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善莊主

宗善莊主,喜歡伊斯蘭政治研究

就在過去的24小時內,歐、亞、非三地先後傳出五宗和伊斯蘭國有關的襲擊事件。首先是敘利亞北部阿勒頗一個叫高斌尼 (Kobani),又叫阿拉伯之眼 (Ain Al-Arab)東部270公里哈沙卡村落,這裡是庫爾德人居住的地方,也是接近土耳其邊界的。這裡昨日發生伊斯蘭國屠殺平民,造成約164人死亡。由於事出突然,因此數字也較混亂。在北非突尼斯 (前法國殖民地) 也發生恐怖襲擊事件,也和伊斯蘭國有關,事件是在Sousse一個海灘,這裡有很多外國旅客,附近有馬哈巴帝國酒店 (Funduq Marhaba,Marhaba就是阿拉伯語「歡迎你」之意) 和毛拉迪酒店 (Funduq Al Mouradi) 有一個槍手走進海灘範圍,亂槍射殺,致造成約39人死亡,30多人受傷,旅客驚恐逃亡,死傷者包括有不少英國、德國、比利時等歐洲人。在法國利昂東南一個叫Saint Quentin Fallavier,又有一宗和伊斯蘭國有關的恐怖襲擊,一名男子手拿伊斯蘭國旗幟,闖進一間美資氣體工廠爆炸襲擊,並把一人斬首,傳媒說該人頭顱寫上阿拉伯字,但未公佈內容是甚麼,兇手名為Yassine Sahli,該間工廠Air Products是伊朗什葉派信徒Seifi Ghasemi。同日,科威特首都科威特城東北部阿斯瑪區 (Al-Asimah) 哈卡街 (Haka Street)一個什葉派清真寺—也即是伊瑪目沙迪清真寺 (Masjid Imam Al-Sadiq),昨日適逢是星期五聚集祈禱日,發生自殺襲擊事件,造成25死202人受傷,伊斯蘭國表示是阻止這間什葉派清真寺向遜尼派傳教。在東非索馬里方面,和伊斯蘭國有關的索馬里青年聖戰士運動則襲擊非洲聯盟在索馬里首都摩加迪沙的軍事基地。

短短一天內,就發生了五宗恐怖襲擊,的確,近日是伊斯蘭國一周年,他們或想以血腥屠殺的方式去紀念他們組織成立一周年,但只要再細心看,就會發現每個個案都是有其本身的襲擊原因。先看敘利亞阿勒頗高斌尼襲擊事件,那裡是庫爾德人聚居的地方,伊斯蘭國向來就不喜歡庫爾德人,認為他們的宗教不正統,因為庫爾德人除了有信奉基督教外,他們的伊斯蘭教也和中東顯得很不同,對伊斯蘭國來說庫爾德人的伊斯蘭教本就有點崇拜偶像的成份。而受襲擊的地區很接近土耳其,相信伊斯蘭國已開始計劃襲擊土耳其,因為對他們來說,土耳其在歷史上曾經是中東的哈里發帝國領袖國,土耳其的伊斯蘭教除遜尼派為主,也有什葉派的阿拉維分支、蘇菲派等,對伊斯蘭國來說這兩派都是信仰不正統。土耳其過去近百年來的政治發展為中東帶來極大的政治和伊斯蘭思潮變化。

