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文泰

新加坡管理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

許文泰,新加坡管理大學經濟系助理教授,台灣大學經濟系學、碩士,美國明尼蘇達大學經濟學博士。
 

許文泰出生與成長於台北,喜歡在台灣各地遊蕩,探究各地的風土民情。至今離開台灣超過十年,陸續在澳洲、美國、香港、新加坡生活。他的專長領域是城市經濟學與國際經濟學,又因研究興趣廣泛,包含房地產、貧富不均、稅制、中國問題、台灣、香港與新加坡的政治經濟發展,都在他思考的雷達上。
 

點解會讀經濟學/寫經濟文章,而不讀金融學/寫炒股文章?

答:我學經濟學的初衷就是對於人類社會運作有好奇,希望解答自己心中的疑問。大家都有類似的疑問,所以從前人的累積中學,並在其中貢獻自己的一點頭腦與經驗。金融是個很重要的領域,但如果想賺錢、想寫炒股文章,就不會唸經濟學了。寫文章一方面是自己有表達慾,另一方面,覺得傳播好的經濟學觀念跟觀察是很重要的。我覺得這個社會的各種問題,並沒有想像中的困難,大家如果能夠看穿事情背後的原理,政策討論就會比較集中有效,政治措施也能夠比較清明。真正困難的是觀念的釐清與傳播。
 

寫過最有爭議性的一篇文章是關於?最有成功感的一次經濟預測/一次經濟研究/一次與經濟學有關的分析?

答:我覺得任何文章都可能有爭議,不清楚自己哪篇文章比較具爭議,因為其實並不清楚讀者在想甚麼。一篇最多人傳閱的文章是〈服貿爭議究竟造福了誰?〉,刊載在信報網站的評論以及自己的blog。而我自己最喜歡的文章是最近寫在天下獨立評論的:〈李光耀的殘酷與溫柔:從新加坡看台灣的虛偽稅改〉。
 

覺得經濟學家同一般人有甚麼不同?

答:我認為經濟學家的特別在於他/她必須很一般,一般到必須會很多樣東西。就是一批比較愛思考,比較幸福的人而已。說這些人幸福,是因為這些人必須有清醒的頭腦,不受太多的情緒困擾,因為經濟學家的要求其實滿全面,像是智商、閱讀能力、寫作能力、數學能力、分析能力、溝通能力、對社會與他人同情理解的能力。這以上的能力只要任何一樣缺的厲害,就沒有辦法成為好的經濟學家。有些學科的學者不需要數學能力,有些學科溝通沒有很重要。同情理解也是很重要的,因為經濟學畢竟研究的是社會問題,沒有同理心的人,是看不見真正重要的問題的。
 

一般人覺得經濟學家好吹水,有何看法?

答:我認為經濟學的實證研究基本上是所有社會人文學科的模範。計量經濟學(econometrics)的發展和在實證上的嚴格應用,是各個社會人文學科都在模仿的。有人會有經濟學家好吹水這種印象,大概跟某些香港經濟學家的不討喜言論有關。在台灣,人們並不是這樣看。討不討喜是一回事,但經濟學肯定是最不吹水的學科,會覺得經濟學家好吹水,這很莫名其妙。
 

一般人覺得經濟學家好冷血,有何看法?

答:我覺得這種說法還是跟某些香港經濟學家的不討喜言論有關。我覺得比較有趣的問題是,為甚麼香港有某些著名經濟學者經常發表「不討喜」的言論。這不是在說誰對誰錯,他覺得這個現象本身,其實還是反應了香港的社會結構。在香港住久的人可能以為世界就是這樣運作,但其實,香港的結構可以說非常畸形。既不是純然華人的傳統政治社會結構,也不是純然英制的民主法治社會。是歷史與地理的偶然造就了一個奇異的香港。冷血?這樣說好了,我覺得賽馬會這種組織或上層社會的存在還滿冷血。而有名的經濟學家比較容易進去賽馬會,這樣而已。香港的情況,不能推及其他地方。
 

請分享一個最影響你的經濟學家

答:我最尊敬的經濟學家是1991年諾貝爾獎得主高斯(Ronald Coase)。高斯兩篇最重要的文章,1937年那篇問了廠商與市場的區別,藉予釐清廠商的本質,另外一篇發表於1960年關於界外效應(externality)的文章,講如何透過法律內生化界外效應,使得界外效應不再界外。這文章的道理即是後來人稱高斯定律(Coase Theorem),讓人們清楚看見界外效應的本質。這樣的經濟學家,不用複雜的模型,問題看得深入淺出,兩篇文章開啟兩個領域,也清楚示範一個社會科學家如何能夠透過思維與觀察見人所不能見,並進而改變世界。

 

精選文章:

白浪的稅改與成功的海景農地

李光耀的殘酷與溫柔──從新加坡看台灣的虛偽稅改

柯文哲與凱因斯──從社子島開發案談起

從大學部招生看新加坡怎麼挖人才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