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廣明

一名退休的懲教主任,參與網台節目作為客串嘉賓主持,得來藝名Eddy Sir。為保持中立,在退休後才積極參加民主和普選議題的遊行及活動,更在2012年參加人民力量新東義工。曾是懲教主任,退休才繫顏色絲帶。

因為小弟入職是在1977年,也有了廉政公署,所以很多未改革之前的事,我真的寫不出來,幸得一位前輩幫助,所以就從1972年的香港監獄提起。以下就是前輩師兄的親身經歷;

 

「說到社會上官商勾結,在監獄社會上,以前也有官商勾結,這個『商』字代表各大社團,在我未入行到初入行期間,很多機構,實際由各大社團『揸fit』和管理,在職員方面只負責外交和內部恊調各大家族勢力、利益分配而已(各大族經常為大小事件而『開片』)。由於管理層多是外籍人仕,他們也懶理(也不懂華語) 華人事件,下級亦享受工作上的寧靜和舒暢,這就萬事交給各大家族代理人處理。

 

所以在收新人(New fish)時,各大家庭預先說好,新人排隊進入辦公室,第一個「魚」屬某個家族,第二個又屬於另一家族,如此類推,如果新人原本在外邊已經入籍某一社團,排隊進入寫字樓就不計算「收新人」帳目內。這些 fish 就是各大家族的金礦場地,亦是他們主要收入,在此下文另載。

 

說到返倉和工場管理,這情況跟我在1996年參觀大陸監房一樣,在大陸的所謂「蛇頭」管理人,拿著對講機,看管其他正在工場工作的在囚人士,報告屬於自己的懲教職員,該職員正在一個大廳內,和其他所有員工,談天說地休息,眼前檯面放着一部和「蛇頭」對話的對講機 (在香港沒有對構機,而且在職員工一定在現場巡視,上級不允許離開)。說到這裡,希望看官各位補充。

 

一個社會上了軌道,公平,公正和透明。雖然雜音太多,看似討厭,但實在社會上,除了弱勢社群得益,整體社會各階層,都有得著。我在72年進入懲教署(當年稱之為監獄署),眼見監房,由一個無法無天的小社會,進入康莊大道的光明小社會,除了弱小在囚人士日子容易過外,我這類享受特權的員工,亦不用被迫交出一萬元,來換取升級 (73年,碓實有人向我保証一萬元換一粒花),而且我這類好打不平,憤世嫉俗的人,也不會受到打壓。因為管理階層不敢打壓你,你自己亦有很多投訴通道。專制社會,就完全相反。

 

但對今天香港來說,就完全是兩個世界 (我是在2005年退休來說),除了犯人偷偷摸摸地欺負其他弱小犯人外 (在香港管理階層完全不知情,更不是允許),香港懲教所,真是非常光明優良,我估計比美加還透明和人道,更遑論亞洲其他國家。香港懲教署的犯人,每月有一次親身(必須)見到署長一次(風雨不改),每月有二次親身(必須)見到太平坤士,家人每周可以探訪一次,每月可以寫四封信外出。律師和地區議員,可以任何辦公時間探訪,任何日子可以寫信給申訴專員,寄信日要簽名,申訴專員回覆信,必須24小時讓犯人簽收,中間完全沒有藉口有延誤,犯人每有要求,必須記錄在案,犯人有要求保護,署方必須立案解釋,事後採取何種行動。這就是我退休時,所說的制度,比美加優勝的地方,亞洲和中國大陸,我相信一百年後,都不可能達此水平。

 

監獄成立之初,是由警務處管裡,後來獨立後,再由英兵,警察和社會福利署,借兵而成,而且招募一路困難,真正改革,是由當英兵轉過來的西人做署長,在72年開始,以前雜亂成軍,監獄本身是黑社會世界,自然有很多在職人士,是雙面人化身。我作為新人,在72年尾入職,直至80年後,仍然見怪不怪遇著不少是雙面人,只不過74年廉政公署成立後,監獄署也配合廉政公署,成立專和該署合作工作小組,打擊這類雙面人和不正之風,加上招募知識份子,邪魔外道就漸漸減少。

 

這位改革西人首長,命令各獄長,每天必須親身見任何囚犯一次,並且紀錄文件作實,如此細微動作,如果我不說出來,相信很多外界人士想都想不到吧!所以我相信香港當局,已經做到天衣無縫,但是實情實景,又是另一回事。我退休前三年(2002年),某天一群人大清早在飯堂饍食,四人一排,八人佔一張枱面對面,每人有一碟白飯,白飯裡有一只蛋,一塊二両豬肉,四至六両菜,我見有二人,只扒白飯和菜,餘下蛋和肉完封不動,而且進食時,不停用眼珠盯實走動職員。

 

這種情景,怎能走得過我這個老差骨的眼光,一看就發覺有問題,我估計坐在這二人旁邊的,不是大哥,就是強者,我走近二人,問為何只剩下蛋和肉,這二人說他們在自由世界,就從來不食蛋和豬肉,我就馬上叫二人把肉和蛋在我眼前,拋進垃圾桶 (其他前後枱進食者,見我有此舉動,口角都起微笑)。從此以後,我特別安排此二人坐在空枱上進食,幾天之後,此二人蛋和肉也開始進食,但怎樣都否認受人恐嚇,只認先幾天因沒有胃口。此類sub-culture 在監獄,是無窮無盡,沒完沒了,大家覺得對嗎?」

 

按:標題為編者所定。

吳廣明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吳廣明/446491985505509

Share On
Dislike
0
吳廣明     懲教署     黑社會     監獄署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