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廣明

一名退休的懲教主任,參與網台節目作為客串嘉賓主持,得來藝名Eddy Sir。為保持中立,在退休後才積極參加民主和普選議題的遊行及活動,更在2012年參加人民力量新東義工。曾是懲教主任,退休才繫顏色絲帶。

相信在80年代中期或之前入職的同事,還會聽到「錢債犯」這種犯人。這種犯人,是得到較特殊的對待。這類囚犯是根據「高等法院規則」第49B《(香港)以監禁方式執行及強制執行付款判決》,而這條命令的內容很長,未能盡錄。在1984年立法的「1984年債務人 (逮捕及監禁) 條例」之後,差不多全部的錢債犯人都不用坐錢債監。主要是討債人必須用各種方法去討債,不能引用高等法院的條件來扣押欠債人。今天類似的犯人,會用另一種懲罰代替。

 

其實簡單而言,就是欠債不能還。當時還未流行私人破產這回事,1983年我在荔枝角工作時,就見過這類的犯人,最高峰的人數達到二十人之多(人數常變和記得不太清楚),這些囚犯是不用換囚衣的,更不需要工作,每天就在睡覺和困在康樂室的綜合囚室。當年,囚禁地點就是在F座和G座之間的二樓平台。他們的作息和其他囚犯無異,唯一不同,就是他們的開銷是由討債一方支付,好像是500元左右一天。若果,討債一方不交錢,那個錢債犯就會被釋放。

 

但大家都感到奇怪,上荔枝角監獄的網頁,還看到有錢債囚犯的。確實,現在一些人欠贍養費而想被補的,也會放在荔枝角。在1989年再在荔枝角工作時,常常晚上要接收這類犯人,經過一天晚上之後,就會送到法庭再定奪。通常,都會交回贍養費就不用回荔枝角。當然也有例外,可能欠太多,又沒有能力償還,所以又再送回荔枝角。每個星期就會送上法庭一次,又或者有人到法庭交錢就獲得釋放。

 

再說回當年的錢債囚犯,很多都是分期付款買了東西,然後不供款,而更加將物品變賣,這類的最多,有一些做生意的人,大多數都是由各大銀行提出控告來收押。當時一名錢債犯,大家都稱他「一哥」,是扣押最久的一個犯人。據他所講,他的欠債達到數千萬,而當年買一層新界樓都是十萬以下。而且,他更得到一個一號的編號。因此,大家稱他為一哥,或者是錢債一號。後來,他最後在大欖監獄的錢債倉釋放。另外較為多人認識的是已故明星伊雷先生,他做了生意上的擔保人,在1979年被扣押在荔枝角達4個月。

 

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某天我和當時的高級監督巡視各樓層,當巡過錢債犯囚室之後,長官呼召了我到他的辦公室,他發覺一位同事在這個囚室之內,而這位同事更跟長官合作過的,但是我並不認識,長官希望我去了解情況後向他匯報。一問之下,原來這位同事分期付款買了一部電視機,沒有供款,搬了屋又沒有報,直至財務公司找到他,他又交不出那部電視,欠了幾百元,就被送往荔枝角。

 

後來,我將情況匯報長官,他沒有任何反應。第二天,這位同事就獲得釋放,因為有人代他付款。雖然我覺得是這位長官代他還款,但我又不敢再問了。

 

當年,在荔枝角工作的時候,職位是見習主任。因此,很少機會到這類囚室工作,未能詳述有關錢債犯的點滴。

 

按:標題為編者所定。

吳廣明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吳廣明/446491985505509

Share On
Dislike
0
吳廣明     欠債     犯人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