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礎圻

澳門大學國際關係博士生。 學士畢業於樹仁大學歷史系,碩士畢業於復旦大學國際政治系。自小熱愛軍事,也對歷史及國際關係有濃厚興趣。從修讀大學開始一直致力於在軍事方面的研究,包括軍事歷史、武器研發及國際戰略等方面的研究。希望可以軍事及國際關係研究為終身職業。

近年中國堀起,財政充裕的同時又希望走出去,發展其全球戰略。因此,有三個國際超大型基建近年經常在人們的視野中出現: 泰國的克拉運河、尼加拉瓜運河及貫通巴西及秘魯,連接大西洋及太平洋的兩洋鐵路。有很多論者,特別是在中國學界,認為中國參與這三個大型基建,對中國來說有重大的經濟、政治及軍事戰略意義。

 

政治及經濟的意義先不討論,本文將集中討論這三項基建對中國是否真的那麼具軍事戰略意義。

1. 泰國克拉運河
中國參與興建泰國克拉運河的傳聞一直傳了十年,到目前為止中泰雙方還未有明確意向。如果克拉運河開通,從印度洋到東亞的船隻將不用通過馬六甲海峽,節省超過一千公里航程。除此之外,很多中國學者認為中國參與興建克拉運河,將可打破「馬六甲困境」。這即是由於美國在新加坡有駐軍,萬一中美開戰,美軍將可以容易地封鎖馬六甲海峽。由於現時中國絕大部份能源都需要經過馬六甲海峽輸入,如果美軍封鎖了馬六甲海峽,即是斷絕中國的海上交通及石油供應。那些學者認為,如果有克拉運河,那中國便可以在馬六甲海峽遭美軍封鎖時透過克拉運河輸入能源。

但這明顯有重大謬誤。美軍能封鎖馬六甲海峽的假設是建基於中國海軍在馬六甲海峽不敵美軍。在這情況下,即是在馬六甲海峽以西的安達曼海,中國海軍將基本絕跡。這樣美軍也一樣可以封鎖克拉運河。事實上,封鎖運河要比封鎖海峽容易得多。在封鎖運河上可分三個層次。第一,是泰國自己不允許中國在戰時使用運河。第二,美軍可以炸毀運河。第三,美軍可以封鎖運河西面出口。即是說,美國即使不向泰國施壓要求禁止中國船隻使用運河及對泰國作出侵略行為炸毀運河,都只需要派少量艦艇及潛艇在運河出口靜候中國船隻。那樣根本沒有逃脫的機會。而如果中國有能力在馬六甲海峽戰勝美軍,那麼就沒有馬六甲海峽被封鎖的問題,而克拉運河在這方面也沒有作用。

順帶一提,中國近年其實已多建陸上輸油管道以緩解「馬六甲困境」。但如果那些幾千公里長的油管其中一處被轟炸,那整條油管都會中斷。雖然油管可以修復,但敵方也可再轟炸油管其他部分。修復的速度肯定趕不上轟炸的速度。最重要的是敵方可令油管長時間停止運作。

2 尼加拉瓜運河
同樣的道理,中國以打破美國控制的巴拿馬運河為目的面出資興建的尼加拉瓜運河,也起不了軍事作用。如果中國海軍不能在中美洲西岸對開的太平洋及加勒比海上戰勝美軍,那美軍依然可以封鎖尼加拉瓜運河。如果中國戰勝,那麼巴拿馬運河也可以為中國所用。相比起在馬六甲海峽戰勝美軍,中國要在太平洋西岸及加勒比海戰勝美軍更是難上加難。

 

尼加拉瓜運河對中國來說毫無軍事意義

3 兩洋鐵路

貫穿巴西及秘魯,連接大西洋與太平洋兩大洋的兩洋鐵路,可大大增加南美洲的貨運效率。也有很多中國學者說中國可以靠兩洋鐵路打破巴拿馬運河的壟斷。的確,純從軍事上考慮,貨物經過巴西及秘魯兩國的鐵路運送,再從港口運出,的確比運河難封鎖得多。但是,如貨物要運往中國(即由秘魯港口出發),即使美軍不封鎖秘魯海岸,船隻要遠渡重洋由秘魯橫跨太平洋到達中國,還要躲過途中層層的美軍偵察。在現今軍事科技下,這是不可能的。同樣的道理也可應用在尼加拉瓜運河的情況上。

 

 

事實上,雖然巴拿馬運河及馬六甲海峽被美軍掌控,但在和平時期都是各國通用,中國並不受影響。如果中美開戰,即使以上三項大型基建全新落成並由中國控制,都不能解決中國海上運輸通道被美軍封鎖的問題。這實在是學界對中國戰略的迷思。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