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是「性小眾驕傲月」。在美國,這幾週都有色彩繽紛的遊行活動,並且慶祝美最高法院裁定同性婚姻在全國50個州份合法。

 

今天,「驕傲月」普遍被視為慶祝過往的成就和同志運動正能量的月份;可是,這活動卻是由針對男女同志、雙性戀者和跨性別群體的暴力和歧視而起。在同志社運初期,被視為「驕傲月」重點的遊行其實是少數可讓性小眾發聲的場合。但現在,「性小眾驕傲月」普遍傾向強調社運已爭取到的性小眾權益。

第一個「性小眾驕傲遊行」是何時發生的?

遊行的開始源於一個不容忍性小眾的美國社會。70年代時,蓋洛普諮詢公司(Gallup)調查發現,在美國支持和反對同性戀合法性的人數相約。

 

(標題)在雙方成年人的同意下,男或女同性戀關係應否合法化? (註釋)1977-2008問題為:你認為在雙方成年人的同意下,同性關係應否合法化?

(標題)在雙方成年人的同意下,男或女同性戀關係應否合法化? (註釋)1977-2008問題為:你認為在雙方成年人的同意下,同性關係應否合法化?

 

第一個遊行在1970年紐約市舉行。當時,它名為「性小眾驕傲遊行」,是為了悼念石牆暴動而舉行。

60年代時,容納同志和跨性別人士的酒吧常常受到警察突擊搜查。但是在1969年6月的一晚,石牆酒吧的性小眾客人覺得已經忍無可忍,集體拒絕與警察合作。當警察試圖拘捕甚至有聞虐待酒吧裡的客人和工作人員時,一場四天四夜的暴動正式展開。暴動當中警察和示威者各有傷者,而數以十計的人被拘捕。

同志研究中心的執行董事克分.納達爾(Kevin Nadal)在2014年於電郵中表示,「警察暴行(特別是紐約市警察針對同志酒吧、夜總會和澡堂的行為)早在二十世紀初就有記錄。所以在1969年時,性小眾們已經受夠了這種不公平的對待,並且覺得是時候反抗。」

 

(en.wikipedia.org)

 

在暴動的一年後,克里斯托弗街解放日總委員會(Christopher Street Liberation Day Umbrella Committee)舉行了第一個「性小眾驕傲遊行」。

遊行始創者之一的弗羅德.薩爾及安特(Fred Sargeant)在村莊之聲(Village Voice)憶述了他當年經歷。他解釋,活動的用意是想同一時間紀念石牆暴動和脫離以往拖累同志社運團體的保守手法。這些團體包括了當時帶領著同志運動的馬他史尼社會(Mattachine Societies)。

「石牆暴動之前,同志領袖多數都主張靜坐和以較溫和的方式舉牌示威,如費城的『年度提醒」(Annual Reminder)。從1965年,一小群同志在美國獨立紀念館前溫和地舉牌示威。整個行動都肅靜地進行。活動還要求男士們穿西裝打領帶,女士們穿裙子,令我們以最無害的姿態面對群眾。」

薩爾及安特指出了一件事件,令他和他的伴侶克拉谷.洛德瓦爾(Craig Rodwell)想擺脫這種凡事小心翼翼的態度:「當克拉谷從(1969年的『年度提醒』)費城回來時,他一直為了一事煩惱:華盛頓的馬他史尼社會成員法蘭克.卡門尼(Frank Kameny)曾對兩個拖著手的女人說『我們不能容忍這種行為』,然後分開了她們。這事告訴了克拉谷,我們需要一樣比馬他史尼社會更大和更大膽的東西。」

可是,要突破這種保守態度非常困難。克里斯托弗街解放日總委員會需要和十幾個小型同志運動組織商議,讓每個組織都在委員會上佔一席位。委員會還要借用薩爾及安特和洛德瓦爾為了他們書局開設的郵寄名單。當時書局是美國首批開業的同志書局之一。

薩爾及安特回想起,第一個遊行相比於慶祝,更是一種抗議。遊行有幾千人參加,但是卻沒有吹氣裝飾、音樂或衣著暴露的男人。當時遊行者舉著橫額,對一群驚訝的群眾喊口號和揮手。

納達爾說第一個遊行展示給社會看,性小眾社群裡包括家庭成員、朋友和鄰居。遊行更鼓勵其他屬性小眾社群的人士出櫃,為自己的身份而驕傲。

性小眾驕傲的慶祝是如何遍佈全球?

