上級。其實,大家都無興趣知道對方的政治理念,閒聊近況後,我當然問他有關今次集會的情況,我告訴他,這次看似很多人,更以大陸人為主。當然,我想聽他講多一點,他亦樂意分析他陣營的情況。其實舉辦這個集會由周融為主導,但人脈主力落在一些社團和同鄉會上,可以分為幾類人,第一類是香港的同鄉會,有大陸人,也有香港人,不過大部份都是老人家,連乘車也不懂,由旅遊巴接送。這班人到酒樓早茶,然後中午分兩圍到酒樓午膳,但大陸人就沒有這樣招待,早餐、午餐都是飯盒。

 

第二類就是來自某些地區的合法社團專隊,這批人就是有「編號」人為主,其他也有一些地區人士。他們沒有溝通,據這位朋友的感覺,看來應該是大陸的一些保安仔,一些還退役的解放軍等。但是,他都不能證實,只是從其他人的口中得知情況,而這些「編號」人差不多全講普通話。

 

第三類就是來自多區的非法社團中人,朋友也只是靠經驗看得出,其中很多都是紋身漢。不過,在6月18日的日間沒有出現,從前一天的經驗,他們多數在黃昏後才到,算是夜班,但這類人相對較少。

當然最後一類就是所謂的左派人士,十至二十個左右,全部都是「城市論壇」的常客。

 

這幾類人之中,人數最多不是號碼人,而是香港同鄉會組織的混合隊伍。據他點算,真的有四百至五百人,號碼男就超過一百,但不足二百,總數大約一千人左右,亦有一些小型團體參與,但不清楚人數。我追問下,這批人有沒有收錢。雖然,他堅持不答並說不知道,但是,他很妙的說了一句:「無錢點會有人做」。

 

事後,我們再約了下星期吃飯,然後就各散東西,相信他看完這篇文之後,都不敢再找我。

 

以上簡單說明,這次集會大部份都不是香港人,是大陸人。據講很多都是住在深圳的福建人,相信他們的耗資也不少。我最好奇的是那班有號碼的人,全部都和我們平常見的不同,有些更說是解放軍,這點我更不相信。「一國兩制」下,怎能發生這些事情?真的希望這位舊同事沒有騙我,大家也可以考證一下。

 

按:標題為編者所定。

吳廣明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吳廣明/446491985505509

Share On
Dislike
0
吳廣明     立法會     支持政改     社團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