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若愚

傳媒、出版工作者。先後於立場各走極端的機構服職。撰有著作數種,包括《中國潮語通識》(2011)、《驚世尋謎 屍人檔案》(2015)。曾為《新報》撰寫「華夏之謎」專欄。

自從平機會禍亂香港,文化人學懂政治正確凡事兩性平等,開口埋口否定性別刻板印象。男主外女主內固然是無可救藥的過氣思維,女孩子講矜持同樣是罪無可恕的落伍行為。

 

近年潮興衣香鬢影玩clubbing,正常社交地義天經,善男信女每晚共譜一首喪劈豪隊廉價流行曲,爛醉如地底泥早非麻甩佬的專利。

 

基於什麼女性主義與「身體自主」,閣下身邊縱有女性朋友喜愛夜蒲,卻從不「厚多士」好言相勸,連一丁點不以為然的神情也沒有顯露,否則輕則被斥歧視,重則從此被歸類為「道德撚」,人生還有什麼意味。

 

所以你表面不動聲息,一派看通世情的模樣,但內心始終不解:女士們不是美麗至上的嗎?醉貓與波斯貓,滿身酒臭與Dior香水,無論如何都談不上Perfect Match吧。

 

天使愛美麗,喝一點紅酒,血液使面頰薰上一抹嫣紅,那叫上帝的祝福;唯獨再喝下去,胃酸與酒精濃情化不開,酒意上湧隨街嘔吐,卻是魔鬼的地獄。烈酒屬於剛暴,女人屬於溫柔,女士酗酒,猶如美女與野獸,在唯美人士眼中,終究有種錯配的突兀。

 

男子的江湖落泊,女子的香閨寂寞,都是借酒消愁的好理由。墮落之起初,源於不快樂,而到後來,竟是愈墮落愈快樂,這是矛盾的女人都解釋不了的矛盾。

 

喝掉那杯雞尾酒’Nothing’,得到的只是nothing,天昏地暗燈紅酒綠,妳說:「我都無醉」,恭喜,你贏得了一個千杯不醉的罪名。

 

王若愚 facebook 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cynicalidea

 

Share On
Dislike
0
王若愚     女人     酗酒

發表評論