石牆暴動給了性小眾社運人士他們所需的動力,把爭取同志平權變成一個全國性的運動。

「在『驕傲遊行』和石牆暴動之前,社會上並沒有一個有全面的性小眾運動」,納達爾寫道。「石牆暴動首次讓性小眾社運人士知道,示威、暴動和反抗確實幫助到他們。」

印第安納大學社會學學家伊利沙伯.阿姆斯特朗(Elizabeth Armstrong)和蘇珊娜.克拉格(Suzanna Crage)解釋,性小眾對警察突擊搜查石牆酒吧所引起的反抗和暴動深表認同。經歷了幾世紀的壓迫後,他們明白到為什麼人們會因為一樁又一樁歧視事件而萌生暴力解決的衝動。所以說,石牆暴動在正好的時刻,牽引社會不滿和其他政治條件的力量製造了一個更有力的性小眾運動。

運動在幾年間就散佈到美國的各個地區。在第一屆紐約市「驕傲遊行」同年間,洛杉磯和芝加哥也舉行了他們的遊行。一年之後,達拉斯市、波斯頓、密爾瓦基和聖何塞也舉辦了遊行。1972年時,參與的城市更包括了安阿伯、亞特蘭大、布法羅、底特律、哥倫比亞特區 、邁阿密和費城。

 

洛杉磯同志驕傲遊行2015

 

卡門尼後來形容說「石牆暴動的時候美國大概有50到60個同性社運團體。一年後數目起碼有1500個。兩年後我們能數算的已經有2500個。」

從此,性小眾運動日益擴展。起初,性小眾驕傲活動只會在六月的最後一個星期日以一個名為「同性戀驕傲日」( Gay Pride Day)或「克里斯托弗街同性解放日」舉行。經過數十年的發展,一天的事變成了一個月的活動。

現在的「性小眾驕傲月」有什麼意義呢?

 

「同志驕傲遊行」在美國這幾十年內變得更富慶祝氣氛,而每年的活動更有更多人士和組織參與。

樂觀的態度是有原因的:雖然1970年代美國人不能在同性戀的合法性這個議題上達到共識,現在大部分的美國人都支持同性婚姻。而且,在美最高法院的裁決後,同志在婚姻上已得到和異性戀者平等的待遇。

 

(標題)你覺得同志婚姻應否被法律承認為合法,並且享受所有在傳統婚姻制度中享有的權利? (注釋):圖中展示蓋洛普民調調查出的趨勢。此條關於同性婚姻的問題設於問及同志權益和關係的問題之後。1996-2005問題為:你覺得同性戀者之間的婚姻⋯⋯

 

組織「驕傲月」的團體重申現時性小眾社群還面對著很多大問題,包括職場上的歧視、無家可歸的性小眾少年、性小眾的監禁、美國軍隊對跨性別人士的禁令、仇恨罪行、健康問題如愛滋病和梅毒等,以及社會上其他的不平等。

 

紐約市「驕傲遊行」助理詹姆.威廉斯(Jim Williams)在2014年說「我們並未在各個州爭取到平等的權利。雖然我們對進展非常滿意,但是我們還有很多工作要做。」

 

「驕傲月」為了突顯這些議題,都會讓社運人士安排活動吸引更多的支持者。一個例子就是「驕傲跑」(Pride Run),活動每年都會為一個不同的團體籌款。這一年,所籌得的款項將捐到Immigration Equality,一個幫性小眾移民的組織。在過去,活動支持了以下組織: Anti-Violence Project、Broadway Cares/Equity Fights AIDS、It Gets Better Project和Ali Forney Center。

 

因為紐約市是現代性小眾社運的誕生地,「驕傲月」往往帶一些歷史的味道。這次的遊行統籌單位為了尊重「驕傲遊行」的原意,一直徵求石牆五十委員會(Stonewall 50)的意見。石牆五十則是一個為紀念石牆暴動五十週年而特別成立的團體。

 

為了慶祝性小眾社運的成就,活動當然不止於一個遊行。紐約市今年更打算舉行公眾集會、嘉年華、公眾舞蹈項目,以及家庭電影夜。

 

遊行者「需要一個機會和一個地方去慶祝、去玩、去感受安全、去穿他們想穿的服裝、去和朋友一起遊行」,威廉斯說到。「在紐約街市上迎著一群又一群的支持者的歡呼行走會令人感到非常強大。」

 

「性小眾驕傲遊行」也是一個國際性的活動,當中包括一些仍然不太支持性小眾權益的國家。在那些地方,遊行仍然是少數能夠給予社運人士機會發聲和表達支持的活動。

我可以在哪參與「驕傲月」的活動?

如想要詳細資料的話,可以在GayPrideCalendar.com查看世界各地的「性小眾驕傲月」的活動。

若你想參與世界最大型的「性小眾驕傲月」活動,請查看紐約市、三藩市、滿地可、倫敦、悉尼、柏林、馬德里、阿姆斯特丹、特拉維夫、巴西聖保羅,及布宜諾斯艾利斯。

資料來源:〈The origins of LGBTQ Pride Month〉|Vox Media
翻譯:Chantal(女同學社 x G點電視義工)
校對:Xam Chan(女同學社 x G點電視義工)

Share On
Dislike
0
歷史     同志遊行     同志驕傲月     G點電視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