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l Vong

澳門大學法學院畢業,從事旅遊博彩業,年少時食過夜粥

(背景:本來位處氹仔的澳門大學,在橫琴大開發下,整個學校搬到此地,成為開荒牛。但原址郤引起各方土豪劣紳的逐鹿,因有傳該黃金地段又會成為豪宅,澳門市民的大聲疾呼,終究得到官員承諾,原址留作教育之用途,可惜這承諾最後亦逃不了私相授受的質疑。日前,澳門政府向私立的城市大學無償借出七棟教學大樓和租出一棟宿舍,宿舍部分收取每平方米34.5元之租金,由於宿舍面積為4732平方米,因此每月租金只為16萬3千元。 而澳門城市大學校董會主席為陳明金,其兼現任全國政協、澳門立法會行政會雙料議員。令澳門人更心痛的是,澳門報刊罕有登出:「高考成績不理想?可考慮到澳門上本科!」為題的廣告,實有「卿本佳人」之歎。)

 政府日前公布由一所私人機構澳門城市大學,取得超過三成半澳大遺址的使用權,引發公眾嘩然。在當下地產狂潮中,澳大遺址涉及金錢利益之大,本文不必冗述。

 然而,若該私立大學可以支付市值的租金,連同澳大所留下的教學工具、設施等一起租下,使用的效益,絕對會比留給公家機構使用和公務員管理更加好,而絕不會浪費一分一毫,當然,前提是租金的水平是否貼市。

黑箱、漏洞的老調,從今次事件之中必須重彈,而更令人關注的是政府官員可以無諮詢、無社會共識、無有詳細報告,也解釋唔出實際依據的情況之下,單憑己意和根本可能在濫用的自由裁量權,就安排巨大經濟利益的歸屬方式,即使過程中如何「清白」,恐怕,這也必會變成日後官員《混亂帳簿》的一個經典混帳案例。並且,這再次反映澳門與土地有關的法律漏洞為何如此明顯,政府卻為何從來無心填補,動機也非常清楚,不是法律滯後,而是留作揾食之用。我們學葡國歷史時,他們唯一值得自豪的就是其航海大發現,故此澳門網絡湧現了一個新的比喻,就是把回歸前的殖民地官員叫「海盜」,回歸後的特區官員,形容為「山賊」,前者大家明白,後者更不言而喻吧。

 我不敢批評哪所學校,而其又是否學店我更不了解,但如社會領袖們認為遺址功能必須是教育場所,這時,我就要問,澳門的大學學位是否不足呢?在澳門大學成為萬人學府之後,社會其實還要支付多少教育經費才更有效益呢?必須指出,澳門的私立大學,也連年收取公帑大量補貼,公私營學校市民實際都要買單。當然,教育投放永遠也無足夠的一天,但這絕對是個人而言,讀多多讀都唔夠,但對社會整體來講,我則認為不是,教育資源投放在這裡或用這個方法投入,是否最切合澳門的需要呢?-

粗放式大學教育大學的教育和訓練,社會真的是多多都唔夠?是否要直到清潔員、保安也受專上教育嗎?(如果目的是為了以後取代外勞成為管理階層,但奇怪的是,實際上不少外勞管理層也無大專學歷),我看來這只是大學無度擴招,產業化的借口。而且,這些大學用了澳大遺址之後,發展方法是以研究為主,還是粗放式的教學型學校呢?這些學校又有發展方針等詳細報告交給社會討論嗎?如澳門所有家長都對中小學階段的全英語教育如此渴求,澳大遺址,何不改成英文的中小幼學呢?然而,更大量社會最低下層,接受了和社會上層非常接近的學術訓練,這絕對是愚民政策的相反方向,也許他們日後會成為爭取社會民主的中堅。但如政府有此目的,也可算用心良苦了。

 外勞的跳板,百萬人口之夢在澳大遺址分配給不同院校之後,最大的爭議,可能會出現在外勞問題之上,眾所鳩知,澳門過多4、 5年,將會出現另一波大型賭場的落成潮,需要的勞力不會少,更有把澳門人口增至百萬的打算,而澳大搬到橫琴,新增大量學位名額,而原址也用作學位工廠之用,澳門實際上的在學人數又是否足夠支撐這數量巨大的學位供應呢?即在數年之後,澳門可能出現勞工不足,但在此之前,由於遺址可立即用作教場,恐怕一輪學生荒,則不可避免。單單是澳大,已有過萬學額,但澳門郤有更多大學在擴招中,不光有科大、理工、聖大、旅院等等專上教育機構,更有不少不知名的,在等待政府的「貫水」。

 故此,非常大的可能就是澳門領䄂再一次運用國際接軌論的時候了。香港特首梁振英多次號稱「有普選總比無普選好」,但澳門的官員從來都充耳不聞,或以澳門的特殊區情推托民主的訴求,但如大學真的出現學生荒,學位移民必會出現,官員們到時必會大量宣傳:澳門要同香港等其他地方接軌,畢業生在取得學位之後,可在澳門就業,並終會成為永久居民的這種政策,又必定再一次會在澳門輿論界炒作一番。(澳門的所謂輿論界,只是包括澳門日報和TDM,在他們訪問數個基金會資助的社團的「精英」,並且侃侃而談後,整個公眾的討論已算完成。)大家可以看一下香港,因為讀書可以移民,最終學校的功能必然變質,如大加學費,成為不用像投資移民花大錢,而得身份證的另一途徑。

澳大現在校址在大陸、教員、學生多來自大陸,已跟澳門聯繫少之又少。所以肯肯定的說句,氹仔澳門大學絕對是遺址,不是原址,因為不少人認為真正屬於澳門的「澳門大學」已不存在了。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