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廣明

一名退休的懲教主任,參與網台節目作為客串嘉賓主持,得來藝名Eddy Sir。為保持中立,在退休後才積極參加民主和普選議題的遊行及活動,更在2012年參加人民力量新東義工。曾是懲教主任,退休才繫顏色絲帶。

最近在網台聽到兩位前輩爭論有關十八年前的一單火燒山而導致有人死傷的案件,不想就這件案加入討論,因為我對這件案沒興趣及沒有立場。當然,以我們這種左左地膠的人來說,有愛心去探傷者,我是鼓勵的。可是,我聽到兩位前輩都提到有關近似翻案之聲,更深入去談到有關死因庭的證供,也很想和大家討論,有沒有機會重組證供或者重新審視這事件,因為其中一位前輩很嚴厲的指控其中一人有蹤火之嫌。

 

大約年多前,我參與了一個奇案節目做客串,聽到他們每次都會對一些案件的結果有所質疑,其中一些案件確實很可疑,但可不可以翻案或者所謂「鳴冤」呢?可能這是一個網台節目,為了吸引聽眾,所以作出很多的分析。雖然幾位主持人及客串嘉賓都很積極和認真分析,但實際在法律上的可能性不大,因為所涉及的層面非常廣闊,包括推翻案件的判決,推翻控方證供,證實被告講真話,這些要求並不是三言兩語能簡單說明。

 

在監獄工作了三十年,見盡很多的案件,很多都呼冤,更指被警察迫供等,我不排除這些情況,但當整個司法程序完畢之後,他們就會朝著提早釋放方向去努力,不會再就案件去跟進。原因是,他有沒有講真說話,當然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唯一一個到釋放後還呼冤的就是「紙盒藏屍案」的歐陽先生。一些奇案的主持人都覺得有跟進的機會,他們有向小弟作諮詢,但我給了一個令他們不能接受的答案。首先,歐陽先生在98年向監獄當局認罪求減刑,這樣的話,他要推翻減刑的決定,接著要推翻當年英國樞密院(終審庭)的判決。就這兩項的推翻所涉及的層面和費用,可能沉冤得雪所得的賠償都不夠給律師費,最後只得一個清白。

 

我提供其中一個意見是,香港開埠以來,刑事罪案經過審訊後作出判決,沒有一宗會在坐牢完畢來翻案和重審。因為,沒有時間再參與,所以,不知道這件案的進展如何。據我所知,他們仍然幫忙一宗謀殺案作努力翻案,也希望他們成功。

 

再說回這次爭議的案件。若果要從新審視案件。首先,被指涉嫌縱火的一方,向指控他縱火的一方進行民事訴訟,即被誹謗。法庭就會因應雙方的要求,將會重組證供,也會推翻死因庭的判決。然後,再推翻警方的調查,並將案件進行刑事調查。若果死因庭和警方都認為無必要被推翻,這樣的話,就會根據民事訴訟的做法,由原告和被告雙方自行搜集證供,若然發覺證供內涉及刑事成份的話,就要重新報警,警方將循刑事調查方向進行搜證。這樣才成為一宗刑事案。

 

還有一個缺口,就是死因庭有機會重開,因為有證供證明死因庭的判決是錯誤。死因庭若果再次不能認定有人縱火,而是不小心拋棄「煙頭」導致火燒山,就要看警方如何處理。

 

以上的都是一些假設性的程序,我只是憑自己對法律的認識和工作經驗寫出來,希望各位提供更多意見,尤其是我的大狀盟友。我真的無意加入討論這件事,但是,看到盟友大狀寫了一篇法律常識的文章,也來一個和應。

 

按:標題為編者所定。

吳廣明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pages/吳廣明/446491985505509

 

Share On
Dislike
1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