芷盈

芸芸眾生中一粒沉醉於舊時代浪漫的微塵,或許有一終能領悟到新時代的樂趣。

有人說,東亞多癡漢及孌童文化強勁,所以大多數人一看Celine的寫真,便自自然然會聯想起child porn。

 

說實話,Celine那本翹pat pat、張開腿、口角滴雪糕的寫真極其量只算得上是「意淫」,完全不屬於child porn。香港法律對porn的定義是嚴謹的,那本寫真既沒有露點也沒有性交,無論如何都稱不上是porn。

 

然而,蘿莉控不是東亞人獨有,誰說洋人不愛蘿莉呢?蘿莉本來就是西洋的產物。《羅莉塔》(Lolita)在1958年出版,講述一個30多歲的男人愛上一個12歲的小女孩,以及小女孩與繼父之間的故事,沒有洋人搞細路女,根本沒有蘿莉這個term的出現。

 

何況,東南亞雛妓問題嚴重,這些嫖客多數是遠洋赴來的洋人。國際終止童妓組織的奧地利分部主管溫克勒最近便指出,奧地利不但正變成東歐童妓集中地,亦成為她們進入西方國家的中轉站。筆者早前看了一部紀錄片,名為HK Nefarious : Merchant of Souls《無法無天‧販賣靈魂的商人》,片中講述人口販賣、色情工業的社會極端黑暗面,更指出全球每年環球販賣市場中有60萬至80萬的人口受害者,而當中超過八成是婦女及小童,超過七成淪為娼妓或性交易受害者。可見蘿莉還是符合洋人的口味。

 

其實,不少男人都有蘿莉控的傾向,我想這與洋人愛把亞洲人的原因是有異曲同弓之妙的。他們都愛當dominant role,有如洋人愛幻想Asian很submissive,床上又很熱情,然後才去溝Asian一樣。

 

言歸正傳,假若Celine現在行出來告訴大家:我不介意拍這些類形的寫真,因為我是自願的。這都不代表那本寫真沒問題。問題在於Celine只有六歲,我們都知道一個只有六歲的小孩沒有自主能力,亦沒有判斷力,拍照時擺什麼pose都似乎是Celine媽媽與攝影師的決定。如果一個人有自主能力決定一件事情,可以bear後果,亦不涉及什麼犯法、傷天害理之事,你做什麼外人都沒有資格說三道四。人生就是不停的體驗。

 

不過Celine寫真到底是否意識不良,我想還有排拗。法律上很容易可以解決問題,例如露點就萬萬不能etc。但道德上難以劃一標準,這關乎到social taboo。多年前有一Sally Mann’s Immediate Family的case,攝影師媽媽拍了很多女兒的生活照,甚或裸照都有。而媽媽的出法點是:拍下一點一滴,開心、傷心、委屈,even naked。照片一出,引起公憤,很多人指責媽媽拍下女兒裸照還要公諸於世。媽媽最後屈服於大眾壓力之中,並明言自己忽略了social taboo。甚或外國前年有一童顏女星拍意淫硬照牽起風波;英美會ban所有外表太細,即使女優實際年齡夠秤的AV;而日本呢?尺度可大得多了。這都是social taboo下的影響。

 


 全球120萬兒童受性剝削
http://orientaldaily.on.cc/cnt/china_world/20090902/00180_014.html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