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廣明

一名退休的懲教主任,參與網台節目作為客串嘉賓主持,得來藝名Eddy Sir。為保持中立,在退休後才積極參加民主和普選議題的遊行及活動,更在2012年參加人民力量新東義工。曾是懲教主任,退休才繫顏色絲帶。

香港政府部門大致分為文職和紀律部隊,文職部門的首長,很多時都會由政務官出身的擔任,也有一些較為專業的,例如,建築署,機電署等,都會從內部升遷,甚少是由另一個部門或者中央委派署長,主要是較為專業性,若果內部升遷就較為容易銜接。紀律部隊,除了廉政公署外,差不多所有部門的署長級都會從內部提升。曾經有幾個部門不由內部提升,由政府指派或者從其他部門的署長級來接任,我們叫這種為「空降」。

 

「空降」處長的做法,通常都會只限於一任,就會交回本身部門作內部提升。較為特別的就是海關,差不多十多年來,都是由政府委任海關關長。而這個做法,到了今天仍然繼續,新接任公務員事務局的張局長,前身是從郵政處「空降」做海關關長。其實,憑我經驗,每次需要「空降」處長都有一些較為特別的原因。當然,政府不會公布真正原因,但是作為紀律部隊人員,一定知道箇中原因。

 

在紀律部隊當中,只有警察和消防未試過「空降」處長,我相信不「空降」是正常,沒有特別原因,出現「空降」情況的紀律部隊必然是部門出現問題,政府才考慮這樣做。現在就讓大家知道,曾經「空降」署長的部門情況。

 

1990年,懲教署第一位華藉署長陳華碩先生退休後,政府就從警務處「空降」了一位外籍署長麥啟紓先生接任。1999年,另一位空降的署長,伍靜國先生,也是從警務處「空降」到懲教署出任署長。

 

1996年,政府「空降」當時是由政務官出身的葉劉淑儀接替當時被迫令退休的第一位華人入境處長。

 

1993年,由當時的警務處副處長尉遲信(Donald McFarlane Watson〉空降開始;其後再由副海關總監李樹輝晉升直到1999年退休;

 

1999年,接任李樹輝關長的就是現任財政司司長曾俊華,而當時曾生是從香港駐倫敦經濟貿易辦事處處長接任海關關長,2001年再由當時任職保安局副局長的黃鴻超接任並工作到2003年。2003年開始,由當時為保安局副秘書長湯顯明接任,並在2007年離任。2007年開始,由衛生福利及食物局副秘書長袁銘輝接任,並在2011年離任。2011年再由郵政署署長接任到2015年7月,據講下一任海關關長仍然會從政府其他部門「空降」接任。

 

憑個人經驗觀察所得,任何的一次「空降」行動,必然有兩個情況出現。第一,就是被「空降」到其他部門的官員都是升級,主要就是本身部門的升遷途徑有阻礙,懲教署兩次空降的長官,都是從警務處調升,據講當時警察部的副處長能夠晉升處長的人才是有,但只有一個處長的位置。再者,若果懲教署在其他部門或者由文官空降,銜接上是有問題。因此,兩次的空降都是警務處副處長調升懲教署。其實,當中一次空降是政府曾經考慮在保安課抽調一位文官接替,相信是政府深入考慮,不想由文官接替。

 

另一方面,通常這些部門都會有一些較高級的官員出了事,例如涉及貪污等。先從入境處談起,首位華人處長原先準備過渡九七大關,但在1996年7月就被迫令退休。他的退休原因,相信有留意新聞就知道,內容並未有公開,但很記得當時一位立法會議員葉國謙用震驚來形容整件事,當時這件事在立法會用特權法來審議。

 

懲教署第一次空降署長之前,有兩位時任高級監督都出事,其中一位涉嫌虛假文書,被法庭定罪,無需要入獄,但被迫令退休。而另一位因涉嫌一單刑事案,但後來獲得法庭釋放,據講是證人失蹤。第二次空降,就是一位監督,當時都很出名的,因涉嫌收受在囚人士家屬利益,因為證據不足,被法庭判以無罪。不過,根據法庭的證供,已經構成行為上的問題,也被迫令退休。

 

其實,第一次空降是1993年。據講,原由一位華人的副總監接替,但是政府並沒有給這位副總監接任,並由警務處空降一位外藉的副警務處長接替。據說,從1985年到1990年期間,香港啟德機場發生多宗大型運毒案,一些案件更涉及跨國集團,其中更有兩名較為高級人員涉案中,一名是海關助理監督,另一名是高級督察。因為兩位在監房服刑時,曾經由我看管過,其中助理監督在出獄不久就離世,而另一位高級督察就涉及跨國販毒集團案件,在1993年,轉介到澳洲受審,結果就不知道。據一些在澳洲服刑的朋友告知,好像判得很重,超過三十年。其中,一些內部的問題,都曾經作他們口中聽過。

 

據講,在1993年後,當海關相信內部事情完全解決,並準備將海關關長一職交回海關作內部提升,但一宗轟動全港的涉嫌大型的私煙集團首腦,竟然是一名海關關員。因此,過了1997之後,政府就考慮由政務官接替,大部份都曾經在工商署或者保安局工作過的政務官。2005年,一名海關高級監督被廉政公署拘捕,指他涉嫌收受一間私家偵探社賄賂,作為將打擊盜版機密資料轉交私家偵探社的報酬,但高級監督保釋候查,離開廉署執行處總部後,旋即於晚上七時許在葵芳多層停車場頂樓跳下喪生。2008年,另一位助理監督都因私人事情跳樓自殺。

 

由於以上的情況都是小弟的觀察和猜測,並未得到官方的證實和事實根據,相信政府這樣高度機密的事情,一般政府公務員是不會知道,知道了也不能公開。補充一點,由於以前升級的制度是很鐵板式,由一人一筆就令到升級仕途受阻,更會造成斷層的現象。因此,政府就會在斷層的期間,從另一個部門空降。

 

按:標題為編者所定。

吳廣明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吳廣明/446491985505509

 

Share On
Dislike
0
吳廣明     處長     紀律部隊     空降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