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ll Vong

澳門大學法學院畢業,從事旅遊博彩業,年少時食過夜粥

日前,被戲稱為A貨民建聯的澳門政治組織“民眾建澳聯盟“,亦簡稱民建聯,召開記招,聲稱政府政治打壓,令兩名會員賄選的罪成。案情指兩被告在2013年立會選舉中,打電話向其會會員拉票,並以食飯作為回報,而案中被告致電的會員中,有廉政公署的調查員,故揭發事件,之後更引來當局是否故意放蛇的爭議,因為放蛇在澳門並不合法,得來的證據將會無效。 民建聯在立會選舉的第一候選人陳明金,在澳門身兼行政會委員、立法會議員等公職,亦為全國政協,其參選名單於2013年立會中取得十四個直選議席中的三個,亦為當屆票王,其影響力之大,可想而知,故此,這樣的組織,怎會給政治打壓?

 民建聯代表在記者會上指出,澳門選舉文化就是如此,為何只告他們,而不告其他組織呢?斥當局「選擇性執法」,故這就是政治打壓。本人也認識該會部份骨幹成員,均為福建晉江人士,加上他們自詡「愛國愛澳」,在多為青年的網絡和輿論界,對他們的擺出受害者姿態,當然嗤之以鼻。但平情而論,政團在選舉前,以各種名義請食飯、搞流水宴去拉票,我想這是公開且不祕密;亦有組織在選舉前搞大陸荔枝團,使案件涉及不同法律管轄區難以取證,我的評價是有創意;更甚的是選舉前,以同鄉會之名,派五百到三百的什麼「生活補貼」,在投票前更稱是以後個個月派,澳門的一眾大媽當時爭相入會,最後,該同鄉會截龍收場,想受賄人過多,而行賄人賄款不足,我認為是搞笑。當然,亦有博企背景的參選人,散播當選才有花紅的耳語,並且,投票可以離開工作崗位,計入工作時間。亦有中資背景銀行員工投訴,公司會在投票站點名,務使員工投票等等。故此,我真的很理解民建聯的代表,為何有「選擇性執法」的說法,我部車泊街頭,你泊街中間,一個抄牌,一個唔抄,的確扯火,但我只想問一句,慨然你一早掌握其他組別的犯罪證據,何不挺身而出,把他們繩之於法呢?

在這一次賄選案之中,大眾問得最多的是若果犯罪人係為某一候選人賄賂,但為何這個當選人係全無後果呢?例如,台灣選舉中,經常聽到的選舉無效之訴,澳門又是否法律真空呢?

澳門一樣可以請求選舉無效,基於保留選舉行為原則(princípio da conservação dos actos eleitorais),但門檻比較高,即只有可以影響到整個選舉結果的事由,才可以申請(見立法會選舉法139°),否則,如程序上犯錯等就可以申請整個選舉無效,再引發重選,非常易想像,選舉就很可能進入沒完沒了的訴訟之中。

不少輿論寫手認為競選團隊出現賄選行為,澳門法律未有定明褫奪其政團的當選人的議席,即陳明金助選團賄選,他的議席郤不受影響,認為這是一種法律漏洞。而很多朋友亦提出,如犯罪行為若不由當選人作出,郤可禠奪席位,則可能出現嫁禍問題,但我只想提出罷免立法議員的,基本法早有制度,例如出現議員被判刑三十天等各種情況,就可以經立會通過,把之趕走。(見澳門基本法第80條)

人稱世紀巨貪的歐文龍案爆出,媒體形容其如何罪大惡極時,他郤在審訊中指出,批給超過六百萬以上的公共工程,須特首簽署。從而引發社會質疑,為何歐案中,特首既無停職,又無被調查。其實,問題是一樣的,助選團行賄,當選人要否負責,這未必是法律的問題,而是當局有否“辦下去的決心”,只要能有證據,如證明其他人有指使等,要拉誰都有工具。其實澳門不只一次拉到賄選事件,如05年民聯協進會(也即民建聯前身)第三候選人罪成,但其組別當選結果的仍然無變,當選人甚至連正式調查也未聞,故此,每次賄選案的破案,都只是加深市民對當局的不滿。

“民建聯成員賄選罪成”這個標題,有夠嚇人,李慧琼不知有否躺着也中槍的感覺。

相片取自民眾建澳聯盟官網

Share On
Dislike
0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