至於突尼斯和法國利昂,其實可以合起來看的,突尼斯一則本身歷史上是前法國殖民地,獨立後仍有不少包括法國在內的外國人來突尼斯度假。突尼斯也本身是開放國家,他們允許外國人在當地海灘度假,而且也不過問他們的衣著。伊斯蘭國認為突尼斯自行西化,放棄捍衛本身的伊斯蘭信仰價值,認為他們道德低落。再講,法國是歐洲國家,而且還是一個有極具爭議的伊斯蘭課題,包括禁止婦女戴頭巾、法國人對穆斯林移民在法國帶來的社會治安和文化衝擊不滿,且經常發起集會反伊斯蘭,這對伊斯蘭國來說,法國政黨議員甚至公開說召開會議討論伊斯蘭教問題,被視為侮辱和歧視伊斯蘭教。對伊斯蘭國來說,突尼斯身為伊斯蘭教國家的一份子,不去捍衛伊斯蘭教之餘,更允許包括法國在內的外國人來突尼斯度假,形同背叛伊斯蘭教。法國事件還帶有針對什葉派成份,因為該工廠的主席Seifa Ghasemi是伊朗什葉派信徒,早年已入籍美國成為公民,這對伊斯蘭國眼中看,他不但是什葉派,非我族類,而且更是美國公民,身為伊斯蘭教徒卻入籍伊斯蘭國最不喜歡的美國,帶有宗教和國籍方面的針對意圖。

至於科威特,他們襲擊科威特的原因,除了因為那間清真寺是什葉派 (科威特境內有近3成是什葉派信徒),對伊斯蘭國而言是異教徒外,最重要是科威特在地理上接近沙地阿拉伯,而之前沙地阿拉伯Qatif和Dammam分別發生襲擊什葉派清真寺,都和科威特這次襲擊清真寺事件一樣,也是在星期五發動襲擊的。這就可能反映,已經有伊斯蘭國的人在伊拉克循科威特進入沙地阿拉伯,對伊斯蘭國來說,沙地阿拉伯是親美的伊斯蘭教敵人,沙地阿拉伯王室奢侈作風和西化政策令伊斯蘭國認為沙地阿拉伯是Kafir (不信道的人),他們也早想襲擊沙地阿拉伯以奪得伊斯蘭教聖地麥加和麥地那,增加他們伊斯蘭國的宗教正統合法地位。襲擊科威特還有一個原因,即科威特本身也是親美的,自海灣戰爭後,科威特為了保護自國的安全,親近美國以爭取救國的機會,而最後科威特也免於伊拉克前總統Saddam Hussein的吞併。科威特早年驅逐巴勒斯坦人出境,原因是這些人帶有沙拉菲主義,其中就包括前阿蓋達伊拉克分支Abu Musab Zarqawi的盟友阿布穆罕默德麥迪斯 (Abu Muhammad Al-Maqdisi),對伊斯蘭國來說,巴勒斯坦人是被以色列人迫害的民族,科威特不去幫助自己的教胞,反而驅逐巴勒斯坦難民,是與敵人同眠,背叛伊斯蘭教。索馬里青年聖戰士運動 (Harakat Al-Shabaab Mujahideen),則是因為索馬里政府和非洲聯盟合作對抗索馬里青年聖戰士運動,同時他們也想向伊斯蘭國表示效忠,需要策劃一場襲擊以博取伊斯蘭國的認同,如同博科聖地一樣。其實索馬里青年聖戰士近月來動作甚多,來回肯雅和索馬里策劃襲擊。

不過現時是伊斯蘭教齋戒月 (Ramadhan,昨日是回曆9月9日),一般來說,伊斯蘭教教義禁止人們濫殺無辜,而且特別在齋戒月更不可以殺人,齋戒之意,要求身、心、言三者齋戒,減少和人發生衝突和教人忍耐,即在發生戰事也得停戰。因為齋戒月是接近真主的尊貴月份,真主開啟所有天使之門,關閉魔鬼之門,人人得享真主之恩,而伊斯蘭國不去遵守齋戒月不殺人之餘,更在五個地方策劃恐怖襲擊,他們才是真正的背叛伊斯蘭教,濫用伊斯蘭教之名殺人,損害伊斯蘭教形象的歷史罪人,尤其伊斯蘭一字在阿拉伯語本就是解和平之意。在他們伊斯蘭教徒,相信這班伊斯蘭國的人,必在Yawmul Kiamat受到他們真主懲罰。在世俗人眼中,也相信他們必遭到法律制裁的一天,還死者公道。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