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廣明

一名退休的懲教主任,參與網台節目作為客串嘉賓主持,得來藝名Eddy Sir。為保持中立,在退休後才積極參加民主和普選議題的遊行及活動,更在2012年參加人民力量新東義工。曾是懲教主任,退休才繫顏色絲帶。

今次啟晴邨「鉛水慌」事件,我跟朋友說最大責任是水務署,很多人都對這個說法有所質疑,那我慢慢跟大家分析下。

 

其實,港英政府到今天仍未有改變過責任承擔的問題 (responsibility accounting),意思是任何的相關責任,都要一些部門承擔。例如七警打人,一定先由警務處長承擔責任,不會問責保安局長,因為是警務處長管理不善的情況下出現相關案件。但是,經過調查和審訊後,可能有更多人會牽涉其中。若果有些案件涉及其他政府部門或外界人士,均由警務處長作進一步處理。

 

Responsibility accounting,這個詞語是當年在職時期,我到廉署上課時所學的。簡單而言,就是「有大食大,無大就食老差」。紀律部隊打人,第一被告一定是全隊最高級的一位,好大機會將加控協助和教唆下屬犯罪,刑罰都比其他的重。作為上級,要確保下屬工作正確,所以薪金好可能是以倍計。這種做法行之已久,但也有弊端,就是做多錯多,不做就不錯。

 

香港暫時還講一些合法的管治基礎,還未去到無法無天的地步。因此,議員或者傳媒確實應該先追究水務署。當然,談到建築商,水喉匠等,還是後一步,所以水務署在這段時間將會很緊張,第一時間就找水喉匠開刀,據講已經開始循刑事方向調查。最主要是,水務署是確保香港的食水安全,這是必然的責任。

 

現在的重點是,誰人揭發事件,是水務署還是坊間呢?若果是水務署發覺在先,他要解釋採取過什麼行動,和如何善後等,需詳細向政府更高層交代。另一個重要部門是房屋署,但由於現在很多屋邨的管理都交由外判商,因此他們負責的份量就較少。再談到建築商,若果追究到他們頭上,廉署就要立案調查。

 

由於種種原因都要等待水務署的調查報告,若果公眾人士對這件事窮追不捨,相信什麼建制黨派都不敢包庇,只會學「懷仔事件」,迫政府走正路。

 

按:標題為編者所定。

吳廣明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吳廣明/446491985505509

Share On
Dislike
0
吳廣明     水務署     食水含鉛     鉛水慌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