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廣明

一名退休的懲教主任,參與網台節目作為客串嘉賓主持,得來藝名Eddy Sir。為保持中立,在退休後才積極參加民主和普選議題的遊行及活動,更在2012年參加人民力量新東義工。曾是懲教主任,退休才繫顏色絲帶。

本來對政改我都應該收筆不再講,但是,再聽到一些網台朋友的猜測,又想講多兩句。

 

先從警方部署開始講起,好多人認為,因為政改有機會會通過,所以警方才派五百人進駐政府總部和部份立法會範圍。這個想法,我覺得想多了。假如你是特首,未到投票,你仍然存在希望。況且,警方的人手分配屬預計之中,將部份放入政總和立法會,相信只是必然的部署,也可以順勢「嚇鬼」。

 

我是一個又天真,又頭腦簡單的人,不會認為警方的做法不尋常,只是大家的腦海中走不出有泛民議員會變節,也將共產黨想得太神了。我從來都不認為,國家領導人,真的不會將香港放在眼裡。只不過,可以通過政改就大條道理和在有認受性的情況,實行一些凌駕立法會的施政,這種想法也不是在今天,我在前文提及,要泛民變節所付出的代價,不是一億兩億可以解決。因此,我從來都對所有泛民議員有高度信任,再加上梁家騮醫生那一票,更加肯定政改是必然否決。只是建制派面子問題,佈下疑局以為有機會通過。

 

再談到,周融那邊的人,也找來一些「號碼」人,面如死灰,扮似有事要做的氣氛,但當大家看到他們在樹頭下快快速的食完那個飯盒,真知道是一個局,是一個裝出來的局,將氣氛提升,但又找不到合適人選。若果換轉是一批「公仔佬」,兇神惡煞,連警察都敢鬧,這就是真局。因為這批「公仔佬」懂得玩局,了解周圍環境。相信,有事要做的時候,他們也會找到「暗角」,換轉是「號碼」人,可能會走入解放軍總部。

 

33名建制派議員走出會議廳,我的解讀和其他人看法不同。一些網台朋友就說到什麼中央比張曉明更高級的官員下達指示離開會議廳,這個說法,我只怪大家真的將共產黨封神了。我個人的見解很簡單,首先有人意圖想流會,但又不熟書,根本就不能流會,唯有退場點人數,才偷到15分鐘響鐘時間。由於進入投票階段,要流會並不容易,但就算給你流會又如何呢?下次回來都要投票。

 

有人話,若果流會,便有一星期時間再跟泛民商討。有這個可能性,但是,相信也不會談不成,更何況,田少帶領的自由黨和大輝哥,根本就不會聽這些意見。所以,我覺得這次走出會議廳確實如這些議員所講,我的見解就是,林健鋒是通知發叔回來投票,但等到四分鐘,發叔尚未現身,所以林健鋒就人急智生,想曾主席押後十五分鐘,直至發叔的出現。相信就是這麼簡單。若果大家是充滿幻想,我也覺得這樣才有市場。

 

最後,我又提到何秀蘭,我真的沒有那麼多想象力去考慮,一來我不是她的選民,再加上,我對她的印象很差,因為她從來看不起人民力量。但是,我又覺得沒有出事,又怎麼追究呢?看來,人民力量的朋友真的要追殺她,讓她下屆選不上。這個也與我無關,所以不作評論了。

 

在整件事,我對27位泛民議員致敬,為我們出了一口烏氣。從去年831開始,沒有一天開心過,天天都被人笑,被人欺負。這樣否決政改,實在大快人心。最後,我更要高度讚揚梁家騮醫生,有血性,有良知,給他100個讚。

 

真的,這一篇會是有關政改的最後一篇!

 

按:標題為編者所定。

吳廣明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吳廣明/446491985505509

Share On
Dislike
1
吳廣明     政改     建制派     離場     中共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